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十八章可怕的计算

作者:皇枫更新时间:2017-08-02 13:41:32
  毫无章法的一剑,可谓是破绽百出。

  远处,险峻怪石林立的山坡上。

  梦凌云负手而立,霍然起身,面露惊色,讶然的望着这一朴实的一剑,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激战中,李牧眼瞳也是徒然一缩。

  他的实力比起刘东稍胜一筹,其眼力也是如此。

  在他目光的注视之下,苏败手中的精铁剑徒然发出嗡嗡的轻鸣声,这声音好似海浪拍岸般,半响间就在前方幻化出一道道明暗变化的剑影,幽暗如水。

  在这一瞬间,剑式变化。

  月水影剑,仅仅只是其中的一道剑式而已!

  电光火石的瞬间,金铁交锋声中掺杂着少许火花在场地中溅起,叮!

  李牧这不可撼动的一剑就如同狂涛中的一叶孤舟,瞬息间就覆灭。

  特别是剑柄处传来的力道,一浪接着一浪,叠叠重浪。

  承受住这股巨力的冲击,李牧身形噔噔的朝后退出数步,双脚在地面上足足退了数米的距离才止住。

  与此同时,苏败一剑击溃李牧之后,身形以极为优美的姿势在半空中翻转,让人目眩神迷,如清风般拂面而来,迎上刘东。

  眼睛紧紧盯着在眼瞳中飞快放大的苏败,刘东心中可谓是震惊到了极点,在数十日前,苏败的实力可没有如此恐怖。

  短短数十日,他的实力就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眼瞳猛的一缩,刘东在这一刻再也不敢留有余力,脚掌一蹬地面,巨剑劈下,只见得其周身的空气都有些扭曲,一道道剑影向着苏败笼罩而来,只要他敢逾越半步,必然承受住重剑的轰击。刘东在赌,赌苏败不敢逾越,只是前者未注意到,苏败的嘴角忽然掀起一抹森然弧度。

  呼啸而来的重剑,苏败没有任何的躲闪,再次迎了上去,这惊心动魄的一剑让观战者心惊胆跳,特别是未出剑,就这般轻描淡写的扶摇而上。

  在他们看来,苏败若是未躲闪,绝对会落个被劈成两半的下场。

  梦凌云眼瞳微锁,此刻他有种恍惚的感觉,迎上那道潇洒的身影,他不禁想到了弃青衫。

  他会成为第二个弃青衫吗?

  在无数道不同情绪目光的注视下,苏败迎上了重重剑影,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他整个人如同狂风暴雨中摇曳的柔嫩杨柳枝,任剑影轰来,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一幕看的众人冷汗直冒,前者这完全是在刀尖上跳舞,这份胆识就让不少诸宗弟子暗自佩服,嘀咕一声:“疯子!”

  然就这般,苏败如同瞎猫碰上死耗子般,避开了重重剑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刘东的正前方,在四周一道道惊骇的目光中,苏败持于胸前的左手赫然抬起,并指为剑,带着撕裂空气的尖锐风声,剑指若长枪般,指若游龙,狠狠的轰落在刘东的胸脯,正心脏处。

  苏败未出剑,以**之力企图撼动刘东?

  无数人的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了,他疯了不成。

  嘭!

  剑指与**的碰撞声在这一刻低沉而起,让观战者心头猛然一跳。

  旋即,在无数道见鬼的目光中,入道九重的刘东如同断线的风筝般,抛飞,狠狠的撞上地面,其次就像死狗般在地上翻滚了数圈,方才止住。

  在这一刹那,四周一片死寂,空气仿佛凝固住了似的。

  一道道视线停落在刘东的身上,特别是察觉到强者气息全无的时候,心中更是掀起了轰然大波,刘东死了,先前苏败那一指震碎了刘东的心脏。

  纳兰紫和寒若天眼中更是闪现着难以掩饰的惊骇,先前苏败那一指,他们可是熟悉无比,不入流武技铁枪指。

  特别是修炼这指法的寒若天,嘴角更是苦涩连连,他实力虽不强,眼力却不错,一眼就看出前者那在铁枪指上的造诣远远超过自己,这才几天而已。

  在两名入道九重的合击之下,斩杀其中一名入道九重。

  这等战绩足以让梦凌云等人动容,最关键的是,苏败斩杀刘东之后,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好似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噗!吴钩手中的竹剑轻飘飘的划过一名入道八重的刀剑阁弟子,这弟子脖颈处鲜流成柱,直飞出数米,在半空中溅起的鲜血,刺目的让人心悸。

  剑落,吴钩游走于诸多刀剑阁弟子间,裂嘴一笑:“沧月,我们来个游戏如何?看谁砍的人多,谁赢了,就把对方那份成果给谁!”

