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七二章墨灵精

作者:豆子惹的祸更新时间:2017-10-07 23:56:11
  人家有恭喜,苏景自然要‘多谢’,口中向戚东来致谢,眼中略显喜色。一旁的小鬼差妖雾却老大的不痛快,对苏景抱怨:“救人同时,你还在修炼么?一心莫二用,当先全力救护廿一大人才对......”

  不等说完蚀海就摇头打断:“这便是你孤陋寡闻了,你家苏大人有小小突破,不是他重修行不重救人,正相反了,他突破才说明他救人用心。”说着,蚀海望向苏景:“只凭‘斗战助修行’这一重,你金乌正法便是一等一的好修法,惹人羡慕啊。”

  大圣的目光果然不差。

  黑石洞天内祛除墨色,绝非阳火随便烧一烧了事那么简单,廿一链何等神奇的人物,连他都能侵蚀、致命的墨色岂同凡响!若苏景修习是离山其他正法,就算他也有今日成就也没办法除掉墨色,因这世上就只有阳火才能克制‘墨色’,有了这一重‘生克’在手,他才能有胜算。

  而墨巨灵一脉玄法委实惊人,那些‘墨色’明明只是一份力量,却仿佛身带灵智一般,受阳火炼化时,‘墨色’不会安安静静地等着对方一点点烧下来,丝丝缕缕的黑线或集结成群、拧成一股绳顽抗,或游散出极细难辩之线,寻找阳火空隙去反攻骨金乌和黄金屋!它们有守、有攻,甚至还有两次‘墨色’企图放弃链子、转而去侵蚀苏景的洞天:‘它’晓得,敌人是什么,敌人在哪里。

  正如苏景所说,这又哪里是什么洗炼,根本就是一场斗战,恶战。

  天乌喜战,斗中突破。

  小鬼差妖雾较真,且他追随尤朗峥多年,别看自己的修行差劲,了解的修行道理却是不少,摇头:“不可能!斗中突破只是蒙鬼的人话。”

  这次大圣没反驳,反倒是咦了一声,笑道:“小小鬼差,能有这番见识很不错啊。”

  妖雾的话没说完,继续道:“修行是修行,斗战是斗战,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却又都得耗用同一份本源真力,便仿佛只有一盆水,你又想口渴想喝,又足心痒痒想要拿来洗脚......不是说这盆水不能一边喝一边洗脚,但你非得说喝得痛快了就能把脚洗得更干净,这就不像话了。”

  “是够不像话的,”苏景笑了起来,小鬼差那个例子确是惹人发噱:“所谓‘天乌喜战、斗中精进’并非我修法的捷径,这个说法其实是一重‘意境’。”

  无论如何,打架都会占用精力、元力,对修行必然有所妨碍。但是修行之事决不可片面而论,依照书本运气行元,是修行之人强化身体、增强力量的办法:力量大了,能够登得更高跳得更远,身体强了可以活得更久经历更多,不过强身也好、增力也罢,都只是‘准备’,身为心、命为性做好的准备、打下的基础。

  身为重,心为重中之重;命为本,性则是本根中那一点灵犀。

  打架会影响修行运气,而战入极、心中暴涨求胜之意时,就扣合了金乌正法的境意,前为一害后则一利,利胜于害,是为凶猛推进、巨大助力。

  墨巨灵的黑暗玄力会让苏景心生厌恶,与之相斗,苏景的争胜之心远胜当年光明顶门内比剑,此刻升一朵花落于顶不奇怪。

  若把话说开去,其实金木水火土,无论哪一属的修持,上乘修法也都会有一个共通之处:意境。

  修上上法门,不是炼气了、变强了就了事的,还须得体会修法蕴藏的意境,唯有会其意,才能精其道。这便是修行道上名门大派与浅薄小宗的区别所在,前者的弟子,与修行中身心俱进、性命共长;后者的门徒炼得了皮囊却炼不出神髓,初时两三个境界或许分别不大,可随着修行的层次越深,两下里的相差也就越大了。

