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588章:不可能成为可能

作者:士兵乙更新时间:2019-07-12 07:33:06
  九阳当空,风和日炽,一辆龙辇划过天际,黄阁老驾辇,其余八位阁老随辇踏空而行,辇内便是戚长征与冷寒玉。

  今日已经是离开红叶山峰的第三日,按照龙辇的速度来看,再有半个时辰就该抵达祖界。

  “你想明白没有?”戚长征站在窗口,看着窗外一掠而过的朵朵白云头也不回的问道。

  “我也不确定,阴后当不会平白无故召见我,会不会是寒玉宫宫主继位之事?”冷寒玉席地而坐,边琢磨边说道。对面虽然有一张宽大的龙椅,可她却不能去坐。

  戚长征燃起一支草烟,在辇内来回走动,“按理说不该如此,你继位寒玉宫宫主之位当属于寒玉宫内事,那也是你娘找你才对,不应该是阴后召见你,我倒是隐约有个猜想。”

  “什么猜想?”

  戚长征深吸口烟,徐徐吐出,烟雾来不及弥漫便穿窗而出,他沉声道:“估计和你爹有关。”

  “我爹?”冷寒玉蹙眉,“你的意思是说……”

  戚长征摇摇头,“我也不确定,记得我飞升前,孟尝不过阴阳境,连五行境都未入,就算再快也得个几百年吧。眼下距离你爹仙去还不到七年,可能性几乎没有。”

  冷寒玉沉吟片刻,道:“别想那么多,到了就知道了。”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龙辇进入祖界范围,不久就在祖殿前降落。戚长征与冷寒玉从辇内走下,抬头就看见一位骨瘦嶙峋还佝偻着背的仙人正从阶梯走了上来,双手撑着大腿,气喘吁吁,好似随时都会摔倒一般。

  角度问题看不见面部,观其身形竟是与诸葛鬼谷十分相似。

  “爹……”冷寒玉惊呼一声,怔愣在场。

  戚长征错愕,他当然不会认为对方是诸葛鬼谷,三两步走到仙人面前,上下打量,这张脸……越看越像,却难以置信,“你……你是李孟尝?”

  仙人直起腰来,后背却依旧佝偻,那张看似中年人的面孔满是沧桑之色,双眼也显得浑浊不堪,似乎在仔细看戚长征,好一会儿才喘息着道:“你……你是……戚长征。”

  “是我,我是戚长征,卧槽,我……不是,你……你……你怎么真在这里啊!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李孟尝,你,你真是李孟尝?”

  “是我。”

  “可……可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孟尝苦笑道:“事实上我也不是很明白……”

  “你就是我爹弟子李孟尝?”冷寒玉总算回过神来。

  李孟尝诧异,“您是?”

  “我是我爹的女儿……不是不是,我爹是诸葛鬼谷,我是他女儿,你真是李孟尝吗?”

  李孟尝连忙稽首道:“小道正是李孟尝,小道拜见……拜见……”他对仙界的称呼还不清楚,谁也没告诉他师尊还有个女儿啊,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称呼,囧在那里。

  “你就叫她……”戚长征也有点晕,该叫什么呢?

  冷寒玉扶起李孟尝,柔声道:“无需多礼,你称我师姐便是。”

  李孟尝便道:“小道拜见师姐。”

  冷寒玉再一次扶起他来,取出一张椅子让李孟尝坐下,迅速解下发髻黄布条,正色道:“此乃锁魂巾,速取精血认主。”

  精血滴落锁魂巾,黄芒闪烁,下一刻,锁魂巾自主系在李孟尝发髻上,于此刻,锁魂巾散出黄芒将李孟尝笼罩在内,可见李孟尝闭上双眼,身躯也于此刻徐徐浮空。

  冷寒玉忽然低声说了一句:“他确实是李孟尝。”

  戚长征怪怪看她一眼,“他当然是李孟尝,我还能认错人?”

  冷寒玉道:“还不是你说他不可能这么快到来,我当然要加以验证。”

  “那锁魂巾呢?”

  “本就是我爹要我亲手交给他的。”

  戚长征挠挠头,“不是说你爹坏话啊,你看你爹将鬼谷卦交给我,又让你将仙袍交给我,锁魂巾却要你亲手交给他,你不觉得……奇怪吗?”

  冷寒玉轻哼道:“你是想说我爹多此一举吧,哼,我爹安排自有深意,你哪里懂得。”

  “当然。”戚长征耸耸肩,“我只是感到奇怪,你能猜到你爹安排用意何在?”

  冷寒玉摇摇头,“我也不懂。”

  “好吧,我们都体会不到你爹安排,我是不是也该将仙袍和鬼谷卦交给孟尝?”

  “当然要这样。”

  戚长征犹豫道:“不妥吧,仙袍可以先交给他,可你看孟尝眼下太虚弱,鬼谷卦交给他不保险,说不定还会害了他。”

  冷寒玉怪怪的看了眼他,“你不会是想要把鬼谷卦据为己有吧?”

