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9章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作者:无心果更新时间:2017-11-27 23:59:39
  莫绍辰的攻势太强烈,让慕纪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而在莫绍辰温柔兼霸道的攻势之下,慕纪也逐渐的缴械投降,由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半推半就,再到最后的彻底沦陷。

  情到深处,似乎亲吻已经完全表达不了身体的语言。

  不知不觉间,慕纪感觉到莫绍辰的手已经伸向了她的衣服,她的衣扣一粒一粒被解开。脑子里残存的一点点的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应该推开他。奈何她的身体柔弱无骨,一点力气都没有,眼看着一场激情的戏码就要在车内上演。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有人敲了敲半升的车窗,惊醒了车内正在热情似火的两个人。

  尤其是慕纪,像做坏事被抓现形那样心虚,脑子里一片空白,猛地推开缠住她的莫绍辰。

  背对着车窗,迅速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真的是羞死人了!自己怎么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和这样的人做这样的事情?

  莫绍辰锐利的眼光看向窗外,原来敲车窗的是一个保安。

  语气稍微显得不耐烦,问,“什么事?”

  保安还算有礼貌,恭敬的敬了个礼,回答道,“先生这里不能停车!”

  确实这里正当着人家单元楼的门口,停太久肯定是不合适的。

  莫绍辰也没有跟他啰嗦,沉着脸,利索地开动车子,漂亮的回头,将车开到了地下车库。

  慕纪感觉自己还在惊魂未定呢,就被莫绍辰莫名其妙的带到了这地下车库。

  她准备开车门赶紧下车去,因为和他再待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会让她觉得窒息。却在手刚刚碰到门把手的时候,被莫绍辰捉住了手腕。

  他就那样倾身过来,离她特别近,她甚至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气味。可能天比较热的原因,还有淡淡的汗味,总之就是男性气息十足,而这样的气息充斥在她的鼻尖,让她一时间又乱了心神,之后手就不自觉的就被莫绍辰给带了回来。

  就在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莫绍辰的声音就像从天边飘来的一样,让人觉得缥缈。

  他说,“我们谈谈。”

  我们谈谈?这语气就像在说我们吃饭吧这样简单,这样稀松平常。

  只是慕纪不明白,她和莫绍辰之间有什么好谈的?早在她将莫绍辰垫付的医药费还回去时,他们之间就该两清了不是吗?

  那个时候慕纪就说过,陌路不相识,从此天涯是路人。

  之后的这几次相遇,都有些莫名其妙,对于慕纪来说是意外,而今天晚上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她嗤笑,“谈什么?谈你喝酒的方式有多奇特吗?”

  直到现在,慕纪才完全明白他那个尝尝,是指在慕纪的口腔里,探寻红酒的味道,因为慕纪喝了红酒。

  地下室的灯光有些灰暗,但是慕纪还是能感觉到莫绍辰的眼光紧紧的盯在她身上,炙热如火焰。

  然后听见他说,“你知道我要谈的不是这个。”

  不谈这个,那就是谈刚才的事?。

  明明知道这样昏暗的环境里,莫绍辰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的,她还是不觉得眼睑低垂,想要埋藏自己的情绪和心事。

  慕纪所有的戾气和棱角,此刻都不见了,只是淡淡地缓缓地说了句,“我不谈感情。”

  感情里的忧伤,她自然是不想再尝,而感情里的甜蜜,她也就此放弃,不是矫情不是懦弱,只是单纯的不想陷进一个不可自拔的漩涡里。

  她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简简单单地工作。

  她感觉到莫绍辰的脸偏过去了,也许是看向漆黑的远方,手指却在方向盘上有节奏地一下一下地敲打着,说了句,“正好,我也不想谈。”

  被感情伤害的不是她慕纪一个人,他莫绍辰同样对感情也是讳莫如深。

  慕纪全身的细胞稍微放松了点,半开玩笑地说,“那么,你是想耍流氓?”

  她没有看到莫绍辰在黑暗中少有地笑了,笑过之后才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很认真地跟慕纪说,“我不否认对你的感觉跟其他人确实有所不一样,我想我们可以彼此陪伴,但是,不谈情,不说爱。”

  其实莫绍辰现在对慕纪的感情很矛盾,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她有所不同,难道仅仅是因为……因此他想两个人多多的接触一点,暂时还不能给出任何承诺,所以才提出这样的要求!

