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八十二章代价

作者:零零捌更新时间:2017-10-20 09:27:53
  夜色渐沉,今夜无星无月,似乎连那些天体也不想看到这悲惨的一幕,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它们的逃避才让那些普通彻底失去了逃跑的机会。一看书

  赤土城的沦陷是毫无悬念的,虽然城墙坍塌更有利于普通人逃跑,然而在数千如狼似虎的高阶血妖的追杀之下,他们又怎么可能有机会,更多的人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死在那恶臭的尸毒之中。

  自从用冥王令吞噬掉秋月寒之后,塔纳托斯便没有再出手,他甚至连位置都没有动过,就那么静静的悬浮于坍塌的城墙附近,仿佛一尊悬空的雕像一般。

  没人敢打扰这位死神大人,暗族的等级制度实在太过森严,特别是在感应到刚才诡异的一幕的血妖,更是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完全无视身下城池中的追杀,那震天的爆裂声,惨叫声也充耳不闻,塔纳托斯此刻的心神已经全都放在自己识海中的变化上。

  东峰城之战后,塔纳托斯终于利用屠城的惨象刺激了左广的残魂,而后一举将它击溃,这对他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因为那几乎便代表着完美吞噬。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那爆裂开的神识给他带来莫大的痛苦,竟是将他生生的痛晕了过去,竟是险些便错过了攻击赤土城的时机。一看书

  清醒过来的塔纳托斯第一时间赶到了赤土城,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那位城主大人之后,总算有机会研究刚才自己昏迷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这一看便心中大惊。

  最大的变化出现在识海当中,巫妖的本体是灰白色的,那便是由它们的精神力凝聚而成,因此塔纳托斯在附体之后的精神力也同样是灰白色的,然而此刻他的识海中却是一片斑驳,无数银色细丝像渔网一般密布于识海当中,似乎想要从这片灰色的海洋中捞捕什么一样。

  塔纳托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些银色丝线正在缓慢的蠕动着,却又完全不影响他摧发精神力,甚至他感觉比自己的神识竟然比原来还要强大少许,这一点可以从那招冥王令便可看出,只是他完全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冥王令既然挂着冥王的名头,那自然不是他自创的,事实上也只有哈迪斯创造出来的秘法才可能冠以冥王的名头。

  “这份秘法使用条件极为苛刻,你先学了去,或许将来你或许有可能施展出来。。。”

  当塔纳托斯获得吞噬通灵体资格之后,冥王哈迪斯特意传了他这招可以吸取灵魂仆从的力量为已用的秘法,只不过他一直都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事实上他曾经无数次尝试过这一招,却一次都没有成功过,直到左广的残余神识完全爆裂之后。

  “难道这就是施展冥王令的先决条件?”

  塔纳托斯突然感觉喉咙干的难受,于是费力的吞了一口唾沫,神识一动,远方一个正在厮杀的血妖身体突然一僵,一丝黑线自它的头顶处冒了出来,飞速的向着塔纳托斯飞来,顺着他的头顶处直钻而入,而后他的识海中便多了一团黑色的雾团,看起来极为诡异。

  那些不知何物的银色丝线很快便动了起来,瞬间便将这团黑色雾团包裹了起来,渔网是无法将水捞起来的,很快那张银网便自黑雾中掠了过去,重新归复到灰色的识海当中,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被那渔网掠过之后,那条黑色雾球看似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塔纳托斯却知道有些事已经发生了。

  他的感觉没有错,那黑色雾球确实已经变了,这团被他强行抽取来的冥气只是微微一震,便迅速的化成了无数黑线四散开来,无论他用神识如何包裹,都无法阻挡这些黑丝的飞散,只是几个呼吸间便自来路逃逸出去,不知去了哪里。

  “果然只是一种临时增加的力量,根本无法储藏。。”

  塔纳托斯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这秘法可以强行汲取灵魂仆从的力量为已用,却根本不能储藏,更不可以借此增加自己的实力,这些伟大的冥王陛下早都和他说过,冥王令只是借用灵魂仆从的力量攻击,威力随着借来的力量大小而变化,秋月寒刚才等于死在七十六名血妖的联手一击之下,却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依旧是一项极为狠辣的杀招,身为血妖王,所有的血妖都是他的灵魂仆从,若是他想,便可以随时借用它们的力量去屠杀敌人,至少金丹出窍期修士完全不是他的一招之敌,没人比塔纳托斯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到多么的欣喜,因为冥王哈迪斯对他的警告就像是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头,让他隐隐有了一股恐惧。

  “这秘法的威力巨大,然而这世界上总体上还是公平的,你得到了这种力量,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代价。。。我只能这么和你说,若非万不得已,还是少用为妙!”

  塔纳托斯从这句话中感觉到了危险,冥界同样有自己的法则,公平法则他自然也很清楚,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那代价大到连伟大的冥王哈迪斯也不肯直说,显然绝对不会简单,可是施展完冥王杀已经一刻钟多了,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越是这样,塔纳托斯的心里越发慌张,悬而未决的凶险才是最大的凶险,他之所以静立于此,正是为了全神以待,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心里未免生出了一丝埋怨,“哈迪斯大人还真是的!有什么危险直说不好么?至少我还能有些准备,现在这算什么?”

  便在此时,识海中的那些银色丝线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一股强烈的疼痛感传来,一如他刚击溃左广的神识时一般,久违的呐喊声再次传来,便如雷声般在他识海中响起。

  “我是左广。。。我要复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