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终章大闭环

作者:骁骑校更新时间:2018-01-01 12:26:46
  姬宇乾驱使着神躯通过了他轰击出的巨型虫洞,穿越到了第一位面,正打算大开杀戒,却现这个世界早已千疮百孔,和他经营了六百年的位面一样面临毁灭。

  神躯内嵌入了来自史前十万年的浮石元素,即使不使用反重力装置依然可以悬浮于大气中,他悬停高度海拔一万米,几乎看得见半个地球,熟悉的蔚蓝色星球已经模样大变,到处是海啸和火山喷,但是凄惨的场景不能平息神的怒火,他要在火上浇一把油。

  姬宇乾挥舞双手,释放着一枚枚炙热的火球,这些房屋大小的火球如同下雨一般落在地面上,每一枚都像小型流星撞击地球,他在加地球的毁灭。

  地面已经不安全了,刘彦直等人快进入地下基地,一架四引擎喷气式运输机从翠微山底的基地跑道起飞,冒着流星火雨升空,刘彦直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办?”党爱国焦躁的问道。

  “我去和他谈谈。”刘彦直解开了安全带,站了起来,命令飞行员,“打开尾舱门。”

  “你要小心,姬宇乾非常狡诈。”甄悦拉住了他的裤管,两人身高悬殊太大,这场面略显滑稽。

  刘彦直弯下腰,认真的看着甄悦的面孔,良久。

  “我去去就回。”他说,目光划过党爱国、关璐、刘汉东、刘子光,以及韦生文、猴子等熟悉的面孔,毅然向后舱走去,纵身一跃,消失在灰暗的天空中。

  姬宇乾正不亦乐乎的挥洒着火雨,忽然一个人影高飞来,他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并未出手阻击,来的是他的本体,被刘彦直鸠占鹊巢的神之本体。

  一大一小两个版本的姬宇乾在一万米的同温层展开对话。

  “这是一场神与人的对话。”姬宇乾说。

  “不,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一体的,你不能否认,你的成就都是站在我的肩膀上完成的。”刘彦直说。

  两人的交流是通过脑电波完成的,直接而顺畅,没有欲言又止,没有声东击西。

  “平息这场灾难,我把身体还给你。”刘彦直说。

  “我如果不答应呢?”姬宇乾反问,“你没资格提条件,那是我的身体。”

  “你知道结果。”刘彦直很平静的回答。

  姬宇乾当然知道结果,这个位面的地球也在崩塌过程中,这说明其他位面也不能幸免,但他不在乎,地球毁灭了他要照样生存,神躯的能量足够他进行一万年的宇宙探索,开辟能够抵达几十万光年距离外星域的虫洞,没了后顾之忧,他反而更加义无反顾的踏上征途。

  只是,没了地球,没了来时的路,探索再广阔的星辰大海,还有意义么。

  “我答应你,需要怎么做。”姬宇乾说。

  刘彦直将需要做的事情送给姬宇乾,对方显然被震惊了:“你确定要这样做?”

  “要不你来?”刘彦直戏谑道。

  “我可以相信你么?”姬宇乾似乎在下决心。

  “你应该问,你可以相信自己么。”刘彦直说。

  “好吧,成交。”姬宇乾庄重的点点头,伸出巨大的拳头,和刘彦直小小的拳头对撞了一下。

  刘彦直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返身回去,在三千米的空中有一架喷气式运输机在盘旋,他径直从敞开的尾部货舱门进入飞机,回到舱内。

  “怎么样?”甄悦急不可耐的问道,“他没伤害你吧?”

  “我是姬宇乾。”五米高的人说。

  众人大惊失色。

  “你把彦直怎么了!”甄悦厉声质问。

  “刘彦直让出了我的躯体,我把神躯交给他,他会去平息这场灾难。”姬宇乾慢慢说道,“采取自爆的形式,炸毁产生量子纠缠的级虫洞,这是唯一的办法,神躯会毁灭,彦直的元神也会彻底湮灭。”

  “不,不会的,你把彦直还给我。”甄悦疯一样扑上去厮打姬宇乾,后者无动于衷。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党爱国警惕万分的问道。

  “杀了你们,然后再把神躯抢回来。”姬宇乾说,“神躯是我倾尽所有心血打造的探索宇宙的终极工具,这么浪费掉似乎有点可惜呢,没错,我反悔了。”