  当然他知道这样做很过分,如果慕纪拒绝的话,他也不会纠缠。

  慕纪认真的听了他的话,问他,“是不是也不能公开?”

  莫绍辰屏气凝神,然后回答,“是”

  慕纪继续问,“那我们会发生关系吗?”

  莫绍辰也很认真的回答,“这个顺其自然,比如说像刚才那样情不自禁的话,也没必要完全违背身体的意思。”

  慕纪笑了,颇有些讽刺的笑,“所以,你是在邀请我做你的,性……伴侣?”

  慕纪理解能力有限,从现在莫绍辰的话里面,她听到的只是这个意思。

  莫绍辰显然不这么认为,表达着自己的观点,“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看彼此到底能发展成什么样,如果说你觉得我说的有辱你的人格的话,我收回。”

  “等等,”慕纪开口,“我有说我不同意吗?”

  这样的事情在慕纪以前的生活中是想都不敢想的,她的骨子里还是有些传统的。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她只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她有一个正常女人所有的身体的渴望。

  可她确实不想又一次在一个男人身上投入感情和精力,所以莫绍辰这样的提议,对于她来说也是未尝不可的。

  知道莫绍辰有疑问,所以慕纪又加了几句,“任何情况下,不能有任何的勉强;任何情况下,也不能干涉彼此的私生活。”

  仔细的想想,就莫绍辰这样的长相,也还算是一个优秀的对象。而且他只是一个保安,生活圈子简单,不会带来什么麻烦。

  可能最最重要的是慕纪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她对莫绍辰隐隐之中也是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只是这份感情被她压抑太久了,久到连自己都否认掉了。

  莫绍辰需要一个不麻烦的女人,而她也需要一个不麻烦的男人。所以他们之间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结合。

  莫绍辰似乎对她的回答有些意外,更多的是兴奋。

  不过慕纪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选上我,又怎么能够确定我会答应你的要求?“

  “因为我们之前已经有了身体的接触了,相当和谐不是吗?”

  慕纪听了之后真是呵呵了。

  和谐他个大头鬼啊,那天晚上她完全是处于昏迷的状态。就早上起来的情况来看,莫绍辰应该也是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这样还和谐呢?

  慕纪突然间没有了声音,但是从她的身形可以看出来,似乎有些生气。

  莫绍辰便问,“怎么,反悔了?还是说突然间觉得我只是一个小保安,这笔买卖不划算了?”

  慕纪最讨厌他这种投石问路的问话方式,原本还有心答应,现在倒真是觉得需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所以她对莫绍辰说,“现在看来,我真的有必要好好想想了,我讨厌你这种总是试探性的问话方式,你是不是还想说,我或许可以找个有钱人,然后一夜之间灰姑娘变成白天鹅,你其实想要试探的不就是我到底是不是个爱财的女人吗?如果你想知道,你可以直接问我,我喜欢直接点,痛快点,一天别和我装深沉!”

  莫绍辰觉得,这个女人虽然表面上有点粗线条,但是内心还是很细腻的,因为她说的这些话字字句句都在他的心上,都是他心里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很聪明的。

  他突然间兴趣又浓了点,慕纪真的有些不适应,平时的莫绍辰都是不苟言笑一掷千金的,今天晚上似乎话特别多,而她不喜欢话特别多的莫绍辰,因此她说,“把门打开,我要下车。”

  刚才他将慕纪的手拿回来之后,就将车内的门反锁了,因此要出去只能让他将车门打开。

  不过莫绍辰却没有急着将门打开,他对慕纪说,“你们公司想做听辰集团的供应商,或许我可以帮忙。”

  “得了吧!”慕纪脱口而出,“你只是一个小保安,你以为你是听辰集团的总裁呢?”

  真不明白,他一个小保安为什么总是喜欢夸海口?吹牛不用打草稿吗?

  莫绍辰也不争辩,只是在阐述,继续告诉慕纪,“我虽然不是听辰集团的总裁,但是我跟他们总裁很熟悉,你说我能不能帮忙呢?”

