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章上古妖精

作者:钜子白泽更新时间:2017-10-09 10:22:49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还好吧?”王昀一直陪在身边,关切的问。

  “枪械需要庞大的力量才能启用,以我现在的身体条件,似乎只能发出一击!”晨曦苦笑道。

  “原来这就是神器,还是那种刚入流的,果然不是凡人使用的东西!”

  “也不全是这样,中间还有些别的原因,不过总比没有好些!”晨曦定了定神,这次的收获已经够多了,不能不知足。他抬头看了眼逐渐高升的太阳,对王昀说道:“昀姨,时间不早了,咱们现在就动身吧!”

  “你不需要再歇会儿或者适应一下么?”

  “不用,精神好着呢!”晨曦笑道,“神器在手,早去早回,也让我们去会一会这外国的妖精!”

  机车隆隆的声音在荒山野地显得格外噪杂,酒保和那个不似活人的老酒鬼都没有说实话,斯卡蒙别墅的位置距离小镇极远,而且路并不好走。

  “什么收尸人会刻意跑这么远,看来是一早盯上那些人想坐收渔人之利才是真的!”王昀不无怨气的说道。

  “安啦,这种人会说实话才奇怪,能从他那儿收获弥赛亚,就已经是赚到了!”晨曦倒是不在意,弥赛亚圣枪的存在给了他不少信心。

  终于再也没有道路可行的时候,一幢造型奇怪到让人难受的所谓别墅也出现在两人视野中。别墅仿佛是用无数废旧木屋给不规则的拼插起来的。即使两人都不懂建筑工程学,也能看得出来,若非有奇异的力量在支撑,这种造型的房子绝不可能立着。

  “确实有些门道,看来对手很是不简单!”王昀掏出一只精巧的黄铜罗盘,上面的指针疯狂的摆动着,任凭她怎么施为也停不下来,显然已经是完全失去了作用。“好强大力场,在这末法时代,竟然还有存在这样肆无忌惮的挥霍法力,除了怪物也不会有什么了!”

  “而且是强大和嚣张的怪物,说不定精神也不太正常,这倒是很符合妖精的居所!”****边说便从符箓包里掏出一张刻画着奇异字符的黄裱纸鹤,轻轻吹了口气道:“上坤下兑,临,贞吉无咎!”纸鹤身上的字符顿时发出血红色的光,在王昀惊讶的目光里,向诡异别墅缓缓飞去。“文王六十四符箓,用精血为引,可以一定程度上代替灵力!”晨曦不敢怠慢,一边解释一边跟着纸鹤大步行去。

  王昀随即跟上:“这也是从白泽图上学到的?”

  “不是,是当年文王感激初祖推位让贤之举,在推演《易经》有成后赠送的符箓,吴氏的根基,只有少数人可以接触到。”王昀恍然。

  纸鹤在空中并不是走直线,而是忽东忽西,两人跟的也便格外辛苦。一直到房门面前,纸鹤似乎撞上了一堵看不到的墙壁,诡异的自燃化为了灰烬。

  “路上有什么,需要这样来回躲闪?”王昀觉得自己现在格外无知,她虽然以前也兼职过退魔师,但都是在国内处理一些耳熟能详的僵鬼之流,这种看起来有些高端的战局,却不是她一个侍女能接触到的。

  晨曦捡起一个石块,随手往方才纸鹤避过的地方一丢。石块便在两人的视线中凭白消失了。“昀姨你准备的资料上显示妖精擅长恶作剧,我就想,这些所谓的恶作剧想来就是些类似我们九州鬼打墙之类的障眼法,靠蒙蔽五感灵识来起诱导迷惑作用。这类法术陷阱,最大的破绽是会留下轻微的灵力波动,对灵力气流敏感的纸鹤便是最好的探测手段了。”晨曦的话让王昀直接无语了,要知道,她在国内执行任务的时候,可是经常遇到鬼打墙绕不出去的情况,可在晨曦面前,这些却完全不是事儿。

  晨曦虽然第一次执行外出任务,但好歹接受了家族几年的苛刻培训,能力并不差。在从逃离家乡的阴霾中走出来后,他开始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冒险时的感觉。这同刚接受任务时的战战兢兢可谓判若两人。他是天生的退魔师,只在后勤保障上有些无力。不过有了王昀,最后的短板便也不再存在。

