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78.第七十八章

作者:冷清持更新时间:2017-10-25 13:15:05
  购买比例未达到百分之30的读者无法看到最新章节  叶云祁略微沉吟,忽而回看了我一眼,又继续说道:“我这妹子腿脚不好,正缺几个伶俐的丫鬟伺候。不如我买下她二人,你也省的费这力气。”

  那仆从露出为难的神色:“这...这恐怕...”

  叶云祁了然一笑,从衣间掏出一个鼓囊的钱袋来递了过去:“我看这两个丫头甚是合眼....一切就麻烦小哥了。”

  那仆从收了钱袋,拿在手里不经意的掂量了一下,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做了个拱手礼,笑道:“公子既然如此心善,小的也自当尽力...但说实在话,这事儿小的还真做不了主。劳烦公子和小姐们在此稍待,容小的去询妈妈一声。”

  叶云祁也抱袖回了一个谦礼:“有劳了。”

  那仆从说完便要往园外走去了,喜鹊听闻有人要买了自己,这才敢颤颤巍巍的抬起头来,待看清了面前的人是我和安平荷,立即露出了惊颚的神色。

  安平荷朝她微微摇了摇头,又温和的笑了一笑,示意其安心。

  再说那仆从,还没有走多远,便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妈妈”,继而是人声细细碎碎的交谈,再过了一会儿,交谈声也没了,只隐约听见一串轻柔的脚步声。

  “叶公子好风流,在我这里金屋藏娇了一个还不够,如今竟又瞧上了我家里的两个丫头。”

  一个婉转悠扬的声音传来,众人不由得都转身去看。没过一会儿,便见葱绿的灌木边走出几个女子。为首那个梳着牡丹髻,满头皆是珠翠,颈上戴着玉莲放的坠子,腰间用成色极好的珍珠串作细腰带,连裙底也缀着金丝线做的流苏。常人若做如此打扮,只怕会多会华贵至俗,艳而不堪,但在她身上却没有半点这样弄巧成拙的意思,只让人觉得金贵又精致。想来她即是这雪月坊的主人,蓝芙了。

  叶云祁见来人是她,忙笑着行礼:“蓝妈妈,叨扰了。”

  蓝芙脸上端的是滴水不漏的笑,眼光一一从众人身上略过。待落到我身上时,她目光稍稍向下一移,继而关切道:“姑娘伤好些没有?”

  不知这位蓝妈妈是多大年岁,但能被众人叫做妈妈的,大约并不会是青葱时龄的少女了,可她眼周竟是一丝皱纹也没,且从眼底透出一股若有似无的风情来。

  这会儿她用那双碧色的眼睛看向我的右腿,我竟生生被她望得心虚了,很怕她认出我与安平荷即是日前被她买下又逃走的女子,于是不由自主的低了点头:“好多了,多谢蓝妈妈”

  蓝芙没有再回我,但我却感觉她的眼光在我身上又停了一会儿,方才转而朝叶云祁笑道:“叶公子,我瞧着你带来这两位也是极标致的,可一点不比我家里的姑娘差。你又何必去招惹两个黄毛丫头呢?”她话音顿了一顿,掩嘴娇笑,似乎故意嗔了他一眼,方接着道:“男子三妻四妾固然没有错,可若是太过滥情,可是会伤了佳人的心。”

  她这一番话将我说了个大红脸,但叶云祁却仍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蓝妈妈说笑了,我不过是想从你这里买两个伶俐人,给我妹子当丫鬟使。”

  蓝芙似乎不以为意,轻飘飘的看了喜鹊和鹧鸪一眼:“若公子只想买几个伶俐人,我这院子里有的是。比这两个懂事得多,也省的公子回去教养。”

  喜鹊听了这话,脸色霎时就湛白了,忙又跪在地上呜咽求饶。

  叶云祁从容一笑:“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蓝妈妈。”他轻轻抚过掌心,颇有一副轻浮公子的姿态:“我确实是对她二人起了怜香惜玉之心,还望妈妈能够割爱。”

  蓝芙这才又笑了,只是眼光仍然不看向他,只道:“叶公子要来我这里买两个丫头,若是平常,那我自然是百般愿意的。只是如今...”

  “如今?”

  “如今,事情却有些难办。”蓝芙她那极纤细的手指从旁边折了一截嫩叶,慢吞吞的道:“公子有所不知,这两个丫头,原是专派了替我家看管新来的姑娘的。可就在几天前,她们却同时放跑了新买的两个姑娘,在我们雪月坊,可是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岔子。”

  蓝芙此话一出,使得我愈发心虚了,偷偷看一眼安平荷,只见她也是一副惶恐做贼的模样。又看了看叶云祁,他倒是一副君子坦荡荡的神情,甚至还略为惋惜的叹了一句:“可惜,可惜了。”

  若非此刻形势所迫,我定然要跳起来狠狠给他一个大脑瓜子。可惜,可惜什么?你丫难道还盼着我当个青楼姑娘么?!

