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0062章武星矢

作者:点滴水更新时间:2017-09-10 18:58:51
  李世浩根本来不及躲开了,也无力反抗,红色的朱雀图瞬间将他笼罩在内,他的头顶上,朱雀神鸟的一双冷峻的双眼看向了应道真君,应道真君只感觉心底升起一道火焰一般,把他烧得满头大汗,怪叫连连地闪身飞到了塔外,如同尾巴着火的野兽一般,怒吼的声音响砌云宵。

  璀璨的夜空之下,一道凭空出现的人影挡住了应道真君的去路:“阁下是哪路仙人?在下从玄武之地而来,寻找兴武派的吴木真长老。”

  应道真君强自压下心中的怒火,惊骇地看着来人。

  来人披着一件深黑色的披风,随风飘展,修为深不可测,一双眼睛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闪烁着异常的光芒,让人望之生畏。

  “你……你是无法仙!”应道真君猜测。

  来人点了点头:“你刚刚为何慌张乱叫,打破这宁静的夜晚?”

  “下仙失礼,下仙正是兴武派的掌门,应道真君有礼了。”应道真君在空中一揖到底,显得颇为恭敬,“吴木真正是门下长老,上仙又是从玄武之地而来,一定是收到我们的求救信了,说来惭愧,在下刚刚正是被奸人弄得如此狼狈,实在见笑了。”

  “什么?信中所说的奸人已经找到了吗?在哪里?”

  应道真君的心中狂喜,一张脸更是扭曲得丑陋无比,伸手一指天地之间的黑色大柱子说:“就是那里~!我刚刚逃出来,他应该没走。”

  “带我去看看!”无法仙直接一道力气将应道真君包裹在内,飞行变得无迹可寻,如同会瞬移一般,按照红光的指示飞进了兴武塔内。

  李世浩才刚刚击溃应道真君的一百二十八道剑气,全身好像藏在一团巨大的红色火焰里面,烧得过道尽头的空间里一片火热,猛然看到应道真君再次回来,身边还多了一位神色冷峻的男子,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奸人!你死到临头了!”应道真君恶狠狠地说,随后又看向了无法仙,“上仙,就是这位奸人,他杀我妻儿,害死我兴武派无数弟子,奸掳**,无所不为,你要为我作主啊!”说着已经是泪流满面,重重地跪倒在地,即使是李世浩也有那么一瞬间被他骗到了,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这位仙人,请听我一言。”

  “师兄!什么事?”过道的出口处,红光下,王美淇和几位少女已经走了出来,王美淇问李世浩的同时,也发现了应道真君:“臭真君!你来这里什么什么?”

  “快退回去!”李世浩突然大声呼唤,担心神秘仙人会突然发难,他自然是看不出这位仙人的修为,但这位仙人的身上散发出阵阵危险的气息不假。

  王美淇眼见师兄神情紧张,不敢不听,又谨慎地退到了过道里面。

  应道真君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险:“奸人莫跑!”竟向过道里追去了。

  李世浩心中一惊,连忙挡在应道真君的身前,朱雀神鸟图浮现,一股奇热的大风直刮应道真君的面门,应道真君只感觉发丝正在燃烧,内心深处又升起了一团无名之火,根本无法靠近李世浩,只得气急败坏地退到了无法仙的身后,不管热风如何强劲,却无法对无法仙造成伤害。

  无法仙只伸手轻轻一拍,如同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一般,将李世浩拍飞了出去,李世浩重重地撞到墙上,体外红光涣散,他神色骇然,体内气血翻涌,却强忍着没有喷出鲜血来。

  无法仙的强大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的,他摔倒在地,一时间竟无法再次站起来。

  无法仙的仙号是武星矢,是一名一级无法仙,面对一法仙的李世浩,他一招就可以杀了,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他隐隐觉得此间的事情有着不正常的味道,他阅人无数,单从面相来说,李世浩根本一点都不像奸人,反而觉得应道真君才像,他在凡务所接了这封求助信,是本着助人为乐之心来到了这里,而且写信人是吴木真,而不是应道真君,他不可能单凭应道真君的片面之辞就痛下杀手。

  王美淇还没退远,一见师兄被拍飞,又立刻走了出来,她神色担忧,一看到李世浩嘴角的血液,就忍不住哭了出来,扶着李世浩站起来之后,勇敢地挡在身前,脸上绝无任何惧怕之色:“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伤我师兄?”