  这份区别放在求仙路上,前者自然走得更远,因为他们修来的不知是力量,还有灵性。

  这份区别放在斗战之中...最简单不过的例子,离山内门,第五境冲煞弟子,能够轻松击败普通散修门户中六境夺罡的修家;而离山的精修真传弟子,即便刚刚结成宝瓶身,遭遇等闲的元神境界修家也有一战之力。

  境界越高修为越深是不会错的,可这只是自己和自己比较。

  师门不同、修法不同的两家弟子,虽同处一个境界,战力未必就差不出几重天地;不同境界的两家修士也是同样道理,境界浅薄的那个不一定就会输给境界高深的,阳世里修行道,自古以来小境斩杀高阶的事情层出不穷。归于苏景,南荒时五境小修力擒大妖,西海六境才圆满便恶战邪佛:是他有奇遇,炼得五窍三重天;是他有机缘,身负上乘剑术外加一兜子好宝贝;是他有运气,大难不死才能转回头去反咬一口......也是他修得了上上真法,让他的性融于命、他的心附于身、他的精气神丝丝扣扣合于金乌正法。

  戚东来伸手,指了指苏景的头顶:“花骨朵有了,怎么不开?”

  苏景跟着他的手抬头,看了看花苞,应道:“还差了一点,所以花未开。”

  “差在哪里?”戚东来追问。

  “斗战不够,没能撑到花开的火候就打快完了。”

  啊呀一声怪叫,小鬼差直接跳到苏景面前:“快打完了?便是说你已除掉廿一大人身中‘墨毒’?”

  “还差一点点,但已无关大局,咱再聊上几句,廿一链身上的残墨就能抹个干净。”苏景点头,另外挑眉、耸肩、摊双手,得便宜卖乖之相冠绝幽冥:“我还没打够呢,这就快完了。看,花都没开......哼!”话没说完,变作闷哼,苏景神色微微一变,面色阴沉了下来。

  妖雾担心廿一链安慰,见苏景面上变色,妖雾心中猛跳:“怎么了?”

  戚东来也关心同伴,憎厌魔时时刻刻讨人嫌,免不了一声怪笑:“话说得太大,遭报应了?”

  苏景未回答,愣愣片刻后,伸出手在戚东来腕子上轻轻一搭,虬须大汉身形微震,被他拉进了黑石洞天。

  黑石洞天不受妖孽进入,大圣来不了,苏景遭遇怪是须得找人询问,自然戚东来更合适......

  洞天内,巨大铜环横陈礁石,环身上再不见一丝墨色,光泽程亮、锐金颜色隐透着几分犀利,乍看上去无甚感觉,但看得稍久便会觉得刺痛:光色如针,自眼中扎入心地,那疼痛不剧烈,更多的是冷。

  戚东来眯了下眼睛:“拉我进来作甚,洗炼好了给我显摆?”

  洞天内的苏景摇头,伸手指向礁石一角:“这个东西。”

  礁石角落,黑漆漆的一块圆石。

  海中礁石也是黑色的,是以那块圆石全不起眼,甚至以戚东来的眼力,开始时都忽略了它。随着苏景指点,戚东来才察觉到:同为黑色没错,但圆石比着礁石更纯粹,更清透。

  青瓷与青玉的区别。

  为铜环洗炼墨色的过程,苏景阳火与墨巨灵玄力之间的一番恶战,连‘金乌羽花’花苞都打出来了一支,足见争斗激烈。最后苏景胜出,墨色被层层炼化。

  苏景胜局已定,正准备一鼓作气把最后残存的那几丝墨色彻底洗净,不料它们忽然流转开来、游出了巨大铜环,化成了这样一块黑色圆石。

  解释到此,戚东来纳闷开口:“你管它化成什么样子。”

  苏景摇了摇头:“莫说化成了石头,就算它变成另一个苏景,我也不当回事,照样一把火烧过去炼了它......可是炼不了。”

  变成石头之后的‘墨色’,竟再不受阳火所制!又何止阳火,金风、剑羽、骨金乌甚至三尸的殷天子,诸多手段轮换,全都伤不了石头半分!