  “无耻!”刘汉东举枪射击,姬宇乾一低头,光束在飞机蒙皮上开了一个洞,负压下零碎东西全都向洞口飞去,甄悦没系安全带,差点飞出去。

  姬宇乾狞笑着站起来,撕开飞机蒙皮,腾空远去,留下一长串肆无忌惮的笑声:“愚蠢的人类……”

  飞机急下降,报警灯亮起,氧气面罩落下。

  ……

  刘彦直接管了神躯,初次掌控五百米高的巨躯,就像小孩穿大人的鞋一样不适应,正当他试着飞行的时候,姬宇乾和他齐头并进,二人在万米高空并肩飞行。

  “我刚想起来一件事。”姬宇乾说,“神躯体内储存着我搜集来的上千个级基因样本,不能跟着你一起毁灭。”

  “你取出来吧。”刘彦直说。

  “不好操作,我们先换回来。”姬宇乾说。

  刘彦直不疑有诈,两人在空中再次交换了神躯,就像两个骑士在疾驰中交换战马那样。

  姬宇乾接管神躯之后,果然取出了藏在躯体内的基因库,这是一个体积很小的无位错铁容器,交给刘彦直之后,他猛然力,巨大的离心力将刘彦直高甩出,转眼就到了十公里外。

  “去救他们吧,飞机要坠毁了。”刘彦直的脑海里传来姬宇乾送来的电波。

  “你干什么!”刘彦直似乎明白了什么。

  “没什么,我让你知道,拯救世界本来就是神的职责,不是人的。”电波中断了。

  刘彦直犹豫了几秒钟,毅然转身飞走。

  运输机操作失灵,面临坠毁,距离海面还有一百米的时候,忽然平稳起来,接着贴地飞行,操作也恢复了正常。

  姬宇乾回到了座舱中,几把枪一致对准了他。

  “我是刘彦直。”那人说,“我们现在去西藏,你们坐稳。”说着他翻身出去,托着飞机高西进,飞机以五马赫的度抵达高原卫星基地的时候,飞船已经起飞。

  刘彦直跟随飞船升空,十分钟后归来,告诉党爱国:“现在可以确定了,送龙珠的外星人,其实是我们自己。”

  党爱国恍然大悟:“龙珠不是来自宇宙深处,而是来自不同的位面。”

  刘彦直点点头:“我们完成了该做的,下面就看他的了。”

  “你说姬宇乾?他会死么?”党爱国遥望天际,若有所思。

  “会的,他会彻底消失,永不存在。”刘彦直说。

  天边一团亮光闪起,那是姬宇乾的神躯在自爆,巨大的爆炸虽然能平复产生大规模量子纠缠的虫洞,也会毁灭这个世界。

  “你们还有五分钟时间。”刘彦直说,“五分钟后,地球会毁灭,你们想好,愿意去哪个位面,我送你们去。”

  时间紧迫,没有人矫情,他们各自选择了自己理想的年代,除了甄悦,她坚决要求和刘彦直在一起。

  “傻丫头,别耍小孩子脾气,我们不能在一起的。”刘彦直拍拍她的脑袋说,“好了,大家各道珍重吧,这次离别后,我们很多人将永世不再见了。”

  “以后都不会有时空穿越了么?”关璐问他。

  “是的,翠微山虫洞已经不复存在了。”刘彦直说。

  “那我们怎么穿越?”关璐不解。

  “但是还有我。”刘彦直笑道,右手凭空画了一个圈,一个时空虫洞赫然出现,他先将猴子和小周、阿布凯丢了进去,虫洞关闭,然后再开一个新的,将刘子光、刘汉东、关璐和党爱国韦生文送走,每个人在临行前都和刘彦直拥抱,脸上含着泪水,他们知道,刘彦直正在燃烧生命送他们离去。

  最后一个离开的是甄悦,此时刘彦直已经虚弱不堪,身影都虚了,他消耗的不但是姬宇乾留在这副躯体内的能量,更是自己元神储存的能量,耗尽之后,元神也将湮灭。

  “我不走!”甄悦泪眼婆娑,和以往一样固执己见,远处已经可以看到印度洋的海水排山倒海而来。

  刘彦直快要支撑不住了,一把将她掀入虫洞,紧跟着倒了下来。

  虫洞消失,地球宣告毁灭,第一位面湮灭。

  ……

  史前,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座仙山,名曰花果山,山上来了一只极其凶恶的猴子,很快就统一了猴群,自称猴王,这猴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有一天跳入大海,径直来到海底找到了同样初来乍到的海底霸主,一条蛟龙。

