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383 随手涂鸦的后续

作者:小小沙丁鱼更新时间:2018-04-29 07:57:54
  死域也许依然在扩散,但不管是速度还是力度都已经受到了极大地削弱——这是水馨在眨眼之间就得出来的结论。

  毕竟她亲身体验过,黑龙融入地面以后,死域的那种“力度”,不但是她自己的实力受限,没看任道台这么个大儒、文心在进入死域之后,都硬是僵直了好一阵子么。

  水馨都飞出上万米去了,任道台都没还没有彻底恢复行动力呢。

  很明显对那地方的抗性和意志力有很大关系。

  水馨成就剑心的过程,是对意志的极大淬炼,任道台虽然身为大儒,但受到的意志考验却反而不比她这样的。所以,水馨一个剑心才会表现得比道台强得多。

  但一干正气级别的儒修,意志更不可能和水馨相比啊!

  任仲不可能那么丧心病狂的让一堆人去送死。就算是他的脑袋出了问题,跑过去的张知秋也不至于那么做。

  那么,那座山脉之中,还会留着什么线索么?

  水馨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却发现这种事真不好说。

  之前她脑洞大开的在地图上画了一条龙,此后在进入卧龙山脉的中部时,察觉到动物气息分布的问题,在她所画龙身的位置上打了个洞——然后还真的找到了一条通向卧龙山脉深处的通道,并且在弧度和走向上和她脑洞大开画的图吻合。

  但是现在回忆起来,水馨其实连那个山洞是否真实存在都不敢百分百的保证。

  毕竟此后发生的事情非常明确地表明,那只黑龙外表的生物,在那个“伪领域”的帮助下,有操控空间、制造层叠空间的能力。不如无定海之前那个梦域稳定,但在奇诡之处却犹有过之。

  尽管最后他们逼出了那个伪领域并且让天劫的力量使之崩溃,但……

  那伪领域之前的运作原理什么的,不清楚;

  伪领域脱离了卧龙山脉地底之后,有没有在下面留下什么,不清楚;

  安锦那一类死在了卧龙山脉的知府剑心们,在他们死亡之前,做了什么,或者被控制着做了什么,不清楚……

  至少,最后那个在君兆跟前自爆的白衣金丹,应该就不是从伪领域中跑出来的。

  而是真切在卧龙山脉的某处,接应到了甄婉秋两人。

  总而言之,整个卧龙山脉的疑点还有很多。

  确实不能肯定,一定就没线索留下了。

  水馨当时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过,因为内外的各种原因,她没留下来继续探索而已。而且,没有了战斗的话,更为细节性的探索,她其实也没那么大兴趣了。否则,“林冬连”这身份能不能抵过作死之心,还真是一件说不好的事情呢。

  现在看来,任仲也同样没兴趣或者没精力做那些太细致的东西。

  而这些准备分配给低阶修士的任务,却又比水馨之前想到的,多了一些重大而现实的意义——看着已经和卧龙山脉附近至少数百万人的性命息息相关。

  甚至,可能和更多人息息相关。

  想想看,之所以坚称是“变异龙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也是在稳定人心吧。

  变异龙孽,和卧龙山脉有关,只会传染那些在卧龙山脉住久了的人……

  那么,中云道更远一些地方的人,是否就能安心许多呢?

  被征召的时候,是不是就会少几分顾虑之心?

  不至于恐慌动摇到想要逃亡。

  如果是干脆就和龙孽没了关系的“新毒素”,有可能感染更多与卧龙山脉无关的人士,哪怕目前依然没有无关人士遭殃……想想那画面还是太美。

  &

  “那死域应该不会太危险吧。”

  “肯定不会,如果会,也不可能让一群才正气的儒生都有资格接啊!”

  姚家大院的议论中,显然也有类似的意见。

  饶是如此,却没人通过终端,让夏曦去接这样的任务。

  “没有太大危险”,这只是一种推断。

  夏曦毕竟是夏家重要的后辈,有天赋而且努力的那一种,如果是因为他们的怂恿而出了什么问题,那就和夏家结下了仇恨。

  在这里提出意见,连瞒都瞒不过去。

  但是,他们这里没有提,屏幕之中,却已经先有人做出了决断。

  这个人,是之前显得十分警惕的宁朔。明明他之前还提出要炼丹的。

  “我接这个探索卧龙山脉的任务,在哪儿登记?”