  戚东来诧异:“会有这么结实?”说话同时,扬手一道神通打了过去,随后他便明白了:不是结实,而是不受。

  灵识相探、目力细查都真实存在的黑色圆石,竟好像一方惟妙惟肖的幻象,神通法术、法宝利刃打上去,轻轻松松穿其而过,伤不到它分毫。戚东来皱了皱眉头:“幻象?”

  “骚人你看!”拈花接过话题,快步跑上前去,弯腰捡起了石头,还在手中抛了几次,最后一下没伸手去接,圆石落在礁石上,咚咚有声。

  神通打不灭、力量无可落的圆石,能被人捡起来。

  戚东来直接摇头,对苏景坦言:“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

  话刚说完,忽然嗒嗒嗒的怪响频频,石头于原地急促震动起来,眨眼之后圆石变成了烂泥巴,就那么一下子摊软,黑乎乎的一摊堆在了岛礁了。不等众人疑惑,下个眨眼功夫,黑泥巴又忽然‘鼓胀’起来。

  像极了吹糖人,软塌塌的一块皮糖,迅速鼓胀、变大、变饱满、变得有了形状、变得栩栩如生、变成了一个人。

  戚东来冷哼一声:“苏锵锵,打嘴了!”

  巨灵墨色、黑色圆石、黑色泥巴,连番变化到最后...苏景。

  泥巴鼓胀、化形,最后竟变成了苏景,从五官眉眼到身形衣着,全都一般无二,唯独两重区别:

  ‘泥巴苏景’是黑色的,黑袍黑靴黑束带,就连皮肤颜色也是黑的;

  另则,苏景的目光一向清清透透,明亮中总是投着一份积极意味;黑苏景的眼神却沉沉垂暮,苍茫且荒凉......就是这目中神采的区别,所以苏景是人间苏景;黑苏景则是仙佛苏景!

  想也不想,苏景直接出手,金风阳火外加一片剑光,他一动手,三尸、骚人全都加入猛攻,可惜全无用处,打中、穿过,仍和方才的圆石一样。

  打过没用,苏景又把心念一转,想把黑苏景扔到体外,留着这个东西在身体内,苏景隐隐觉得心中不安,而且外面还有大圣坐镇,不怕收拾不下这个不受法术的黑怪物。

  但心中念头转动过后,黑苏景岿然不动!

  来自扶乩的黑石,既是认主的宝物、更是苏景体内大窍,此间真正是他的地盘,万事随他心意做主,想让谁走谁就得非走不可,到这时苏景的脸色真正变了。

  ‘黑苏景’忽然笑了:“扔不出去的,莫白费力气了。”

  平平常常的三个字,三尸齐齐闷哼了一声:见到一个和苏景一模一样的的人,心中已经觉得怪异非常,但好歹两者有个颜色差别;可黑苏景开口说话,从语气到声音、甚至占了上风时话里那份隐隐的‘小人得意’的味道,都和真正苏景全无两样。

  三尸与本尊同命共生之故,乍遇如此诡怪的情形,他们真就觉得毛骨悚然,脊背上跑了数不清多少鸡皮疙瘩。倒是苏景,自己听自己说话和外人听时不是一样的声音,听到黑苏景之言没太多反应。

  看着不远处的‘黑苏景’片刻,苏景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先莫急着打,聊几句?”

  话说得好像他从来不曾动手似的,而‘黑苏景’仿佛也真的了解‘自己’说话方式似的,非但不觉怪异,反而笑得轻松惬意,点了点头:“有教无类。你有问,我必做回答。”

  这种调子苏景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一哂后开口:“你是什么...东西?”

