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七十四章指桑骂槐

作者:刀小谷更新时间:2017-10-16 08:34:18
  院长暗自下了决心让钟会代替他的身份前去参加研讨会,虽然他此前是有机会去,不过他放弃了,这样事件的性质就改变了,若此事传到他人耳中,这是必定会引起他人的胡乱猜测,而且钟会必然是躲不掉被他人说闲话的后果。

  “钟会,你跟了我也好些年了吧。”院长说话时口吻显得有些严肃。

  “是,自从我进十九院的第一天,就在你手下,承蒙您的照顾,我才能走到今天。”钟会说的都是些客套话,当然也是实话。

  “哈,你呀,说也是会说,不过比那王邢稍微逊色一些,他那张嘴皮子可以把牛给吹上天。”院长边说边摇摇手,面容上的笑容多了几分意味,是无奈,也是可惜,更有小小的难以抉择,“这次研讨会,你替我去吧。”院长冷不丁地冒出了这句话,让终钟会感到惊讶。

  他连忙对院长说:“这个是你的机会,我怎么能去呢。如果我这样去了恐怕也不太合适吧。要是外面那些人知道你让我去参加研讨会,他们会更加看我不顺眼。”钟会如此直白地说出了这些话,倒让也让院长觉得意外,更发觉了钟会的实诚,以及坦诚,越发认为其是一个可靠之人。

  “你今天也看到我这样子了,人都躺在病床上了,然后还没几天就到出发的日子了吧?三个指头都数的过来吧,我还要去飞到那边去啊,这不是让我那老太太,老太太给瞎子操下瞎操心吗?而且钟会,我很看好你,你可不要让我失望,这是个机会。我现在也年纪大了,没过多少年,就得退休了,院长这个位置是迟早少要从上面退下来。我得从你们几个人当中选出来合适的。所以说啊,你要在这次的研讨会当中力压王邢才行,还有,带领好珍珍。”

  院长竟然将这些措辞全部都说了出来,也不担心外面的人会听到这些。倒是钟会显得犹犹豫豫,扭扭捏捏,紧张兮兮的。

  于是乎,过了片刻,钟会才了一下回答,说:“嗯,那好吧,我尽量做好这一切,不让你担心。”

  “嗯,那你就把我回去准备的一些资料给好好看看,回头我也把我手上的那些案例转给你,你通通都给我看熟咯。还有珍珍,之前我已经教过她一些,你再多上点心他,她是个资质不错的孩子,你上次给我推荐她啊,我通过了,也是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材,并且他在学校的时候的成绩也十分优异,所以说我才可能让她去参加研讨会,无可厚非嘛。即便顶着是巨大的压力,我也会,让你们两个出去。”

  钟伟听到这番话嗯,十分的感动,感觉院长带他们两个就像呃父母对待孩子一样,自己十分的幸运。

  院长简单的交代完这些之后,钟会便关转身离开了病房。不料却看到了眼前争执的这一幕。

  回之重重的一拳已经落在了那个王邢手下小医生的脸上。然后,他大喊一声:“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时众人的脸都纷纷转向了刚刚从病房里出来的,钟会。

  “臭小子,你是谁呀你凭什么仗势欺人,你凭什么打我,我就因为你是夏珍珍的手下的人,你就可以这样子出手打我吗?”王邢手下的小医生说完这番话之后一肚子的火,看看回之之后又看看王邢,想让王邢给他出口气,不料王邢明确,一中很远的表情看着回之以及钟会。

  王邢看了看他的小医生给了他一个眼色,让他尽快的站起来,不要再多嘴引起冲突。然后走向前走两步来到了中汇的面前,盯着眼睛看着他说:“院长和你说什么了?”

  钟会冷笑了一声回答:“院长让我这一次去研讨会,代替他。”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随后,王邢一句话没有回答,张开两个手面对着周围的人,虽然一句话没有说,但那眼神好像就在表示,看吧,这不出我所料吧,就和他方才的猜测是一模一样的,院长确实会让钟会代替他去参加研讨会,于是乎所有听到这些话的人纷纷在一旁哗然。

  王邢的小医生也捂着嘴巴忍不住的站了起来,吼了一声:“你到底给了院长什么好处?”

  结果王邢反而像是做一个好人一样的淡淡地劝说:“小医生你怎么能这样说,钟会医生的为人我们还不了解吗?他不是这样的人。”

  随后,他反而嬉皮笑脸的面向了钟会,并对其表示祝贺,珍珍在一旁也激动的拉住了钟会主任的手问道:“真的吗?院长让你代替他去参加研讨会。那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啦?那真是太好啦。”

  珍珍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表现显得有些太直接了,这样子让其他医生感到十分不舒服,于是纷纷向珍珍和回之投向了羡慕,嫉妒,又有些恨的目光,然后摇摇头说:“唉,这机会都让外科医生给拿去了,这也太偏心了吧,不公平啊。”

  “还有,你小子是谁?你凭什么打我?嗯?”王邢手下的小医生抓住了回之的衣领,跳起脚的骂起他来,他见钟会不能得罪,于是拿回之开刷。回之立即握住了他的手腕,弄到他疼,口里冷冷的说道:“你别动手动脚的,小心我的拳头不认识你。”

  在这个时候,总要有些人出来说话来制止这个场面。王邢,他肯定不会出面阻止,并且以一种看戏的态度站在一旁。钟会这时候站了出来,伸出两个手把他们各自推向两边,说:“不要闹了,刚刚到底是什么事情?要吵的这样厉害?”

  然后呢,在一边看戏的人,他们倒没有直接说那些难听的话,只好蒙声不吭作罢。

  有些话呢,只敢在人的背后说,在真人面前反而半句话都不敢说了。

  “我警告你,要是再敢说珍珍半句胡话,我不会放过你的。”回之隔着空气对王邢手下小医生喝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