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11章这真是个“惊喜”

作者:龙城飞骑更新时间:2017-09-15 18:56:43
  “倒也没多重要,不过应该是你感兴趣的。”吕二一边说,一边将藏在身后的那只手给露了出来。

  只见他手中拎着一只箱子,不大,但用料相当考究,雕工也十分精美,看起来价值不菲。

  这样一只箱子,里面装的肯定也不是凡品了,易辰随便用灵犀之眼一看,不禁心中一喜,原来里面装的正是那个紫铜香炉。

  吕二这家伙,可以啊,这么快就拿到手了,办事效率还真是够高的。

  “怎么样,这个礼物不错吧?”吕二将箱子放在桌子上,笑道:“刚才我跟富隆拍卖行的人协商过了,这个香炉他们决定不拍了,直接送给你,分文不取。”

  “嗬,他们这么阔气?”易辰闻言,不禁笑了。

  “是啊,毕竟你是他们的大客户嘛,区区一个香炉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以这玩意儿获得你的好感,对他们而言绝对是值得的。”

  “那这么说来,我也得有点表示咯?”易辰一边说,一边琢磨自己手上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不用。”吕二摆摆手,笑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人家刚送礼物表达情意,你这就还回去,岂不是不给面子?要还这个人情,以后有得是机会,不急在这一时嘛。”

  “那好吧。”易辰一想也是,干脆由得吕二处理了。

  “对了小飞兄弟,今晚你提供的功法将作为最后一件拍品被展出,你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去呗,反正也没什么事。”

  “那好,我先准备一下,晚上见。”

  吕二一走,易辰立刻提笔继续忙活。没多久便将刺符作品一一完成。

  这些刺符,阶位都不是很高,也就三到四阶,但品级相当可以。至少也是灵品,若拿出去售卖,相信绝对会引起哄抢。

  须知刺符这玩意儿,基本都是由刺符师为对象量身定制,极少有制成符卷拿出去卖的。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刺符卷的价格无比高昂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不过,易辰制作这些刺符卷并不是为了拿出去卖。

  他现在根本不缺钱,所以不存在劳心劳力制作这么些东西,只为了卖点钱花花。

  况且,这些刺符一般人还用不了,必须得是身具特殊血脉的家伙——比如半妖。

  当然,这也不是给他自己用的,就算用得上,他一个人也用不了这么多。

  至于真正的对象……嘿,他已经计划好了。只是这会儿还不能让对方知道,必须先完成另外一件事再说。

  可是,这件事得看缘分……

  一想到这里,易辰就感觉无比蛋疼。

  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可是缘分这个东西,谁能说得清楚?

  幻魇花嘛,并不是说它有多牛13多厉害,只是二百年以上气数的委实比较罕见,而且用途很少,除了一些有特殊需求的丹师和符箓师之外。基本没人对这玩意儿感兴趣。

  销路决定市场,因为没人要,所以一时之间缺货也是很正常的事。

  易辰相信,以富隆拍卖行的实力。要收到合格的幻魇花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可是这个时间到底是多久,根本说不清楚。

  万一拖得太长了,耽搁了原本的计划,那可怎么办……

  想着想着,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拍卖会准时开始。易辰也准时带着人赶到了现场。

  这一回,他的待遇可就不一样了,被工作人员直接安排到了最显赫的贵宾席位上。

  这些贵宾席位都很有意思,彼此之间相隔较远,但并不影响打打招呼聊聊天,后面还设置了好几个挨得很近的小座椅,专供贵宾们的贴身仆从使用,好随时为主人提供意见和建议。

  易辰身后有四个座椅,刚好够吕二和陈氏兄弟以及青筠入座,这几个人演戏已经演上瘾了,往那儿一坐,自然而然就有一股忠良家仆的架势。

  再看左右,可就更有意思了……

  左边是一伙身穿青袍的人,易辰并不认得他们的脸,可无奈他们衣服上的标志实在是太显眼了,易辰就算想装作看不见也不行。

  哼,青河谷,又是青河谷,上回杀了一个崔公子,想不到这回又冒出来一个家伙,而且看旁边的人都对他唯唯诺诺的,极像是这里管事的存在。

  仅仅一瞬间,易辰就起了杀心。

  不过很快,这种冲动就消了下去,一来这里并不是合适的场所,二来对方实力很强,念力波动隐约透露出他至少是明境高手!

