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八十三章剺面哭丧,指天誓日

作者:青头蟋蟀更新时间:2017-10-12 11:51:14
  景小宛伤心的离开牡丹园,傍徨四顾,这才现偌大的海京自己竟然无处可去。?因为之前被软禁,又是逃出来的,她不但身上没有手机,连一点华元都没带。

  景小宛抱着侥幸的心里翻开行李箱,除了衣服等物,没有现金也没有银行卡。这也不怪云珂她们,她们怎么会想到堂堂高丽公主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没有电话,没有钱,景小宛知道自己陷入了困境。

  她找出以前的口罩戴上,因为不想让别人认出她,要知道高丽那边一定派人来找自己了。

  &生你好,我想借用一下您的手机,可以吗?”无计可施之下,景小宛只好拦住一个路人,她现在只想尽快联系上云瑞。

  那男子看到一个戴口罩的女子借手机,下意识就要拒绝,可是一看到她秋水般的双瞳和绰约的身姿,听到她温和动听的嗓音,立刻心中一荡,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就取出手机,“你尽管用吧,多久都可以。”

  景小宛拨通云瑞的手机,可是很快就失神起来,云瑞竟然联系不上。她哪里知道当时云瑞已经落到端木雪妃手中?

  失望之下,景小宛只好拨通养母的电话,却现一直关机。

  景小宛无奈的暗叹一声,将手机还给男子,道了谢,微微一鞠躬,转身就走。

  &等!”那男子愣了一下,忽然追上来。

  &景小宛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不过也站住了。

  &个…我看你应该是需要钱吧?我可以帮你的,你想听听吗?”男子笑道。眼睛不住在景小宛身上打量。

  景小宛性子温婉,明知没有那么简单,还是说道:“您请说。”

  &看你长得不错哦,可以介绍你到一个地方,如果你很开放,什么玩法都敢尝试的话,会赚很多钱。卍玩的越刺激,越大胆,钱就越多…”

  可是男子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景小宛原本温柔如水的眸子刹那间就变得寒冰一般,这男子没有见到过杀气,可现在看到景小宛的目光,他肯定那就是杀气。

  一时间,这男子竟然在这目光下感到一种寒意,他也是混的人,可是却被一个女子的目光吓到,换了以前他都不敢相信。

  景小宛单纯不假,可是不代表她傻,如何不明白他的话?一种极度的恶心在心中泛起,如果不是看在刚才借他手机,景小宛早就一拳打过去了。实际上,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从修炼学武之后,她已经和之前不同了。

  景小宛没有理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而这男子这时才现,自己竟然出冷汗了。“好奇怪的女人…”男子喃喃说道,却不敢再追上去。

  景小宛一边漫无目的的走一边思索。老家是不能回去的,那里的具体地址亲身父母已经知道,很可能派武者去老家找她,要是自己回去,不但会被他们抓回去,说不定会伤到养母。

  景小宛最后回到了云家小院。看到小院里熟悉的一切,她又忍不住流下眼泪,和云瑞在这里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既充满了缅怀的伤感,又感觉到久违的温馨。

  她打算在这里住两天,再回到禁地山林,只有那里最安全。

  小院很长时间没有住人了,显得很是冷清。景小宛又回到自己之前住的房间,又找到之前没吃完的米做饭吃。她一天多没吃饭,现在已经很饿。

  没钱买菜,景小宛只好吃白饭,一边吃一边流泪。

  晚上,景小宛就开始修炼。她现在的心法已经很娴熟,加上是纯阴体,资质一流,即使没有灵气,修为也在缓慢的增长。她知道如果用从王宫偷出来的“真玉”修炼一定很快,可是她根本没想过自己用,那个是留给云瑞用的。?

  第二天,景小宛在云瑞的房间流连很久,写了张纸条放在云瑞床上,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云家小院。

  她没钱买车票,只能故技重施的隐身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坐上去老家的火车。

  ……

  空旷的沙漠上,一个身穿红裙的突厥女子骑着一匹阿拉伯马,拼命的打马狂奔。

  这女子长得很漂亮,可是现在却显得很狼狈,连衣服都破了,身上也脏兮兮的。正是从苦力营逃出的阿史那宝珠。

  阿史那宝珠抄近路奔驰一天赶到这里,已经望见不远处一座沙山,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望山跑死马,离那里还有不少距离,但是老营在望,她才真正的安全。

  &瑞,总有一天,我阿史那宝珠一定活活咬死你,我向真主誓…”阿史那宝珠恨恨说道,狠抽已经口吐白沫的阿拉伯马。

  沙丘方向扬起一线沙尘,一队骑兵向这边驰来,是西狼营的游骑。

  当先的头领放下望远镜,大声说道:“是大小姐回来了>

  很快,阿史那宝珠就和骑兵汇合,阿史那气都不喘对骑兵队长吩咐道:“乌勒毕,你快信号让大营附近的骑兵戒备,我们的敌人云瑞来了,他杀了两个狼主和执矢忠节,苦力营也被他毁了!”