  他向前伸出手去,饕餮法诀带来的灵性气血让他的感触更为敏锐。微微一笑,一张正统的矩形符箓便慢悠悠的飞出,贴在别墅门前一道隐形的墙上。“我道是法力强横,原来只是靠结界建立的幻象。上艮下离,贲。柔来文刚,以明庶政。火从山出,繁饰尽去,破!”符纸上显出一座火山喷涌的虚影,一波波的震荡以其为中心发出。眼前的别墅像镜子一样慢慢破碎,显露出一座破败的巨石建筑。

  建筑粗狂豪迈,带着远古的风格。坚硬的巨石上尚还留存着刀砍斧劈的痕迹,似乎岁月的流逝并没有给它带来一丝的影响。建筑规模不大,只有一处独门的石室而已,只是颇为高大。但似乎当时建造的极为仓促,所以看起来显得凌乱而破败。正视着唯一的那座石门,晨曦才注意到石门的下部站着一个像灰皮大老鼠的矮子怪物,正一脸仇视的看着自己。

  “妖精?”晨曦好奇的说,这是他第一次见这种魔法生物。

  但妖精却全无做一下自我介绍的友好。“可恶的人类,虽然土地租借的合同到期,但我只想再多呆几天等着主人醒来而已。我已经对你们足够客气了,看在几千年来我贡献的金币份儿上,为什么要苦苦紧逼!”妖精愤怒的不能自已,随时都要爆发的感觉。能够控制情绪,这对妖精这一种族来说可着实不容易。

  “友好,尸骨无存的友好么?”王昀插话道,一边小心的握住一把桃木剑,做出防御的姿态。

  “尸骨无存,我不明白你们的意思?”妖精像灯泡一样的大眼显得很茫然。

  “难道不是你把前两拨退魔师给撕成碎片的么?”王昀反问。不过她也感觉出不对了,当时推断的,破魔枪中的银弹可不是用来对付妖精的,这对它也没什么作用。

  “你们一定是误会了。几千年来我一直小心的待在这里,等待着主人重新醒来。作为租金,向潘德拉贡家族定期上缴着金币。但是今年,因为主人身上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我一直坚守在这里,所以没有时间去搜寻黄金。以至于家族几次三番的派人来警告我。当然,你们得到的命令可能是驱逐之类的。但即使家族也明白,你们这些新人又哪来的力量威胁我这种神话生命。我也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又怎么会再无端制造杀孽来激化矛盾呢?”妖精搓动着长长的不成比例的手指,依旧充满戒备的解释道。

  “公子,它好像真的不想发生矛盾,这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房客欠缴房租的问题。确实也没必要制造杀戮才对!”王昀看着妖精的样子,感觉有些可怜,不由说道。

  “所以呢?”晨曦神情慢慢变得严肃,眼睛也闭了起来,就像是在沉思一样。

  “所以,它可能是冤枉的,杀人的怪物另有其人?”王昀并非没有看到晨曦表情的变化,但还是试图劝解道。

  晨曦缓缓睁开眼:“我当然知道它是冤枉的,它也确实不像是在说谎。虽然还有些疑问但也无伤大雅。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不是我们是否要放过它,而是它背后的东西是否可以放过我们?”

  “什么东西?”王昀疑惑的看着妖精的身后,那里是石质建筑黑洞洞的门户,她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应该是它口中的主人真的“醒来”了?”晨曦苦笑道。他也是方才从白泽那里得到提醒,想来能把那个惫懒的家伙给刺激醒的,不会是什么实力低微之辈。原以为初来时感受到的那些肆无忌惮的法力波动是用结界伪造的。现在想来,分明是亘古的结界掩饰不住所致。而且如果白泽的判断不错的话,还是这种形式的“醒来”。

  王昀没有听出“醒来”的含义,重又看向妖精。而妖精的表情却异常的奇怪,似乎它本身并不相信自己的主人会醒来一样。但它还是满怀希冀的慢慢回头看去。

  “嗡……”一股令人心畏的恐怖冲击波从石门喷涌而出。妖精全然没有防备的便被击中,随即远远的抛飞出去,宛若拍飞一只小虫。

  “巽为风,上乾下艮,遁。”晨曦当机立断,一手揽住王昀,另一只手中两张符纸已打着旋儿飞出,一张化作强风,减缓了冲击波的攻势,另一张则推动两人向相反的方向退去。

  在符法的作用下,两人退了十几米的距离才缓缓落地,而那个全无防备的妖精却掉落在更远的地方,生死不知。

  一只五米左右的巨人从石门迈步而出,岩石般的皮肤,裹着兽皮裙,****着上身。其他形貌倒也与人族别无二致,只是只有一只竖眼,发着蒙蒙的白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