  戚长征不满道:“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就是担心孟尝得到鬼谷卦遭人觊觎。”

  冷寒玉道:“难道我爹交给你鬼谷卦之时没有告诉你我爹传承就在鬼谷卦内?”

  戚长征摇摇头。

  冷寒玉忽然笑了起来,“你人品堪忧,我爹还是信不过你。”

  戚长征郁闷道:“信不过我还交给我,回头你交给孟尝就是。”说着话取出灰袍与鬼谷卦递给冷寒玉。

  “和你开个玩笑,你还真生气了。”冷寒玉没接,“还是要你亲手交给他,我爹是这么交代的。”

  离地三丈,李孟尝悬浮在这个高度,也不知锁魂巾给他带去什么,就看见黄芒内他的身躯渐渐变得高大起来,枯瘦的脸颊也渐渐变得充盈起来。

  只是不知道这个过程还要持续多久,戚长征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祖殿,惊咦出声。

  祖殿旁多了两间木屋,这还不是戚长征惊讶的原因,让他惊讶的是其中一间木屋前站着一位宫装女子,女子身披九彩凤袍,此刻也正在看着他。

  这是……凤凰圣兽!

  哪怕从未见过宫装女子,只要见到对方身穿九彩凤袍轻易便能猜到对方身份。只是,凤凰圣兽不是成了赵燕鸽守护圣兽吗?赵燕鸽明明在下三天祖殿照顾沉睡大帝,何以凤凰圣兽竟会在此出现?

  莫非……

  戚长征大吃一惊,左右看看已是不见黄阁老身影,他的目光往祖殿看去,只是殿门紧闭,也不知阴后是否在内不便进入。

  他来到凤凰圣兽身前,对方先施一礼。

  戚长征回礼道:“敢问可是凤凰圣兽?”

  对方点了点头。

  戚长征又问:“屋内可是赵燕鸽?”

  对方再次点头。

  戚长征感到纳闷,不开口是什么意思?这会儿也顾不上多问,推门就走了进去。凤凰圣兽似乎想要阻拦,终究还是任由戚长征进入。

  熟悉的温玉石台,石台上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影,白纱半遮面,却依旧是熟悉的面孔,不是赵燕鸽还能有谁。纯白长裙裙摆披散石台,双目紧闭,当是处在修炼之中。

  戚长征退了出来,轻手轻脚关闭房门,轻声问:“你们何时到来上三天?”

  “半年前。”

  凤凰圣兽说完欠了欠身,回到屋内去了。

  戚长征挠头,总觉得凤凰圣兽古里古怪的,貌似很不好接触的样子。

  推开另一间木屋,里边有李孟尝的气息,无需多说,这间木屋属于李孟尝。

  绕着祖殿转悠一圈,戚长征眉头越皱越紧,重新来到祖殿殿门处,叫了声老黄,黄阁老没现身,再叫一声老黄,依旧没现身。戚长征感到莫名其妙,干脆直接走到殿门左侧,说道:“你再不现身,我直接闯进去。”

  一道人影出现,满脸的无奈,可不就是黄阁老。

  “少宫主别为难老仆,到了这里,一切都听帝后安排便是,帝后何时召见你,你便何时入殿,其他的事你别问老仆,不可言。”

  “我不问就是,愁眉苦脸作甚?”戚长征嘟囔道,取出十八盒草烟来,“存货不多,给众位阁老分一分。”

  黄阁老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入夜前,李孟尝清醒过来,此刻的他已不是先前所见那副模样。原先身高不到六尺,佝偻着后背看上去也就五尺三四的模样,眼下已有六尺五,也不再佝偻,枯瘦的身躯充盈起来,脸部也显得丰润,浑浊的双眼恢复清明,此刻看他与修元祖界时期差不多。

  戚长征走了过去,打算将仙袍与鬼谷卦交给他,就见到李孟尝再一次对冷寒玉施礼,口称:“小仙拜见主母。”

  冷寒玉窘迫道:“称什么主母,太怪了!还是称我师姐。”

  李孟尝却说:“师尊所言不敢违背。”

  戚长征将仙袍给了李孟尝,这会儿他的心情不错,打趣道:“没有主上何来主母,孟尝啊,你还是叫寒玉师姐吧,叫主母都叫老了,等将来有了主上你再改口主母不迟。”

  冷寒玉白了他一眼,李孟尝微微一笑,竟是有那么几分莫测高深的感觉。

  戚长征腹诽:“怕不是又来一个小神棍……”

  精血滴入仙袍,这一次却是亮起灰色光芒,仙袍出现在李孟尝身上,灰芒再一次笼罩李孟尝,他的身躯也再一次浮空而起。

  “大帝在殿内。”戚长征传音冷寒玉。

  冷寒玉瞪大双眼,“你说什么?”

  “我说大帝在殿内。”

  冷寒玉目光看向祖殿,回手抓住戚长征胳膊,越抓越紧,戚长征轻拍她手背,“放轻松,不是你想的那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