  夏曦很震惊。

  “为什么!?”夏曦想了想又道,“我倒是想先找到姚三郎他们,先问清楚情况再说。”

  宁朔笑着摇摇头道,“我们只是一路来此,夏公子不会觉得在下,还能继续和您一起行动吧?”

  “啊?”夏曦想想,明白过来。

  不是宁朔愿不愿意的问题。

  他自己也确实是无法为这个认识不久的道修提供担保。姚清源几个是已经确认,在卧龙山脉的变故中做了不少事情的人。连他自己都不敢说一定能见到这几位,就别说宁朔了。

  到底有人在终端上写出了一条字幕,“夏兄你去找姚三郎,把傀儡鸟给那小子啊!”

  倒不是说大家对姚三郎没有期待。

  而是可以想见,现在的姚三郎不是那么好见的。就是能见到,他身边的警戒也肯定不一般。这傀儡鸟要是带过去,只怕立刻就会被发现吧。毕竟又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就算是第一次出现,这直播的本质依然是一种远程通讯,只不过更稳定、更强大、更及时、而且动态连续。

  在短时间内出现,根本就没经历什么真正的革新。只是原有远程通讯技术的一种延伸。

  之前没出现,少的是运用的脑洞而非技术——而且确实,十分昂贵。

  不可能瞒住高手的。

  甚至很多禁制都能直接隔断。

  “而且……”宁朔继续道,“夏公子,你是个儒生,我却是个道修。首先,姚公子并不能给我什么指导,对于我们道修来说,有些机缘,只要撞上了,就总得冒险去拿的。”

  “机缘?”夏曦再次发懵。

  “你看看酬劳。”安元辰嘲讽的道。

  夏曦看了一眼。

  这个任务宽泛而酬劳丰厚。只要愿意接下任务,就有好几瓶筑基能用、效用不同的丹药,两个阵盘和一个灵器,有选择的那种。能找到任何一种“变异龙孽”的解毒要素,还另外有丰厚的酬劳。

  就是夏曦,看到这样的酬劳,其实都有些动心。

  “北边的散修,比南边的散修……”安元辰想了想,“唯一的好处在于,他们更安全。然而,对一些人来说,这未必是好处。”

  他好像忘了宁朔这会儿的身份是门派弟子。

  但坦白讲,北方的道修门派弟子,和散修真差不了太多。门派能提供的好处太有限了。

  ——就是那几个凡人武者,都有些跃跃欲试。

  他们同样是门派弟子,而非官方培养的士兵。

  武道门派的待遇肯定比道修门派好太多。但除了先天兵魂都是以后天兵魂为唯一目标,这是一种必须要学会找死的职业。

  就有个武者问迎接人员,“我们可以接这种任务吗?”

  迎接人员道,“我建议你们不要。虽然听说那片死域,只要是经历过‘破妄’考验的都能尝试。但也说不好卧龙山脉里还残留着什么样的危险。重要的是,你们无法驱使灵器和阵法,而你们能用的丹药,民众基本都能用——所以你们领这样的任务,可没有什么后勤保障。”

  “等下!”夏曦忽然觉得哪里不对,“我从这个方向看卧龙山脉,还能看得到植被好吧!那是幻术吗?那个什么死域,难道已经扩张到整个卧龙山脉了吗?”