  猴子找龙王索要他的棍子:“姓周的,老子的棍子怎么被你私藏了!若不拿出,掀翻你的水晶窝棚。”

  ……

  刘汉东退伍之后当起了黑车司机,他开一辆九六年出厂的报废普桑,变箱老掉牙,动机大修过好几次,档位很难挂,风挡玻璃上贴着一排褪色的年检标和交强险标,悬挂调的很高,方便走城乡结合部的烂路。

  八月的最后一天,也是刘汉东开黑车的第七天,晚饭后,他停在南郊长途汽车客运站附近的路边打瞌睡,别的黑车都是等在出站口主动揽活儿,但刘汉东跑车全凭心情,这会儿他有点困,不乐意凑那个热闹。

  刘汉东正在迷迷糊糊,忽然听到有人敲车顶,抬头一看,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满嘴烟熏黄牙,趴在车窗旁对自己说:“师傅,走不走?”

  “走,当然走。”刘汉东很开心的答道,“就等你呢”。

  ……

  凌晨时分,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x县,y县长途车,上车就走啊。”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心中百感交集,八年了,终于回来了,不知道家还在不在,父母还好么,他们头白了么,身体怎么样,想着想着,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

  1997年,七月一日清晨,中**队进驻香港,这一幕通过微波信号传递到千家万户的电视机里,在江东省近江市一处民居内,二十一寸长虹彩电前,二十岁的青年刘彦直壮怀激烈,感慨万千,胸中生出男儿何不带吴钩的壮志豪情。

  啪的一声,电视机被关上了,父亲厉声斥责他:“就知道看电视,一点正事不干,整天在家待业,看你能吃几年的闲饭!”

  刘彦直乖乖溜回去睡觉,六个小时后,睡醒一觉的他爬起来,洗了把脸,缩手缩脚经过客厅,现父亲不在,长出了一口气,下楼进车棚,骑上自己的自行车直奔同学家,准备分享一下看电视的心得,解放军装备了新式的无托式步枪,简直是惊天动地的消息,必须探讨一下。

  他骑着自行车来到同学家,屋里还有另一个二十岁的的少年,正拿着一本讲1969年柯西金秘密出访中国会见周总理在机场会晤避免中苏战争的杂志看的津津有味,同学说这是他初中时期最好的朋友,叫姬宇乾。

  刘彦直和这个长着党爱国相貌的姬宇乾握了握手,大家相约去游戏机房打三国。

  三个青年骑着自行车刚出门,迎面而来两个明艳少女,其中一个穿着橄榄绿的武警制服,佩戴红色的学员肩章,另一个大方开朗,紧身t恤内波涛汹涌,牛仔短裤下两条大白腿亮瞎人眼,三青年停车驻足,**的眼神盯在少女身上。

  “流氓!”两个少女目不斜视的走远。

  ……

  那年深夏格外炎热,站在小营村口的土堆上,能看到远处江面上装满黄砂煤炭的平底船缓缓驶过,江对岸的高压输电铁塔屹立在雾霾中,国道上的载重卡车把路面压得凹凸不平,煤炭粉尘洒落在树叶上,路边的配货站和小饭店也常年累月保持着灰蒙蒙的形象。

  小营村本是近江城乡结合部的村庄,随着城市迅猛展,绕城公路变成了三环路,自然村也变成了鱼龙混杂、流动人口聚居的城中村,街道上污水横流,天空中各种线缆如蛛网般密密麻麻,违章建筑比比皆是,每到夏天,家家户户的空调外机喷出热浪,和街上公厕的臭味混合在一起,熏得人昏头涨脑。

  黄昏身份,一枚豆粒大小的火星从翠微山方向飞来,先打在跨越淮江的五百千伏高压输电线上,长达十米的电缆顷刻间化为蒸汽,紧接着火星飞入小营村一间出租屋,落入沉睡的植物人体内,瞬间高温引燃隔壁废品收购站内堆积的杂物,一场火灾生了。

  深度昏迷二十年的植物人从噩梦中醒来,那是一个荒诞至极而又漫长绝伦的梦,梦里他是人类的至高神,就像那些醒来的人一样,他很快就忘记了这个梦,连一丁点印象都不复存在。

  ……………………剧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