  慕纪表示很怀疑,一个小保安跟一个总裁很熟悉?这怎么听着都有些邪火,不符合常理,不符合逻辑。

  莫绍辰继续解释,“我和听辰集团的总裁是战友,转业之后他自己创办了公司,而我做小保安。”

  慕纪一听又笑了。

  为什么莫绍辰的话总是很容易就戳中她的笑点,她一边笑一边说,“你们是战友?你混得不怎么样啊?你战友都总裁了,你还是个小保安呢!”

  好心当成驴肝肺!莫绍辰在心里骂了声。

  然后他收起所有的情绪,将车的感应解除,“你下车吧。”

  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慕纪也不留恋,开了门就下去了,将莫绍辰一个人丢在这黑暗之中。

  第二天到公司,慕纪还没有坐稳呢,marry就过来了。

  她敲了敲慕纪的办公桌,慕纪当然知道marry找她除了听辰集团合作再没有其他的事情,于是赶紧向她汇报说,“marry,听辰集团我已经在努力的跟进了,如今也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其实应该是一点眉目都没有,但是慕纪还是知道做人不能太诚实的,如果想要这一天好过一点的话。

  marry反问,“有了点眉目,请问是有了怎么样的眉目?”

  慕纪就知道不会这么容易就蒙混过关的,只是硬着头皮说:“我有一个朋友和他们总裁认识,答应会牵线搭桥!”

  虽然不知道那个莫绍辰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姑且就这么说着吧。

  没成想这句话倒是引起了marry的兴趣:“你有朋友认识听辰集团的总裁?”

  看着她这么有兴趣的样子,慕纪也知道吹牛不能吹太过了,就将放出去的话稍微收缩了点:“也不是特别好的朋友,只是认识而已,能不能约到还得打个问号。”

  原本想着这样说了之后marry会稍微有些不高兴,但事实证明她完全是想多了,她这样说了之后,marry反而觉得正常了,神色也恢复如初,绷着一张脸说:“我其实不是来找你了解听辰集团的情况的。”

  天哪,慕纪真的是无言以对了,不是来了解情况的,那倒是早说啊,害她自导自演了这么久!

  “不过!”还没等慕纪高兴呢,marry又开口了:“今天有新的任务交给你!”

  这听辰集团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好呢,就又有新的任务?好吧,虽然她承认自己的能力确实还可以,但是也不用这么重用吧?

  说话间marry已经将另外的一叠资料放到了慕纪的办公桌上,说:“这是国外一个客户的信息,晚上六点你们在国际饭店见面!”

  晚上就见面?看来留给她的时间不多,还好她对自己的英文还是有信心的,要不然直接告诉她要见老外,她还不得紧张死?

  看着她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不满的神情,marry特意问了一句:“有问题吗?”

  “没有!”慕纪赶紧摇头,不管能不能搞定,都不能退缩,这是首当其冲的。

  marry听完之后点点头,似乎事情就已经是交代完毕了,准备离开,可是只走了两步,她就又回头,对着慕纪,似乎有些压抑自己的说:“慕纪,本来这样的事情是安排不到你的,但是这个客户点名要你去洽谈,你要好好表现,不过也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特意要她去接洽的?慕纪倒真的是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会认识一个外国人了!

  不过至于人身安全的事情,她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毕竟是国际饭店,也算是公众场合是不?

  这一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沉浸在一片资料之中,加上怕忘记了一些简单的英文交流,就又将英语口语复习了一遍,真的是做足了工作。

  慕纪感觉自己问心无愧了,为了这份工作,她可真的是付出过努力的。

  下午的时候,慕纪向marry告了假,因为晚上要跟国外的客户见面,所以提前回去梳妆打扮一下。

  虽然慕纪以前的工作是不需要她施粉黛的,但是现在在marry的言传身教之下,她也知道做业务这一行,客户第一眼见的还是你的外在形象。所以形势所迫,她也不得不捯饬自己。

  回家之后,先洗了个澡,然后选了一件白色的旗袍穿。

  她的身材本来就很好,白色旗袍一穿,更加显得身体玲珑,凹凸有致。

  之所以选择穿旗袍,慕纪也是有着讲究的,她知道国外人对东方的印象,可能就是那种东方美女的古典温柔。

  而这种古典温柔,用旗袍衬托最合适了。

  正好她有一件旗袍,又想把这件事情谈得稍微好一点,所以就穿了。又精心地化了个淡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又漂亮。