  乌勒毕大吃一惊,可是他也知道事态严重,赶紧就从马背上摘下一只大号的信号枪,对天射去。

  信号弹呼啸着直冲苍穹,在空中炸出五彩烟花,久久不散。

  不一会儿,好像是平地冒出来一样,不知道多少骑兵出现,分成一个个小队,这是西狼营已经启动一级戒备。

  &汗,两个哥哥都死了,苦力营也完了,要不是我有软甲也回不来了…就是那该死的云瑞…”阿史那宝珠一回到老营巨大的地下城,就找到在大殿议事的阿史那思環哭诉道。

  &么!”阿史那思環顿时惊得站起来,“察戈和卓力都死了?是云瑞杀的?”

  等到阿史那宝珠把事情的始末叙述一遍,阿史那思環已经呆若木鸡。过了好一会儿,阿史那思環才反应过来,他狠狠撕开衣襟,露出狰狞的狼头刺青,抽出腰间的匕。

  阿史那思環用匕割破脸颊,血流满面的张开双臂仰天厉声大叫:“云瑞,你杀了我的儿子,我,阿史那思環!以真主的名义起誓:与你不共戴天!我要将你剥皮抽筋挫骨扬灰,头骨做成酒器!我要将你女人和妹妹千刀万剐开膛破肚喂食猎狗!

  只要天山还要下雪,我阿史那思環的怨念就不会消散,只要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我阿史那思環的仇恨就不会消失!”

  大殿中的一干头领,看到阿史那思環按照突厥人的传统“剺面哭丧”,再“指天起誓”,都是心中凛然。一起按照突厥习俗抽出匕划破脸颊,行礼道:“大汗节哀!”

  &面哭丧”完毕,一个头领说道:“大汗,事情出了变故,两位狼主遭遇不测,那么仪式还要照常举行吗?”

  阿史那思環此时又恢复了常态,冷厉无比的说道:“照常举行,三天后立王庭,树白狼大纛,祭真主神灵,正式号‘真知可汗’,建‘突厥汗国’!”

  &汗,我们等一天很久了!王旗一树,西域突厥人必定云集景从!”

  &知可汗万岁,突厥汗国万岁!”

  &主保佑!”

  一个个血流满面的人都狂热无比的高呼起来。

  &兰,你把我们最新的家底汇报一下。”阿史那思環示意众人安静,然后对一人吩咐道。

  那叫都兰的站起抚胸说道:“尊贵的真知可汗,截止现在,我们共有兵力一万三千人,装甲车一百二十两,坦克五十辆,自动牵引火炮上百门,地对地近程导弹三十枚,作战飞机九十架!弹药单元可以维持几场中等战役了。

  另外,还有黄金八十余吨,各种药品不计其数,国外银行还有外汇现金上千亿元!”

  阿史那思環点点头,目光扫扫众人,肃然说道:“大家都听到了吧?本汗可以告诉你们,这些还不止,只要我们动,外援就会滚滚而来,只要我们顶住了大夏军队第一次攻击站稳脚跟,就什么也不怕了!”

  ……

  离西狼营老巢不到百里的一处沙漠上,夕阳下,一男一女正在沙丘上跋涉。正是云瑞和端木雪妃。

  云瑞根据王含提供的方位一边走一边调整方向,要不是他不是一般人,早就迷路了。

  &哥,我走不动了…”端木雪妃突然不走了。

  云瑞摇摇头,她会走不动?云瑞才不会信。虽然她现在不懂武技,可是身体强度还是不同常人,怎么会走不动?

  &你说怎么办?我说不让你跟着,你偏要跟着。”云瑞没好气的说道。

  &哥,我们歇一会儿吧,你叫那个端木雪妃的故事给我听。”端木雪妃说道。

  云瑞之前讲她自己的事给她听,纯粹是恶趣味,说白了就是拿她开涮,谁知她还听上瘾了。

  &们找个地方吃饭,一边吃我一边讲那个坏女人的事给你听,嗯,就当是反面教材吧!”云瑞笑着说道。

  端木雪妃一呆,接着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的笑起来。她笑得很烂漫很纯美,看上去完全像个孩子。

  正在这时,忽然一阵呼啸声从沙漠深处传来,听上去好像是从地下出的一般。

  云瑞眉头一皱,立刻判断是沙尘暴来了,而且,似乎是有点特别的沙尘暴,因为,他看到附近的沙子忽然都快流动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