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3章纳兰霸天

作者:殊雨更新时间:2017-12-10 17:11:04
  韦轻寒等人从议事大殿离开后,第一时间就回到密室疗伤,毕竟先前和血炎帮的那场大战,尽皆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如果不是钟子浩分发的一些丹药将他们伤势镇住,估计连先前的议事都难以参与。

  几人离开后,钟子浩才将目光转到了大殿中仅剩的一人身上。那是一道身材高桃、体态轻盈的倩影——秦芷凝。

  其实,这次的绝神盟高层会议,秦芷凝从始至终都在场,只不过当钟子浩等人讨论事务的时候,她独自移到了角落,有种遗世而独立的孤寂感。

  夏丹鸣和韦轻寒等人自然留意到了她的情况,可人老成精的他们都没有开口点破。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何故去操那份心思,更别说此事的另一个主人公还是绝神盟之主。

  “凝儿,为何不开心?”钟子浩缓缓上前,轻声问道。

  秦芷凝泪眼婆娑,她当然不开心,自从跟随钟子浩离开苏阳城以来,好似无论在什么地方,自己非但不能帮到什么忙,反而成了一个累赘,这让从小身为大小姐的她,心中如何能够不介怀?

  犹记得在几个月之前,在秦府那间破旧的小木屋内,自己还对眼前之人说过:等我的修为晋入化海境之后,有自保之力了,就带我们的钟大公子出去闯荡天下。

  如今想来,这句话是多么的讽刺?犹如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了她那没有丝毫保护的脸上。

  “子浩哥哥,我是不是很没用?”秦芷凝轻咬樱唇,声若蚊蝇。

  钟子浩一怔,这妮子终究是没有经历过多少挫折,年仅十七岁的她,说起来始终是一位小姑娘啊。

  “怎么会没用了,凝儿比谁都厉害的……咦,我看看,我们的大小姐这段时间非常用功嘛,看来要不了多久便要进阶到化海二阶了。”灵机一动,钟子浩忽然夸赞道,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嗯,你也发现了?我也觉得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的。”果然,秦芷凝的兴趣一下子被调动起来。

  “我给你说,回头我去找夏老为你求几枚丹药来,到了那时候,估计连韦轻寒他们的修炼速度都追不上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咱们的大小姐?”

  “那说好了,等我的修为提上来后,你也得给我成立一个什么殿什么阁的?”

  “在下遵命!”

  “噗嗤……”

  两人交谈中慢慢步出大殿,等钟子浩将秦芷凝送回住处后,才来到一座豪华别院——君主阁。

  君主阁是韦轻寒等人打造绝神盟之初就为他准备好的,这里毕竟是盟主的饮食起居之地,大厅、别院、修炼密室等一应俱全。好在他们知道钟子浩的性格,并没有将这里建得奢华霸气,反而充满了一种田园别院般的宁静。

  一入君主阁,钟子浩便直奔密室而去,他需要闭关。

  上次在泽丹谷将空间法则突破到天极境之后,由于心系兰陵城的韦轻寒等人,他可是一刻都没有停留,便和夏丹鸣全力赶了过来。

  众所周知,武者在突破一个大境界后,一般都会有一段长时间的闭关。这除了要重新梳理新境界的修炼之法外,还要将各种攻击防御手段重新领悟,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威力出来。

  钟子浩的情况和他们又有些不同,实际上,这次晋入天极境,对他来说也只是空间法则突破而已,而其他的阴阳五行七系法则,他仍旧处于半步天极的层次。

  另外,他对于灵魂识海那枚混沌珠散发出的巨大“悟”字也有些好奇,想探索一番里面的奥秘。

  他却不知道,秦芷凝自从踏入自己的闺房后便神色木然,秀眉紧蹙。

  先前和钟子浩在一起时,她之所以表现得欢欣雀跃,实则也是怕前者担忧。秦芷凝好歹也是大家族出生长大的,对于这些基本的人情世故自然知晓。

  独自神伤了好一阵,她也盘膝在床上修炼起来。

  ……

  兰陵城的西北方,这里坐落着一尊庞然大物,那便是兰陵城的霸主——森罗门。

  此刻的森罗门内强者汇聚,他们尽皆恭敬地站在下方聆听门主问话。

  上首座位上,端坐着一位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中年男子。他一双瞳孔寒芒闪烁,两道剑眉威严霸道,胸脯横阔,大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而他,便是兰陵城无人不知的森罗门门主,纳兰霸天!

  纳兰霸天声音浑厚,说话间宛若闷雷轰鸣:“宓堂主,你的意思是说,那绝神盟的主事者不但年纪轻轻,战力非凡,并且身份还很可疑?”

  “回门主,依属下看,那小子很可能是某个一流势力,甚至是次一级的超级势力中人,而且,多半还是该势力的核心人物。”其他人都默不作声,整个大厅只回荡着宓任一人的声音。

  “何以见得?”纳兰霸天双眸微眯,问道。

  宓任不敢怠慢,恭声答道:“据属下推测,此子年龄尚不到二十,可他却能在一招之间斩杀血炎帮的两名副帮主。我们都知道,雷氏兄弟虽然有些脓包,可他俩的修为却是实实在在的天极境三阶。”

  “那钟子浩只有天极境一阶的修为,却能够在天极境这种修为层次里,跨越两个阶位斩杀对手,如果说他不是某个超级势力培养出来的核心弟子,相信在场的同道谁也不会相信。”

  纳兰霸天微微点头,并没有打断宓任的分析,以他对这位属下的了解,必然不止刚才这么点信息才对。

  果然,只听宓任继续道:“另外,那小子身边还跟随有一位护道者,此人名叫夏丹鸣,修为已经达到了天极境九阶。”

  说到这里,宓任偷偷看了看上方的纳兰霸天,补充了一句:“当然,比起门主来说,这姓夏的老头亦不外如是。”

  “属下猜想,这夏丹鸣或许连护道者都称不上,他很可能是钟子浩身边的下人。属下还大胆推测过,如夏丹鸣这样的强者,在那小子身边恐怕不止一个!”

  “嗯?”听到这里,纳兰霸天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些动容。

  全场陷入了一片寂静,直到良久之后,才听得纳兰霸天问道:“诸位对这新崛起的绝神盟,还有那位叫钟子浩的小子有何看法?”

  “门主,属下以为,兰陵城几十年来都在森罗门的掌控之下,如绝神盟这等崛起过快的势力,如果不压压他们的风头,不能彰显我森罗门的绝对地位。”

  “门主,属下倒不这么认为,那绝神盟敢如此毫无忌惮的行事,想来他们的底蕴必然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属下赞成宓堂主的分析,我们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门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