  蓝芙继续不轻不重的道:“故而公子这当口来问我讨这两个丫头,实在叫我有些为难。她们二人犯了这样的大错,若不好好惩戒惩戒,如何给下面人一个交代?日后叫蓝芙如何服众?”说到这里,她又忽然话音一挑,娇嗔似的瞪了叶云祁一眼:“但公子是贵客,若是不做公子这桩生意,只怕公子又要说人家小气。”

  由于我就站在叶云祁身旁,故而这一眼也叫我明明白白的看了去。我顿时觉得双脚有些发软,甚至有一瞬间飘飘欲仙的恍惚。书上常说,美人多情,媚眼如丝...但直到今时今日我才明白了,什么叫做媚眼如丝!

  纵然我与蓝芙同为女子,这一刻也忍不住要为她所倾倒,可没想到叶云祁的定力却似乎要比我好得多。他只云淡风轻的笑了一笑,道:“妈妈是明白人,我自不会让妈妈难做。”他伸手进衣襟,又拿出一个钱袋子,递到蓝芙面前,谦谦有礼的道:“这是这几日的房钱。若还有余,便请坊里的姐姐们吃茶看戏。”

  我愣住了,狐疑的看向叶云祁。他居然这么有钱?他究竟哪来的钱?我一直以为师门中人人皆是同样的一贫如洗,但他怎么可以有这么多钱?!

  而且这个钱袋子...为何,为何我觉着有些眼熟呢...

  蓝芙的眼光只在钱袋上落了一下,又不动声色的移开,面上的笑容滴水不漏:“公子误会了,我不过是秉公办事...”

  她的话还未说完,叶云祁却解下了绑在腰间的剑鞘,朝其一并递了过去,十分潇洒的道:“妈妈若觉得还是不足以买下这两个小丫头,便随妈妈说个数。虽然我现下身上并没有那么多银子,但有此剑作为凭证,来日叶某定当遣人按约赎回。”

  我震惊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嘴角微微抽搐:师兄...你你你,你这也太拼了罢?这可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斩妖剑,你这么做,就不怕他老人家夜里来把你大卸八块?

  蓝芙听闻此话,眼光仍然飘在别处,嘴角的笑意却愈发深了:“叶公子如此掷千金为美人,真不愧是......”

  我等着她将余下的话讲完,却久久没有听到下言。抬眼一看,却看见蓝芙的眼光正愣愣的落在斩妖剑上,之前面上一直荡着的笑容竟给愣生生僵住了。

  “这柄剑...是谁给你的?”她问道,话音里似有微不可闻的颤抖。

  叶云祁也有些不明所以,却也不遮掩,直道:“是家师。”

  蓝芙的身子一僵,继而一言不发的将那剑接了过来。她纤长的手指轻轻抚摸过斩妖剑,仿佛在抚摸一件极为贵重之物。这一瞬间,在她那碧色的美丽眼瞳中充斥着许多复杂的神色,有怀念、遗憾、憎恨、温情......

  总之,我全然看不懂。

  叶云祁与我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中我们看到了同样的二丈摸不到头脑。

  俗话说得好,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师父吃了十六年二师兄做的饭菜,这嘴自然是软得没边儿了,万万说不出赶他下山的话。

  想当年,太和山上最青黄不接的时候,整个纯阳宫的弟子,大多得只吃上一碗小葱拌豆腐,再用那黄不拉几的小菜叶煮一锅汤,凑合凑合也就过了。可那一日,咱们神力通天的二师兄,却不知从哪里端出一锅鸡来,还是整只鸡!

  久旱逢甘露,久未尝肉味,饥渴的我们看着桌上的这只鸡,食指大动口水直流,只想将它立时一扫而光!

  正当众人迫不及待的捏起筷子誓要为两个鸡腿战个至死方休的时候,大师兄冷静的一抬手,道了一声:“慢着。”

  众人哀怨的看着大师兄。

  “二师弟,这鸡你是从哪儿弄来的?”大师兄目光锐利的看向二师兄,语气很威严,“不会是从青松师伯那里偷的罢?”

  众人不约而同的抖了一下,师父的筷子险些给抖掉了。

  青松师伯住在另一个山头,在这人人揭不开锅的年代,他竟私下养起了一窝鸡。那鸡不是普通的鸡,美名其曰珍珠鸡,不过我依看,它们除了个头长得小了些以外也无甚特别的,而且也绝没有小到一颗珍珠的形状,实在有些名不副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