  “我就是你啊。”似是觉得对方问了个傻问题,‘黑苏景’呵呵呵地笑了起来,可随即他又把话锋一转:“但你却不是我。”说着他伸手在坐下礁石上轻轻一敲,敲下来鸡蛋大的一块,抬手向着苏景扔了过来,力量不比凡人掷石更大。

  苏景不动不摇,石头砸到、砸中、穿身而过、落到了地上,发出连串响声。

  ‘墨苏景’的把戏,真苏景也会。

  戚东来见状似是想到了什么,也不打招呼,抬手将一道法术打向苏景,这法术威力平凡,若在外面真正苏景随手便能化解,不会伤到他。

  魔家传人的法术,一样从苏景身体中穿了过去,落空。

  戚东来若有所思,‘墨苏景’对虬须汉赞道:“你是个聪明人。”说话中他站起身来,走到苏景面前:“你别用修元真力,只凭自己力量,咱俩对上一拳。”

  苏景全不废话,抬起一拳打向对方,‘墨苏景’举拳相迎,‘啪’的交击声响,墨苏景后退了两步,苏景更惨些,仰面朝天摔倒在地,比拼之下他吃亏了。

  但一次对拳,真正的关键不在谁输谁赢,而是:两个都不受外力所伤的苏景,只用‘自己本身’之力能够打到对方。

  三个矮子看得满头雾水,一个比着一个更糊涂,戚东来却恍然大悟!

  ‘墨苏景’看懂虬须汉的表情,先对戚东来点点头,再对苏景说道:“外人都明白了,你自己还不晓得么?”

  洞天内的苏景不是真实存在,只是一道心识化形而已,他是‘虚’的,虽然因为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穴窍,让这心识在洞天内催元动法能喝酒打牌能做任何事,但归根结底心识仍是心识,为虚,无论法术法宝都打不坏他,便如飞矢宝刃再如何锋锐也割不伤影子——两个苏景都不受外力伤害,便因为他们都是‘虚’。

  可是以高深修家的见识,再换个位置来想,心识为虚没错,可心识的本根也是一道‘力量’,不过这力量的行运办法特殊,它的表现不同于那些猛士力拔山河、飞剑万里取命的方式,‘虚’并非不存在,只是存在的方式区别其他——两个苏景能做互搏,也是因为他俩都是‘虚’,一模一样的虚。坐拥同一种力量,自能彼此对抗。

  ‘墨苏景’没去追打苏景,向后退开几步重新做回礁石,胜券在握所以好整以暇,暂时岔开话题:“既敢与神祇为敌,总该知道些神祇的手段吧。”

  苏景如实回答:“见识过两重:侵神、夺字。”

  ‘墨苏景’挺开心的样子:“你还见识过夺字?是有眼福之人。”

  苏景一笑:“嗯,夺字的那个让我斩了。”

  ‘墨苏景’全无怒气:“人嘛,总会犯傻,犯傻就会做错事,难免的。我不怪你,以后你多做些事情将功折罪好了。”

  “说点正事,”三尸中赤目有些不耐烦了,红眼睛瞪住‘墨苏景’,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你怎么来的?”

  墨苏景果然‘有教无类’,不做隐瞒痛快给出的答案:墨巨灵的法度玄妙,他的力量蕴藏点点‘智慧灵精’,便如苏景为廿一链洗炼墨沁时所见所感:那黑色力量是活的。

  与这等力量为敌,身体与神识会同时遇袭,好像躺在盆景山中的王灵通,他为救护晚辈、独自断后迎抗强敌,激战中被一道墨力侵入体内,之后还不等他的身体受伤,王灵通的心神就被墨力中的‘智慧灵精’蛊惑,从仇敌变成了信徒。

  “我就是那一点‘智慧灵精’了,”墨苏景指了指自己,微笑:“但世上总有食古不化之人,不是谁都肯听我教化的,就好像他。”说着,他指向自己的手指变了个方向,指向不远处那一环巨大铜链。

  跟着,仍是那根手指,再次转向,墨苏景指向苏景:“还有你。”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