  准备美美的出门的时候,却意外在楼下的看见了莫绍辰。

  此刻的他倒真的是一身保安服装,在她的单元楼下站着。

  但也不像是保安巡逻的样子。

  也对,他根本就不是这个小区的保安,自然不会在这里面巡逻。

  所以她走近莫绍辰,又开始打趣他,“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今天晚上不行。”

  因为昨天晚上他们有了两人间的约定,而今天他又恰好出现在她面前,不由得让人怀疑他是专程来找她的。

  莫绍辰今天的话似乎没有昨天晚上多。

  他沉默良久,才说,“当然不是,我在维护治安。”

  慕纪可就真不明白了,“我说这位先生,你到底是哪里的保安?难道这世界上所有的地方的安全都需要你来维护吗?”

  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他跟她说,他是以前陈洋公司的保安;第二次的时候,她跟张总在一起被他撞见了,他又说她是酒会的保安;现在这是第三次,他告诉她,他是这个小区的保安!

  呵呵,他以为他是变形金刚啊!

  莫绍辰似乎明白慕纪心中的想法,眉毛一挑,说,“我是听辰集团下物业公司的保安,我说过的地方都是听辰集团物业所辖区域。我在哪里都是公司的内部安排,有什么问题吗?”

  慕纪翻了个白眼,“听辰集团主营的是贸易,什么时候跟物业有关系了?

  首先他跟听辰集团的总裁是不是认识,慕纪还打个问号呢,他倒是直言不讳地拿到听辰集团说事了。

  “战友说公司要全面发展,所以今年,准备涉足物业行业了,这是公司的战略转移,你不懂。”

  此时莫绍辰的样子就好像是公司的老板在给员工开会一样,那气势就像是一个行业的引领者。

  然而他只是一个小保安啊!慕纪赶时间也懒得跟他啰嗦,“好好好,我不懂,我不懂,你小保安,懂得最多!”

  他说地球是圆的就是圆的,说是方的就是方的,现在没有时间跟他争论。

  慕纪说着就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莫绍辰在看到她旗袍大腿部开叉的地方之后,忍不住皱了皱眉,喊住她,声音不悦,“你穿这个样子去哪?”

  慕纪低头打量自己一下,剪裁得体的旗袍装束,虽然大腿隐约露出来一截,但也是在可接受范围之内的,要他说什么话?

  她回头,无所谓的样子对莫绍辰说,“你别忘了我们昨天晚上说过,不干涉彼此的私生活,怎么,你想反悔?”

  说完也没再听莫绍辰说什么,挺着腰肢,踩着高跟鞋,咚咚咚地走开了。

  在她逐渐消失于自己的视线之后,莫绍辰拨通了手里的电话,对着电话那头吩咐,“给我查一下慕纪今天晚上去哪里,见什么人?”

  国际饭店不愧是本市最高档的酒店,装修、陈设,包括服务质量,都是上乘的,让人无可挑剔。

  怪不得以前就听说国际饭店里出入的人非富即贵。

  慕纪还是自嘲地笑笑,这非富即贵里面不包括他,她只是一个外来的误入者。

  和国外客户约在二楼的一个包厢见面,服务员很是礼貌地将慕纪引到了二楼。

  二楼比一楼的装修更为考究,动态的流水为主题,地面铺满一整张大玻璃,玻璃下面就是哗哗的水流,让人走在上面有一种在水上行走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舒服很放松,一天的烦恼和压力随着流水消散地无影无踪,能用最轻松地状态享受这里的美食和服务。

  听marry说,这家酒店是国外客户自己定的地方。

  慕纪越发觉得这个国外客户还是很有品位的,相信跟他谈起来应该不是特别费力。

  慕纪以为自己来得算早的,进了包厢才发现,已经有人等在那了。

  可是,不是说好的是国外客户吗?怎么等在那的像是中国人呢?

  她看了看房间号,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走错,才慢慢的走近那个中国人,用英文问他,“请问你是henry先生吗?”

