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十章谁让谁惜福

作者:杨梅栗子更新时间:2017-08-28 23:34:03
  “做什么的?”

  林二郎非常郁闷地看着眼前这张一无所知的脸。

  这个呆子究竟是交了什么好运啊。

  如果不是因为要和沈芙交好,他们才不会这么费尽心机的想从林四郎的手中巧取帖子,而是直接豪夺了。

  林大郎看了林二郎一眼。

  林二郎只好打头阵。

  有林大郎在前,他是没有办法独享这好处的,只能给林大郎做铺垫,期望能分点汤喝喝。

  “四弟,长安城的学子们喜欢起社……”

  话还没有说完,林四郎就问上了:“二哥,什么叫做起社?”

  林二郎:“……”

  怎么什么都不懂啊?

  为什么这贼就瞧上了这个书呆子呢。

  又是赠银,又是赠帖子的。

  还是个雅贼呢。

  “起社就是类似于以文会友的意思。”

  “性情相合,兴趣相投的人在一起,列个章程,隔一段时间小聚一次,这就叫做起社了。”

  林四郎虽然不怎么赞同,但还是记住了外甥女背地里说他的话,闭住了嘴不再说嵩山学院的夫子训诫,免得惹两位哥哥不快。

  “长安城里学子众多,像我们这样的官宦子弟可以入国子监,也可以在大儒那里求学。城郊也有大大小小的学院,可供那些平民子弟求学。”

  一听国子监和大儒,林四郎的眼睛亮了。

  嵩山学院的夫子们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夫子们也曾经游过学。

  周游各地,体察风土人情,拜当地的大儒为师,增加见识,这是以后必须要做的事。

  他就忍不住岔开话题,开始打听起国子监的情况和长安城中的大儒来。

  林二郎起了个头,还没有说到南山文会,就被林四郎揪着问了许久旁的,说的口干舌燥,还没有扯到正题上。

  林大郎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大公子,老夫人派人来请您,说有事相商。”

  外面的小厮出言打断了这漫无边际的聊天。

  林二郎立即站了起来,“我也该走了,回去歇着,等有空了再来和四弟讲古。”

  他也累了一宿,再和林四郎扯这么久,身体真是有点受不了了。

  留在这里,这话题一时半会也扯不完。

  若是林四郎有什么别的想法,按照林大郎的脾性,还不得怀疑是他做的。

  林大郎和林二郎走出了海棠晓月。

  “你说四弟是不是真的这么傻?”林大郎问。

  林二郎撇了撇嘴,嘴上应付道:“四弟长期在外,不知长安城的锦绣繁华,难免见识少了些,又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这也是嵩山学院的学风吧。听说那里的老师喜欢格物致知,四弟不免……”

  林大郎想了想,轻笑出声。

  “倒是我想多了,你和他慢慢聊吧,文会还早。”

  “是。”

  林大郎带着人匆匆的去了,林二郎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瞧着他潇洒风流的背影,手上的折扇噗的一声打开,轻声哼道:“你的确是想的太多了。”

  “但也想的太少了。”

  ……

  “大夫人又吐血了。”

  “快去请陈院正。”

  沈二夫人听见沈大夫人的院子又闹了起来,冷笑了一声,“只怕我那好侄女又做了什么,让大夫人吐了血吧。大嫂什么都好,就是想得太多了。”

  心思重,不免就容易被外界一言一行所干扰。

  如今能够让大夫人吐血的事,除了沈芙再没有别的。

  当她不知道林府有人往这里送信呢。

  沈芙过得好,她的好大嫂就过得不好。

  不过,她乐意见到沈芙过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一旁的婆子献媚地道:“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愁断肠,大夫人苦心经营,却落得个老夫人厌弃,娘家不满的现状,实在是……”

  沈二夫人得意地将手里的瓜子壳丢在了案几上,悠闲地晃动着两条腿,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这才慢悠悠地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她就是想的太多了,不,也想的太少了。”

  心机深沉才能如鱼得水这么多年吧。

  一个小小的庶女,嫁妆都没有几抬,连她这个小门小户出来的都不如,也在沈府里混的风声水起。

  这能想的少吗。

  只是。

  风水从来轮流转,大夫人想要永享富贵,也不看看究竟做了多少好事,积了多少德,让老天护着她一辈子顺风顺水。

  这不就是想的太少了么?

  “要惜福啊。”

  二夫人的感叹到了晚间就传到了大夫人的耳朵里。

  “惜福?”大夫人的指甲又劈了一个。

  婆子端来药碗:“大夫人,您别动气了,何必在乎那小人得志的话。”

  “二夫人又何尝惜福过,她那个身份能嫁给二爷已经是高攀了,若不是老太君娘家侄女,她连沈家的大门都进不来呢,还一天到晚的和你斗。”

  沈大夫人听了这话,心里舒坦了。

  端过药碗一饮而尽。

  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