  呼!吴钩话音未落,飘然而立的沧月却动了,系在身后的长剑出鞘,犹如飘荡的丝带般摇曳着,羊脂般细美的玉手轻握着,剑若玉蝶般翩翩起舞,轻灵无比,穿梭于诸多刀剑阁弟子之中,掀起朵朵绽放的血莲,起舞杀人,这般堪称艺术的动作让无数人目不暇接,吴钩更是两眼瞪的发直,这么凶残,才半响,就有数名刀剑阁弟子死于沧月剑下。

  惨叫声就如雨后春笋般冒腾而起,众人还未从苏败击杀刘东的一幕中反应过来,就再次震惊于眼前这一幕。

  苏败手中长剑斜指地面,收回目光,转向李牧,古井无波:“恃强凌弱我一直是很赞同的,不过在出手前,我至少会将对方的底细摸过的清楚,否则阴沟里翻船就糗大了!”

  听着苏败这嘲讽的话语,李牧突然有种从背后一阵发凉的感觉,一股寒意至背脊直冲脑海。

  特别是背后传来的阵阵惨叫声,让李牧更是有种踢到铁板的感觉,不过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以他的骄傲也不允许自己低下头,双眸充满着戾气:“或许是我个人的武断,将整个队伍带入了灭亡,不过阁下不要小觑了一名入道九重的死前的反扑,就算是你,恐怕也要付出代价!”

  “一剑!”苏败嘴角一撇,用一种令闻者心颤的口吻道:“入道九重,你在我眼中入道四重没有区别!”

  一抹刺目的剑光在苏败手中暴起,犹若长龙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递出。

  李牧眼瞳猛的一缩,冷汗顷刻间浸透了全身,他知道,这一剑,他无路可退。

  “这才是你的真正实力吗?我就不相信,堂堂的入道九重强者,会无法接下这一剑!”李牧心中压制着恐惧,身体带着一股凶狠凌厉掠出,手中的长剑高高的举起,狠狠斩落。

  不得不说,李牧这一剑有些不惧生死的味道,破绽百出,然威力却恐怖。

  只是,苏败连眼角都未眨一下,右脚微微的上移,身体很自然的侧开,好似有股清风在其后推动着身体,就这般,轻描淡写的避开,而手中的长剑更是不可思议的微扬,改变其刺出的轨迹,而是静静的指向着什么都没有的虚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围观者一阵疑惑。

  “古怪,他明明避开了李牧这一剑,却自己收起了剑势!”梦凌云眼露古怪之色,苏败这细微的动作在他眼中俨然是放弃了攻势。

  呼呼!高举的长剑凌厉的斩落,就这般落空,李牧心中却徒然一松,他也注意到苏败的剑,最后偏了方向,“自己最后还是接下了一剑!”

  接下苏败一剑,李牧心中不禁涌出无尽的狂喜。

  然在下一刹那,李牧的目光却瞬间呆滞,自己疾驰而来的身影由于惯性向前微偏,其位置赫然是苏败剑所指之处。

  一柄朴实的剑出现在李牧的眼中,这原本指向虚空中的一剑,就这般,准确无比的落在李牧的咽喉上,在众人看来,更像是李牧自己傻傻的冲上去。

  一剑封喉,血溅!

  刺目的血光让无数人目瞪口呆,就连梦凌云这等存在,眼中也出现了一丝呆滞。

  “这……”李牧捂着脖颈,手中的长剑无力垂落,声音也变得嘶哑无比,直至气绝身亡,至死都未想到,苏败的剑为何会出现在哪里,而自己更蠢到极点的撞上去。

  噗!苏败抽剑,血在半空中飞溅着,李牧噗通到地,系统的声音在他脑海中泛起:“恭喜宿主获得25点功点值!”

  淌血的剑泛着惊人的凌厉,苏败转身,仿佛注意到了什么,抬眸望向站在高处的梦凌云。

  这一道目光,却让梦凌云眼瞳微缩,手心间甚至有汗水弥漫,这一剑是他算计好的,无论是侧身避开李牧的剑,还是点落在虚空中的那一剑,两者都是计算的毫无偏差,同时,他也计算好了李牧接下来将会出现的位置,这精确的有些恐怖的一剑让梦凌云可怕压力的存在,“可怕的计算力,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做出如此精确的动作,堪称完美,他真的是入道八重吗?”

  入道八重?梦凌云眉头徒然一皱,不对,在先前他出剑的刹那,其气息波动不是入道八重,是入道九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