  “哦,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之一。”接待员说,“为什么要特意强调‘死域蔓延’?死域的起点是金峰府,距离这里有相当遥远的距离。没有扩散到这里来,但是按照任道台任大人的说法,整个卧龙山脉中,都在不定时的,无法预料的出现大小不一的‘死域’。从卧龙山脉顶上看,就像是一片森林中,出现一个个突兀的黑斑。”

  商人出身的接待员,言语清晰而有条理。

  将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完全不像之前还在路上的时候,有那几分言语含糊的样子。当然,进入营帐区之后,想要走人也是难了。除非不想再在北方混下去。

  “哦,我还是接这个任务,还有更详细的指南吗?”宁朔问。

  迎接员指了指一个方向,“那边有。事实上卧龙山脉除了‘死域’之外,剩下的危险,就目前所知,也就是一些动物了。很多动物似乎能提前察觉到死域的出现并且提前逃离。但这造成它们必须重新争夺地盘,会比较狂躁。此外,在卧龙山脉中心地带,出现了一个大型的灵气区域,虽然灵气浓度正在降低,但速度很缓慢。催生了一批妖兽,可这些妖兽在灵气消失前是不会离开那个范围的。”

  宁朔礼貌的谢过,然后对两个同行者道,“那我去接任务了。”

  安元辰想了想,“我也去。”

  ——安元辰觉得自己不是很想去见姚清源,一直就不怎么想。

  “啊?啊?那我也去啊!”夏曦顿时也转了念头。

  &

  “咦?夏曦这么离不开同伴吗?”水馨有些惊讶。

  “嗷嗷!”因为地方还算空旷,水馨坐下以后就放出来的小白,爪子搭在了长椅上,附和了水馨的意见。

  “不是。”阙庭香笑得有些古怪,“你没注意吗?刚才那迎接员已经告诉夏曦,姚三郎晋升了。”

  水馨想了下,好像还真是这样。

  但那时候她走神来着。

  当时傀儡鸟的镜头,也没有落在夏曦的脸上。

  “所以夏曦是不想去见姚三郎。”

  “他们关系不好吗?”水馨回忆了一下之前在山海殿里的相处,觉得这两人的相处还算自然。

  “没有不好。不过,他们本来应该参加同届科举的。之前也算是同级学生——你懂吧,这里的人随便换一个过去,只怕都不是很乐意立刻见到姚三郎。”

  阙庭香此话一出,旁边立刻传来好几声低低的咳嗽声。

  &

  不管夏曦是什么心态,他还是跟着宁朔两人跑去接了任务。被指定了一个方向进入卧龙山脉。尽管这个过程十分简陋,就连所谓的事前补给也是在卧龙山脉脚下设立的补给点领取,但不得不说,这依然是大院子里面的众多二代们没有经历过的一幕,所以他们依然看得津津有味。

  剑修们严肃一点。

  尽管他们不在现场,可他们也想知道,这样远距离的观看别人的亲身经历,对他们有没有什么“经历”的效果!

  水馨当然对这种简单的任务领取不感兴趣。

  注意到了剑修们的严肃,水馨传音问阙庭香,“说起来,我这两天没看到赵楚他们?”

  他们都知道她的身份的。

  不至于因为林氏目前的微妙处境而不出现吧?

  “他们?你当他们会长留此地么?”阙庭香道,“山海殿的事情,他们这几个人都隐约摸到了一些关键。留在曲城,是没办法成就剑心的。之前不走,只是因为走不了。之前你‘闭关’的时候,他们就走了。”

  “去海疆城?”

  “肯定的啊。当时可不知道卧龙山脉的事情会走到现在在这一步。”

  水馨点点头。

  也是,那几位,她也觉得是有望剑心的任务。有望剑心,就必要要去找成就剑心的机缘。

  屏幕内,夏曦已经是兴致勃勃了。

  他毕竟是货真价实的第一次出门历险,第一次执行任务,看什么都新鲜。不像宁朔安元辰,那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了。

  这会儿,夏曦拿起了一张地图,刻意的对着傀儡鸟的镜头展示了一下,“你说这就是剩下的线索?”

  负责任务登记的人点了点头。

  水馨隔着屏幕看到那张地图,却是整个人都囧了。

  那是她在金峰城里,随手画的地图喂!

  就是那张画了条盘龙的地图的刻印版!

  “去画着龙身的地方找?”夏曦再次确认。

  “顺带,现在出现的死域,都在龙身的上面,或者附近。这也是个线索?”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