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战诀

作者:皇枫更新时间:2017-08-16 14:22:24
  就在苏败沉思的时候,四名统领踏入宫殿大步流星的向着苏败走来,看着坐在蒲团之上的苏败,四人齐齐欠身行礼,以示恭敬,“君上!”

  “没想到前辈贵为一城之主,行宫却这么简单,这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坐的,就只能让你们多站会儿了。”

  苏败缓缓起身,他的目光打量着眼前四人,最后目光落在那名满脸刀疤的男子身上,轻声道:“想必四位对我的情况应该了解,我出自道阵宗,是这次道阵宗参加百宗大战的队长…不知四位怎么称呼?”

  “禀君上,属下叫做姜唯,目前暂居青龙卫的统领,原本只是一名世家修行者,后来我的家族被妖魔所覆灭,晚辈就跟随吾皇。”刀疤男子开口道,直到现在他仍然称血皇为吾皇,可见血皇在他心中的地位何其之高。

  苏败看向这名叫做姜唯的男子,他的修为波动在这四名统领中最为雄浑,约莫皇道境三重左右,此人显然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激战,那脸上醒目的刀疤便是见证,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般。

  “属下徐帆,目前暂居朱雀卫的统领…”徐帆恭敬道。

  “属下林田,是玄武卫的统领,往日里血荒城内的巡查情况主要由属下负责。”又一名男子开口道,他的年龄看起来是四人之中最大的,但修为波动却是四人之中最薄弱的。

  “属下凌霄,现在是白虎卫的统领。”最后一名统领开口道,他的身躯虽孱弱,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但其身躯上却是有着犹如实质般的血色煞气弥漫而出,尽管他时刻压制住,但依旧给人一种自死人堆中爬出的感觉。

  “也就是说血荒城的军队只有四支,青龙卫、朱雀卫、白虎卫以及玄武卫?”苏败轻声问道。

  “嗯,目前来说是,不过当初血荒城草创的时候,军队的数量还是很多,不过后来为了培养出一支真正的精锐之师,吾皇将军队重新整顿,并传下修行军诀。”姜唯微微点头,他眼中露出些许沉重之色,当初血荒城草创的时候,可是有接近二十万的大军,而如今只剩下四分之一,这才短短数月的时间而已。

  “修行军诀?”苏败还是第一次听到,顾名思义,他不难猜测出这应该是一门修行之法。

  “君上不知道修行军诀?我记得道阵宗内也有一门修行军诀。”徐帆神情略微有些诧异,他依稀记得道阵宗也有一支精锐之师,那是完全有道阵修行者组成,尽管人数不多,但实力依旧不敢小觑。

  “不知道,我原本只是一名散修,加入道阵宗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对于道阵宗的情况并不是很清楚。”苏败轻声道。

  “那难怪,其实所谓的修行军诀便是一门修行之法,只不过它比较特殊,比如我所统率的朱雀卫,他们修习的便是朱雀战诀…”徐帆轻笑道。

  闻言,苏败顿时来了兴趣,他可是亲眼目睹过这四支军队的战力,“这修行军诀能否让我看下。”

  “当然可以,君上,这是朱雀战诀,这原本是四象皇朝的修行军诀,不过随着四象皇朝覆灭在妖魔手中之后就被吾皇所得到,朱雀卫修习朱雀战诀的时间尚短,直到现在我等都未能发挥出其真正威力。”徐帆取出一枚古朴的玉简,玉简通体血红无比,好似玛瑙一般晶莹剔透,他双手捧着玉简,恭敬无比的递给苏败。

  四象皇朝,血荒城的旧址就是这座皇朝的帝都,在太荒域中也算排的上号的势力,不过这样的庞然大物依旧被妖魔所覆灭,可想而知妖魔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怕。

  苏败伸手接过玉简,入手微热,好像在握着一块暖玉,旋即他真元顺着指尖灌注自这枚玉简之中,玉简上原本暗淡无光的纹路顿时迸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同时,苏败的心神立即沉浸在这枚玉简之中,一道道画面顿时如潮水般在苏败的脑海中涌现而出,伴随着滔天的杀伐之意。

  那是一副血染的画卷,骨若秋草,无数断臂残骸翻滚,到处都是刀光枪芒,贯穿了整个天地,其中最引入瞩目的是一只朱雀,那只朱雀足足有数万丈长,通体萦绕着血色火焰,一道又一道古老的符文在它的身周闪耀着,蕴含天地至理,引动天地威能,它舞动天穹,巨大的双翼如两柄巨大的天刀般划过虚空,简直是要将这方天穹击碎,无情收割着厮杀的双方。

