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八章出海1

作者:已不是更新时间:2017-10-26 03:51:24
  第二十八章出海

  且说谢沧行带着海富贵一路御剑高飞赶回蜀山,直奔丹药房,火急火燎的喊道:“师姐,师姐,这小子要不行了。”

  草谷正在炼丹,突然见到从来都是不慌不忙的罡斩变得像是火烧眉毛一样乱了分寸,心中涌起一丝不安,果断放弃这一炉即将出炉的丹药。

  见到谢沧行手中托起生死不知的凌缺,草谷心头一震,急切问道:“师弟,凌缺怎么啦?”

  “伤势古怪,你快看看,有没有什么救命神丹,赶快喂他一粒,先吊着一口气再说。”

  “药岂能乱吃!先把他平放好。”草谷责备的瞄了他一眼,然后专心探查海富贵的伤势,神识才一入其体内,草谷脸色聚变,道了一句:“师弟为我护法。”盘膝而坐,一股柔和的元气隔空输入海富贵体内。

  谢沧行在一旁坐立不安,着急的看着面色变得越来越凝重的草谷,一盏茶功夫后,草谷才收了功法。

  “师姐,这小子还有救吗?”谢沧行迫不及待的问道。

  草谷似乎有些疲惫,调息片刻,才道:“凌缺此次受伤极其严重,我以用元气稳住他的伤势,使其暂时不会恶化。”

  “死不了吧?”

  “死是死不了,但是和死了差不多。”草谷摇摇头道。

  谢沧行奇怪的问道:“此言怎讲?”

  草谷道:“凌缺本已受伤,却强自吸纳妖元于体内,严重损坏经脉,没走火入魔已是万幸,而又受了一记致命魔焰攻击,魔焰入体损伤了其多处经脉和穴位,尤其是损坏了中枢经脉,才造成了他现在的结果,失去全身知觉,也控制不了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但是意识却是清醒的。我猜测伤害凌缺的黑衣人应该是魔界的大能,其魔功之精纯绝非人界妖魔所能拥有。”说到这里,草谷面色愤然,狠狠的道:“此人手段太过阴毒,如此重伤,让人生不如死。”

  “那可有医治之法?”谢沧行关心的问道。

  草谷摇摇头道:“普通经脉损坏,穴位损伤,这些都容易治疗,但是中枢经脉的损坏却是极难。”

  听了草谷的诊断结果,不但谢沧行失望之极,海富贵也大失所望,心道:“草谷师叔呀!你不是天下医术最厉害的么?怎么最近老不给力呢,唉……”不过,海富贵对于自己成为植物人,并不觉得有任何伤心痛苦,反正自己没多久活命了。

  “为何?”谢沧行不禁问道。

  “医治损坏的中枢经脉,本身不难,以金针飞渡的刺穴气疗手法我也会,但是需要通络补天丹的辅助,否则伤者难以承受金针刺穴所带来的损伤和痛苦,极易失败,从而损伤大脑,轻者痴呆,重者死亡。”草谷向两人讲述了其中的医治风险,紧接着话语一转,道,“但是,通络补天丹所需的一味主药天香果仁,已经几百年没有现世了。”剩下的话不用说,他们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谢沧行古怪的看着海富贵,似乎在问:“小子,你愿意赌吗?是选择终身瘫痪,还是选择痴呆?”

  这种险,海富贵是不愿意去冒的,反正自己活不过今年了,要是没有骨蛇毒火那一码子事,或许他会搏一搏。

  草谷拿出一瓶丹药,看了看海富贵,有些嗔怒的道:“这瓶雪莲玉参丹,本是得了你的千年玉参才炼成一炉,上回你与凌音遇袭已用两颗,加上这回,已去一小半。你小子是不是早就猜到自己会受伤,才故意把这千年玉参给我的。”草谷作为医者,自然心疼这极为难得的丹药,因为这雪莲玉参丹所需药材无一不是天地奇珍,极为难得,尤其是这千年玉参,更是几乎绝迹,草谷收集了一辈子才炼了这么一炉,还得多亏了海富贵在司云崖得的千年玉参。

  对于草谷师叔的责骂,海富贵当然得老实认错了,不过此时他不能说话,只能神识沟通道:“这千年玉参也只有在医术无双的师叔手里才能发挥其最大价值嘛。”