  这样的人,可不是说杀就杀的,即便易辰身边有个葫中仙,也不能吹这种牛皮。

  罢罢罢,从长计议吧。

  再看看右边,奶奶的几乎给包场了,青阳公子、咏瑜仙子以及凌清竹三个人坐成一排,估计他们的身份富隆拍卖行已经知晓,岂敢再像第一次那样怠慢?

  凌清竹恰好坐在挨着易辰的这一边,她身后的五个位置,只坐了朝颜一人。

  仿佛是感觉到有目光注视,朝颜敏感地回过头来,眼神正好跟易辰对上。

  易辰本能地扭过头去,继续看向台上,却不料这个动作正好印证了朝颜的猜想:哼,这个小白脸一定对我家小姐有意思,被我发现了,心虚了。

  于是乎,小妮子立刻瞪圆了眼睛,开始观察对方。

  讲真的,易辰真有点心虚……

  虽然他已经易了容,改变了身形,可是……青筠没有啊!!!

  吕二、陈氏兄弟等人,朝颜是不认识,但青筠可跟她熟得很!

  只要让她俩对上眼,那么即便青筠的打扮跟以前大大不一样了,估计也用不了几秒钟就会被朝颜认出来。

  好在这个座位都是横向排列的,朝颜坐在最左边,被靠右的三个大汉挡住了,倒也没那么容易被瞧见,可这种事情还是存在一定的危险性,易辰不想冒险。

  琢磨来琢磨去,他还是密语传音跟青筠说了一下,让她换个坐姿,用右手支撑脸颊,好拿袖子挡住脸。

  青筠听说右边坐着的居然是凌仙子和朝颜姐姐,不禁心中一喜,可是联想到少爷目前的处境,又只能撅着小嘴照办了。

  本来易辰还兴致勃勃,准备搞点动作啥的,可是被旁边那位小姑奶奶一瞅,想法完全变了……

  现在的他,只想安安静静坐到这场拍卖会结束,啥也不干,低调做人,以求不引起旁边人的注意。

  可惜……老天爷的安排往往不尽人意。

  在进行到第四轮拍卖的时候,易辰本来已经快睡着了,可是柳星玫的一句“这是一个惊喜,专为台下某位尊贵客人提供的惊喜”把他给弄醒了。

  吕二兴奋地戳着他,在他耳边道:“嘿,兄弟,你面子真大,快看看那是什么。~”

  易辰睁大眼睛一看,不禁傻了眼。

  尼玛!这居然是一株足足三百年气数的幻魇花!

  要说富隆拍卖行也真够坏的,居然把这玩意儿当作一个surprise,故意“闹”他一下。

  对于此举,易辰只能表示:太蛋疼了……

  要说拍卖行的本意,那肯定是好的,他承这个情,但是放到眼下这个环境和局势中,他又想骂娘了……

  倒不是说什么钱不钱的,一株幻魇花也拍不了多高的价格,关键在于拍不拍。

  如果参与竞拍了,那么大家肯定就知道那位“尊贵的客人”就是他了,介时肯定会有无数道目光注视着这里——老天在上,这恰恰是易辰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可要是不竞拍,那么大家就都不会出手,因为柳星玫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是“专属物品”,别人跟着瞎起什么哄?

  如此一来,始终无人竞拍,局面岂不尴尬?

  易辰想到这里,骂娘的心都有了,可他越是耽搁,越是浪费时间,到后来,柳星玫都忍不住直接看向这里了,眼角眉梢勾来挑去,仿佛生怕易辰没弄懂。

  她这般小动作,台下众人也有一部分机灵的,立刻就看懂了,于是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当中就包括朝颜。

  老天在上,易辰现在简直想shi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可是,还没等到他开口,左边就传来了一个声音:“一万两。”

  易辰眉头一皱,忍不住看向左边,只见那名身穿青袍玉带的中年人也恰好看着自己这边,眼神中还夹带着一丝挑衅之意。

  对方什么意思,他此刻完全懂了,就是故意来搅合的。

  至于原因,肯定也是因为崔公子的事吧。

  之所以没有立刻发难,是因为他们手上也没有证据,不能确定,再加上一丝丝的忌惮,故尔没干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但是,这种猜忌在拍卖行这个场合——尤其是眼下这个局面,却突然变了味儿。

  徐护法很早就注意到身旁这个扑克脸小子了,说句老实说,他很想立刻就动手,探探这小子的底儿,可是之前赵管事的话一直影响着他,让他时刻忌惮:对方是一名符道大师,并非随手可以搓圆捏扁的小角色,要动他必须掂量清楚。

  老天在上,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他终于有借口可以激怒对方了,那还不赶紧动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