  那人回头,用标准的普通话,对慕纪说,“你好,是慕小姐吧?我是henry先生在国内的合作伙伴。henry先生拜托我今晚来跟您进行会谈。”

  慕纪听了他的解释之后,立刻礼貌地回应,“我是慕纪,请多多关照。”

  寒暄的话说了不少,其实慕纪还是暗暗叹了口气,她倒是希望今天晚上来的是个老外,至少不用这样讲究客气。

  国外人讲谈生意都很直接,国人不同,喜欢七弯八绕。

  虽然她以前没有做过业务,但是从她过往二十几年的生活经验来看,应该是这样的。

  双方坐下之后,这个自称杨总的人开始问慕纪,“慕小姐是喝白的还是喝啤的,或者是红的?”

  这也是慕纪最讨厌的一点,中国人似乎没有酒就不能谈生意。

  即使知道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喝酒的命运,但是她还是为自己争取了一把,她对杨总说,“不好意思,杨总,我从没喝过酒。”

  谁知道杨总却哈哈一笑,似乎对慕就的说法很不认可,“慕小姐这可是说笑了,公司派你来谈生意,怎么能不喝酒呢?这不喝酒的生意怎么谈?”

  果然还是让她猜对了,这不喝酒,生意还不能谈了,这到底是跟人谈生意还是跟酒谈生意呢?

  不过这些想法都只能藏在慕纪的心里,不能表现出来。

  古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既然是一定要喝,慕纪当然知道保护自己,“那就红酒吧。”

  说完还在心里权衡,或许啤酒的度数最小,但是啤酒啤酒没有喝过,红酒好歹喝过两次,有点经验,应该能掌控些。

  杨总露出了赞许的微笑,对着慕纪点头,“喝红酒好,女人喝红酒养颜。”

  这话虽然是不错,但是在他嘴里说出来,总让慕纪觉得怪怪的。

  可是仔细一想,只是寒暄客套的话而已,不必那么认真。

  一来二往,已经有两杯红酒下肚了,然而这个杨总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绝口不提合作的事情。

  不是国外客户让他来接洽合作的事情吗?难道是让他来喝酒的?

  慕纪几次三番,明里暗里地示意,都不起作用。

  这个杨总显然是个老狐狸,凡是提到合作的话题,都被他软绵绵的给挡了回来。

  渐渐地,慕纪真的有了醉意,杨总方才开口,“慕小姐,今天见到你,觉得甚是投缘,我不妨也说一些自己的心里话,希望慕小姐不要见怪。”

  慕纪到底最这些商场应酬上的事经历得少,没察觉什么不妥。强按着心里的不快,顺着他的话敷衍地答到,“杨总,您尽管说。”

  杨总爽朗地一笑说,“就喜欢跟慕小姐这样痛快的人说话,那我就但说无妨了。鄙人不才,可我一直觉得,有一种女人,不应该活得这么累,不应该在饭桌上陪着男人喝酒,而是应该享受男人的给予,过得轻松又惬意,我觉得慕小姐就应该是这种女人。”

  说着,他眼睛一转,眉梢眼角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笑意,“慕小姐,你说呢?”

  这话和那天张总说的如出一辙,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慕纪觉得恶心,同时心里又生出一点狐疑,不同的两个人说出同样的话,其间有什么牵连吗?

  尽管她现在有些头晕脑胀,还是强做镇定,抬头看向杨总,不动声色地逡巡,试图从他的脸上或者眼神里面找到什么破绽。

  可是对方倒是自觉,没有等慕纪问出来,就晃晃手中的酒杯,直截了当地开了口,“我跟张总是朋友,最近他拜托了我一件事儿。慕小姐,想不想知道是什么事儿?”

  “张总?”

  慕纪虽然知道这个张总很有可能指的是谁,但是她还是想确认一下。

  杨总倒也坦率,“张总说跟慕小姐在酒会上见过面,慕小姐还有印象吗?”

  慕纪这下是装不住了,也不想再装了,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和我洽谈合作那家公司的国内合作伙伴?张总拜托你一件什么事儿?还有你说的话太深奥,我听的不是很懂。”

  其实杨总的意图她已经很清楚了,之所以这样说是在拖延时间。

  她的手已经悄悄的伸向了她的包,机智地点开了微信,给莫绍辰发了条短信,只有两个字:救我。

  其他的也不敢多发,动作太大,容易被这个老狐狸发现。

  她的心里在暗暗祈祷,希望莫绍辰看到这条短信之后,能想到办法找到她,让她脱离魔掌。

  甚至抱了一丝侥幸,希望他今天就恰好在国际饭店当保安。

  慕纪这句话问了之后,杨总含着那丝意味不明的笑,从对面坐到了她的旁边。

  坐得和她距离很近,“拜托我什么事情你等会儿就知道了,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慕小姐,你这么冰雪聪明,难道真的就不懂吗?”