  “你也不用尽说好听的,说实话,没有通络补天丹,师叔我是不敢轻易对你施展金针飞渡的手法治疗的。”草谷以为海富贵想冒险赌一把,才这么一说。

  谢沧行听到千年玉参的事情,不由起了兴趣,道:“你小子修道不久,运气却好的一塌糊涂,瑕姑娘的上古奇珍飞行石说是你送的,连千年玉参这种夺天地造化的圣物也能得到,我看看你这乾坤袋里倒底还有些什么。”说完便找出海富贵的乾坤袋,一通乱翻,海富贵手指都不能动,当然也阻止不了他。

  于是丹药房内便出现这么一幕,柴米油盐酱醋茶,齐溜溜的摆在放置丹药的玉桌上;锅碗瓢盆杯筷勺,一整套的放在地上,还有四五把不同样式的菜刀,还有块砧板。

  谢沧行和草谷两人脸色越来越怪,大师兄收的这弟子可谓是千年以来蜀山第一不着调!比起掌门当年有过之无不及,还真有人用乾坤袋装这些俗物啊!

  海富贵不禁在神识中道:“师叔,手下留情啊,给师侄留一点隐私呀!”

  不过显然谢沧行来了极大兴趣,想看看海富贵在乾坤袋里倒底还藏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的玩意,看了看一旁的草谷,似乎也极其关心此事,于是一股脑的翻了出来。海富贵差点被这两八卦的师叔气的背过气去。

  银票一摞,碎银若干,然后是各种针线,布匹,还有七八件款式不一的锦衣美服。海富贵大呼:“师叔,这可是未现世的服装款式,商业机密啊!千万不能流露出去!”不亏是生意人啊,半截入土了,还惦记着商业机密。

  “都到这地步了,还想着经商赚钱的事情,你可真是掉钱眼里了!”草谷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声。于是海富贵只好闭口不言,不对,锁住神识。

  “还有一坛酒!”谢沧行叫道,“小子,在兴远城不是说全留给我了吗,竟然偷偷藏了一坛,难怪你会受此重伤,要知道修道切忌为人不实,违背诺言了。”

  这半吓半忽悠的话,海富贵才不相信,说谎要是遭天谴的话,自己不知死了多少回,早就挫骨扬灰了。

  而草谷的目光停在那几套衣服上,似乎极为感兴趣。

  谢沧行迫不及待的,打开酒的封泥,猛灌一口,深吐一口气,道:“小子,你放心,我就是跑遍天涯海角也会帮你寻回天香果仁,交给草谷师姐炼成通络补天丹,保证你做不成白痴。”刚才自己说了修道之人最为忌讳诺言,这回他自己便许下了一个。

  这位平时大咧咧的师叔,其表面满不在乎,装作毫不关心的样子,心底却是对自己极其关切,海富贵不禁有些感动,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这么一群神仙人物的关心和爱护。

  “没事的,以我的身体素质,没有通络补天丹,也抗的住金针飞渡的气疗。”海富贵打肿脸充胖子,他实在不愿谢沧行为了自己半年性命而背负一个几乎不能实现的诺言。

  “咦,这乾坤袋里似乎还有件物品。”其实草谷目的本来是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漂亮款式衣服。

  “拜托,两位师叔,适可而止啊!”这句话海富贵也只能在心里嘀咕了。

  谢沧行一听乾坤袋内还有东西,立马将其掏了出来:“什么东西?像个核桃,刚好用来下酒。”以海富贵的性子,极有可能是。就在他将捏碎这个“核桃”时。

  “慢!”只见草谷一脸激动的道,“如果没记错的话,此物正是天香果仁!”

  “不会吧?师姐你没看错?”谢沧行既是惊讶又是欢喜,还有些许兴奋激动。

  草谷肯定的道:“绝对错不了,你快将它给我,千万别损坏了,这东西外壳一经破坏,其里面的果仁药效便会挥发消失。”草谷有些紧张的从谢沧行手里接过天香果仁。

  “哈哈……!”谢沧行豪迈的大笑一番,道,“这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也算你小子运气好,竟然让我这么快就找到了天香果仁,你小子命不该绝啊!小子,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海富贵总算知道为什么瑕姑娘他们说谢沧行脸皮厚了,无奈的道:“师叔,你这纯粹是饭锅里捡饭勺啊!拿我的东西送我人情!”

  “这我不管,反正是我找到天香果仁的。”

  好吧,被你的无敌厚脸皮打败了,海富贵心中丧气的道。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