  “这位仙友说你们杀了他的妻儿,可有此事?”武星矢并不急于动手。

  “上仙!这奸人身怀朱雀图,应当尽快诛杀才是,我对天发誓,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如果敢欺骗仙人,我死不足惜,如果让这奸人逃了出去,只会为祸人间的啊。”应道真君说得“真情流露”。

  王美淇据理力争:“你胡说!我师兄从来没杀过人,人都是你杀的,我和妹妹们都可以作证,你先是杀了自己的妻子,然后又杀了你的情人,现在又想来杀我们,你才是为祸人间!”

  武星矢心下犹豫,看着激烈争辩的两人:“好了,在事情弄清楚之前,我谁也不会杀,这位姑娘,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位仙友杀了人?”

  “有!我们有人证可以证明他杀人。”

  李世浩已经站了起来,擦了一把嘴边的鲜血说:“这位仙友,你别听信了应道真君的谎言,事情是这样的……”他把应道真君的杀人的动机又说了一遍。

  应道真君静静听完,突然仰天大笑:“故事编得不错,你有人证,难道我就没有吗?我派上下都可以证明是你们用阴谋杀了我妻子,又杀了峨林师太,上仙,你莫要听他们妖言惑众,他一个男的和这么多青春少女住在一起,他就是个奸人,你看不出来吗?”

  “放屁!我师兄只是在门外保护我们,从来没有进来过,你大半夜为什么来这里,难道不是想干坏事吗?”

  “小妖女,任你口齿再伶俐,也别想开脱罪名,杀人偿命!拿命来!”应道真君踏前一步,就想要偷袭。

  “且慢!”武星矢及时阻止了,“我已经说了,在事情没有明了之前,不得杀人,我看还是来一场公开审判吧,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你们看如何?”

  李世浩说:“自当如此。”

  “哼!难道我怕了你们吗?”应道真君面不改色地说,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如此甚好,由我玄武之地武星矢做裁判,明日清晨时分便开始审判,你们都各自回去准备吧,杀人者,人恒杀之!”武星矢的语气严肃,为人刚正不呵,应道真君知道此人修为强大,不敢反抗,李世浩则非常认同他的话:“前辈说得对。”

  应道真君当先飞向了塔外,武星矢随后飞出,随后他的声音传来:“谁如果胆敢逃跑,大可试试,我武星矢追到天涯海角也会追到你。”

  飞行中,应道真君心中一突,因为武星矢的话已经断了他连夜逃走的想法,只得乖乖召集五大长老,开始商量审判的事情。

  吴长老听到玄武之地的救兵已经来了,没有丝毫高兴,看到应道真君说得吐沫横飞,青筋暴现、一双金鱼突出,只感十分厌恶,这两天来,应道真君和峨林师太杀人以及峨林师太被杀的画像到处都是,他早就怀疑了:“应掌门,夫人到底是不是你亲手所杀?”

  应道真君正在安排明天审判的时候应该怎么样怎么样,岂料到吴长老突然这样问了一句,顿时暴跳如雷:“吴长门,你这是在搅屎,杀人凶手还在呈奸作恶,我们应当以诛杀奸人为重,你岂可在这里胡言乱语?”

  吴长老平静地说:“如果不是你就行了,杀人者自取灭亡,我们行得正坐得直,何必害怕被人诬陷?”

  “我不是说了吗?我们一定可以揭穿奸人的阴谋的,我也没有害怕,对于这种奸人,我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应道真君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又十分激动,容不得人不信。

  偏偏已经没人会相信他,只是表面上不说出来而已。

  武星矢躲在房外,把应道真君和五大长老的话都听在耳里,但他仍然不敢相信应道真君会杀了妻子的事实,因为即使他数千年来见过无数凡间惨事,也没有遇到多少这种丧尽天良都无法形容的惨事。

  他只好静观其变,再也没听到有用的信息之后,又飞回了兴武塔,试探李世浩一方的动静。

  李世浩受伤不轻,王美淇再怎么任性,也不得不扶他到其中一间房间里休息,房间原本住着的少女很热心地让出了房间,她说:“让师兄住这里吧,我和小荷姐姐一起睡就行了。”

  王美淇感激地说:“谢谢你,妹妹。”扶着李世浩来到了床前,李世浩闻到一股少女的清香,精神一震,心想:岂可睡人家女孩子的床?重伤好像已经好了大半:“美淇,你放开我吧,我已经好多了,我在外面打坐休息就行了。”

  “都吐血了,我明天得煮点补血的汤给你喝才行,如果在玄武堂就好了,我可以叫师姐师妹帮忙,这里又没有厨房……”王美淇担忧地说,显得六神无主。

  李世浩十分无语:“不用那么麻烦,你看,我现在都好了,我出去了,你们早点休息,明天就可以把臭真君的恶行告知天下了。”

  李世浩说完,不顾阻拦,走了出去,王美淇仍然不放心,也跟了出去。。

  a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