  很快,那厮杀的大军齐齐被覆灭,天地间就只剩下这只朱雀,展露着它的无敌之势。

  而就在此时,那朱雀身影徒然变得虚无起来,消散于天地间,露出黑压压的一片身影,那是一支军队,足足有数十万之众,他们全身披着如血般猩红的战甲,手中持着烈焰战枪,一缕缕若有若无的火焰在他们身体周围萦绕着,这是一支无敌之师,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矗立在那里,天地都在他们的脚下颤抖着。

  画画浮现到这里,便破碎开来,化作一道道古老的字体在苏败的脑海中浮现而过。

  朱雀战诀观想之法…

  饶是以苏败如今的实力以及眼界也不得不惊叹这是一门不凡的修行之门,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世间竟有如此异想天开的修行之法,它的修行极为特殊,修行的时候需要先在自己的脑海中观想出朱雀,以此勾动自身的血气,淬炼己身,正以一种特殊的修行之法修炼,当这些人汇聚一起,同时催动朱雀战诀观想之法的时候,便能以自身的血气,便能凝聚出所观想出的朱雀…

  在苏败看来,这更像是一门道阵,只不过这道阵被分为无数小部位,然后每人只要修习其中一部位,当他们同时催动的时候,就能催动出道阵之法。

  不过,想要修习道阵的话需要极高的天赋,而这朱雀战诀观想之法却不需要,唯一的条件便是修行者自身血气必须雄厚,不然的话,修习起来,稍有不慎者肉身就会气血不足,最后枯竭而亡。

  除此之外,这朱雀战诀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求修行者的数量有两万之众,只有这般才能发挥出朱雀战诀的真正威力。

  “很不错的修行法门…不过要是培养出一支这样的精锐之师,付出的代价也极大。”苏败睁开双眼,将朱雀战诀还给徐帆,他没有去看其他的战诀,不出意外,修习之道应该是如出一辙。

  姜唯点了点头,他自身也在修习青龙战诀,深有同感道:“嗯,在太荒域中能培养出这般精锐之师的也只有那些大势力,以他们的底蕴才能承受的住,我等这四支大军终究还是差了些火候,幸好这里最不缺的便是妖魔,妖魔的血肉蕴含极为雄浑的血气,我等平日里便是猎杀妖魔,才勉强运转的开来。”

  妖魔的肉身都是经过无数岁月修行的,其内蕴含无比雄浑的精血,远远超过大荒中的凶兽,这一点,苏败自然清楚,不过他突然想到了徐帆等人先前所说的伤亡情况,不由问道:“我看上面所说修行的人数至少不亚于两万之众才能发挥出战诀真正的威力,现在青龙卫、朱雀卫以及白虎卫都不足两万之众,特别是青龙卫只剩下九千多…咱们可有预备役人员呢?”

  “没有,不过咱们血荒城最不缺的便是修行者,只要我们手上有足够的修炼资源,短时间内便能招到人,补全四卫…”姜唯微微摇头,他们固然坐拥血荒一城,也对城内的修行者征收一些修炼资源,但这些修炼资源加上他们自身猎杀的妖魔,就足够四支大军的修行,哪里有资源去准备一些预备军。

  “没错,血荒城内的大多数修行者对吾皇感恩戴德,当初很多人都愿意加入四军,不过奈何碍于修炼资源的限制,就只招收了一部分。”徐帆眼中露出些许犹豫之色看着苏败,最后硬着头皮道:“君上,这次斩获的妖魔足足有数万之众,能否拿出一些来奖励血卫军,同时重新招纳一些修行者来补齐四军的空缺…”

  “我看起来就像那么刻薄的人吗?”看着徐帆小心翼翼的样子,苏败不由笑骂道。

  闻言,徐帆四人都是露出尴尬之色,对于眼前的苏败,他们也只是刚刚接触,对于后者的性子并不算了解,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后者必然重情重义,否则的话也不会独身一人便闯进血荒城,无惧道门的埋伏,这也是他们愿意尊苏败为君上的原因之一。

  看着四人那尴尬的样子,苏败也不再打趣,而是朗声道:“就这样,这次所猎杀的妖魔肉身和王道金丹都拿出来,平分给你们四军,好好犒劳下大家,至于皇道金丹的话另外处置,在四军中选拔出一些资质较高有机会问鼎皇道或者功劳较大的人赐予皇道金丹。”

  闻言,姜唯四人都傻眼了,有些难以置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苏败这是将这次的战利品,全部都赐予下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