  说着还不安分地将手放到了慕纪的手上,紧紧地握住。

  慕纪觉得特别恶心,想抽开自己的手,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自己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她心下一凉,觉得不对劲,她的酒量是不咋滴,但是才两杯红酒而已,不至于让她有这么大的反应,脑子里快速的有什么东西闪过,她眼神嫌恶的看向杨总问,“你是不是在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以前她是完全不相信现代人还有在酒水里下什么东西的,但是自从被陈洋设计,晕倒后被送到莫绍辰的床上后,她就似乎有些芥蒂了。

  但是千防万防今天晚上还是被别人算计到了。

  杨总很痛快地承认,“是,你很聪明!不过你放心,咱们张总还是会很怜香惜玉的,保证让你舒舒服服地。”

  话说到这里,慕纪已然明白张总到底要让他干的是什么事情了!

  “滚!”慕纪咬牙切齿地说,“我不要跟你们谈什么合作,立马给我滚!”

  她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力气,说出的话也很是软绵绵的,在杨总听来可能还有些调情的成分呢。

  杨总还在劝,“何必呢?慕小姐,女人出来做业务都不容易,今天晚上从了张总,明天就会有一笔大的订单,何乐而不为呢?”

  慕纪拼命的压抑着自己胃里想作呕的冲动,手指着门外,“立马滚!要是不滚,我保证一定会让你牢底坐穿”

  朗朗乾坤,法制社会,慕纪料想他不敢如此的胆大妄为。

  可是她完全失算了,杨总一点忌讳都没有,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了,涎着脸皮,“你这个女人脾气倒不小!不过现在牙尖嘴利的倒是也讨人喜欢!不过我要让你认识认识现实,你说这事情传出去,别人是相信我呢?还是相信你呢?相信我给你下了迷药,还是相信你为了业务,勾引我,勾引不成反咬一口呢?”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慕纪此刻算是深刻地体会了这句话的意思。

  她眼底全是烫人的恨意,身体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强撑着,身体越来越热,像是一团火在上下流窜。

  她不知道这下的到底是什么药,但应该跟陈洋上次下的不一样。陈洋那个药只会让她晕厥过去,人事不知;刚才吃下去的,虽然让人意识模糊,但到底没有昏迷,她能清醒的感知到自己身上每一种细微的变化。

  热,越来越热,这种热量已经让她几近崩溃。

  额头上的汗水滚下,她的视线有一点不清楚,杨总的脸在她面前扭曲变化着。

  看着慕纪痛苦,他满意地笑了,还带着点兴奋,打横抱起慕纪。

  慕纪挣脱不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滑落,她发誓如果他们敢玷污她,她药劲儿一过,一定去找把刀,先将张总跟杨总给杀了,然后自杀!

  在另一边,莫绍辰的助理在接到通知后,就立马查了一下慕纪今晚的行程,并第一时间给莫绍辰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里,他交代道,“莫总,慕小姐今天晚上在国际饭店会见杨氏的杨总,包厢号是xxx。”

  莫绍辰听着,眉头皱得很深,这个杨总跟上次的张总,臭味相投,在圈里是有名的花心色鬼,慕纪穿成这个样子去见他,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再说上次慕纪跟张总在酒会上是有些纠纷的,很难说他是否跟杨总暗地里串通好了来给慕纪下套。

  毕竟慕纪只是刚刚入职的小职员,哪里轮得着她去跟杨总见面?

  想到这,莫绍辰再也沉不住气。

  正当她准备去找慕纪的时候,突然接到信息,只有两个字“救我”!

  这对于已经风声鹤唳的莫绍辰城来讲,宛如晴天霹雳!

  脑子里轰地一下,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甚至都让他忘记了思考,忘记了行动,就那么怔楞了好几秒。

  好在他有着超强的心里素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迅速地往外跑,上车之后,狂踩油门,一路疯驰到国际饭店,路上闯了多少红灯也记不清了。

  他从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焦灼的时刻!

  从国际饭店门口跑到慕纪的包厢,短短几百米,莫绍辰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顾不上喘气,踹开包厢的门,迎面就撞上正抱着慕纪往外走的杨总。

  杨总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下了一跳,猛地收住了脚步。

  而他怀里的慕纪,面色潮红,显然是不正常的红。

  这一幕让他又想起了那天他跟青雪去救慕纪时,她被陈洋挟持的场景。

  脑子登时像充了血一样,肺疼得难受。

  他大步走过去,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手的,慕纪就从杨总的手里倒在了他的怀里。

  抢过慕纪后,他尤觉不解恨,迅猛地一脚踢在杨总的身上。

  杨总哪经历过这个,躲也不会躲,生生挨了一脚,身体像破麻袋一样飞出去,整个人撞击到墙壁上,痛得他嗷了一声,身体和墙壁发出一声闷响。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毫无招架之力,顺着墙滑下去,跌在地板上,额头上立马有鲜血汩汩流出。他知觉一阵温热,用手抹了一下,又惨叫一声。

  慕纪在莫绍辰的怀里瑟瑟发抖,眼神迷离,身上滚烫。

  莫绍辰莫名的心疼,如果不是亲自感知,莫绍辰不知道自己也还有心疼人的时候。

  他将怀里的慕纪抱紧了点,安慰她,轻声细语地说,“不怕,我来了。”

  他安慰她,却安慰不了自己,他在怨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快点,再快一点来到她身边。让怀中的这个小女人独自经受了那么多惊慌于恐惧。

  她是怎么咬着牙煎熬过来的?

  或许这个时候的莫绍辰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怀中的这个女人关心和爱护已经远远超乎了正常的范围。

  而此刻的慕纪对莫绍辰也没有了以前的敌视和戒备,拼命地往他怀里钻,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只有他的怀抱才是最踏实最安全的。

  被踢倒的杨总脑了懵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回点反映,扶着墙想要站起来。

  额头上的疼痛让他有点龇牙咧嘴,他一边按着伤口,一边语气不善的吼道,“不要命了,敢坏老子的好事!”

  却在抬头的刹那,直了眼睛。

  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听辰集团的莫绍辰还有谁?

  方才一肚子的火气,全部吞进肚子里,哆哆嗦嗦站起来,弱弱地喊了一声,“莫,莫总!”

  莫绍辰虽然年轻,但是在这个城市,却是连老一辈的企业家都对他敬畏三分的。

  一个年轻人在短短的几年内,将自己的公司发展成商界屈指可数的大集团,其手段其魄力,是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莫绍辰会出现在这里?

  莫绍辰全然不理会他讨好的样子,控制不住自己,又走上去对着他踹了一脚,恶狠狠地说,“既然知道是我莫绍辰,还胆敢欺负我的女人!”

  莫绍辰的女人?

  杨总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慕纪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什么时候就成了莫绍辰的女人了?

  莫绍辰懒得跟这样的人渣浪费口舌,就像上次对待陈洋一样,直接拨了电话,交给警察处理。

  人不收,自然有天收!

  然而杨总可不干了,好歹他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他莫绍辰再厉害,也不能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大动干戈。

  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你凭什么找警察抓我?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赖不到我头上!”

  赖不赖得到他头上,不是他莫绍辰说了算的,自然有警察定夺。

  不过既然他说是有人指使他的,莫绍辰大概也知道是谁,是什么情况了。

  过了今天,再慢慢找他们算账!

  此刻,他所有的心思都在怀里这个小女人身上,他能够感觉到慕纪的状态不是很好,可以说是非常不好。

  他抱着慕纪匆匆离开。

  外面的空气稍微新鲜一点,慕纪急促的呼吸节奏稍微放缓一点,人也舒服了一些。

  但是,凉爽的感觉稍纵即逝,身上热火吞噬般难受,拼命地往莫绍辰的怀里钻,仿佛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啃咬着她的肌体,痛不欲生。

  莫绍辰抱着她,感知着她的痛苦,心下焦急。

  他耐着性子,轻轻地问,“慕纪,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你哪里难受?”

  慕纪无力的双手勾上莫绍辰的脖子,莫绍辰很是配合地将头低了下来,将耳朵凑近她的嘴巴。

  只听见慕纪在他耳边小声地,有些颤抖的说道,“我被下药了。”

  莫绍辰着才反应过来,她被下药了,还是催情的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