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五章刻骨的想念

作者:蓝羽然更新时间:2017-08-24 00:59:31
  九爷沉默不语,在吴行看来就是默许了他的提议,当下吴行抽出了慈云软剑,抵住了柳青冥的脖子。

  吴行可不跟他客气:“你这狗贼,让九爷杀你,我怕脏了他的手,就由我代劳,送你上路好了。”

  血沿着剑刃一滴滴滑下,柳青冥之前嘴上强硬,那是捏住了石定峰的软肋,现在要杀他的人是吴行,吴行的干练和果断,他是见识过的,也许石定峰不能杀他,但这个吴行绝对下得了手。现在他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只有石定峰了!

  柳青冥看也不看吴行,声音低哑地,对石定峰道:“九爷,我知道,不管我怎么逃,终究逃不过一死。方才你也说了,我这条烂命,根本没有支配的权利,既然你随时都可以来取,那就让我再多活一日,又有何妨?”

  “闭嘴!”吴行怒道,“死到临头,还敢谈条件?!”

  “吴行,让他说。”石定峰突然开口,吴行方才有些不甘地剜了柳青冥一眼。

  “九爷,你我斗了这么些年,回头想想,你累,我也累,襄儿若是知道过去五年所发生的一切,想必她也会替你感到累,大家都累了,不如今日一次做个了结。”柳青冥叹了口气,“现在我只有一个请求,再给我一日时间,让我和田湘儿好好道个别,安顿好她,之后我会离开湘儿,任凭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当然,今日所发生之事,我一个字都不会对湘儿提,如何?”

  “九爷,万万不可答应,此人之狡猾,你我早有见识,难保这不是缓兵之计,等我们放了他,他再寻机逃走。”吴行自从跟着石九爷追查柳青冥的下落以来,最盼望的就是抓到柳青冥,灭了他一了百了,柳青冥若真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又怎会足足耗费他们五年时间才寻到踪迹?此人惯会装,哄人的方法一套又一套,他就怕九爷上当。

  石定峰眸深若海,看不出一丝情绪,柳青冥目光转到吴行的身上,自嘲地笑了一声:“我都成了废人,如今连说话都吃力,还怕我会从你们眼皮子底下逃走?你倒是教教我,没有法力,我怎么逃?”

  “你当年可是魔宗少主,身上重宝无数,谁知道你有没有留什么逃命底牌,你哄别人也就罢了,还想哄九爷?”吴行气极冷笑。

  “那我自愿发下血誓,如何?”柳青冥有些艰涩地开口,今时今日他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的耻辱,他发誓再也不会有了!

  吴行刚想开口,只听九爷道:“你把七毒蛊服下,我便准你多活一日。”

  七毒蛊,是一种魔界最毒的毒蛊,是用七种毒花饲养长大的蛊虫,除了九爷之外,任何人都无药可解,也无法操纵毒蛊的行动。只要柳青冥服了七毒蛊,等到一日过后,九爷再用蛊令即可命蛊虫毒杀柳青冥。

  吴行顿时无话可说了,死死盯着柳青冥的反应,他知道柳青冥骨子里控制欲极强,从来都是他控制别人,命令别人,何曾被人控制过?恐怕很难答应!

  出人意料的,只听柳青冥点头道:“没问题,就冲着我释放毒蛊吧,定不会叫你们失望。”

  没看清九爷是怎么做的,柳青冥的额头就如点了一粒胭脂,红红的,格外醒目,衬得他一双凤眸艳丽逼人。

  吴行放下心来,见九爷进了破庙,他剑尖往柳青冥喉头送了送:“给我老实点!”

  柳青冥忍着经脉里的剧痛,抹去嘴角的血丝,剑上血光衬得他脸颊红艳艳,笑容透着几分凄美:“哼,此刻见了湘儿又如何?湘儿绝不会认他的。我就是要让他,承受爱而不得的痛苦。我所尝过的痛苦和煎熬,我要他全部尝一遍。”

  吴行剑柄一转,直接把柳青冥敲晕了过去:“死到临头还嘴硬!”

  石定峰走到了田湘儿身前,沉睡中的少女面容是那么陌生,但是一想到她就是记忆被封印了的襄儿,他心中仍是克制不住地泛起了万般的柔情与怜惜。

  他不擅外露感情,也不喜欢把对一个女人的爱,轻易地表现在世人眼前,但是洪宁襄的元神被柳青冥夺走,为了寻回她,他不得不动用各方人力和物力,自然避免不了地,让世人知道了他对她的情,对她的深深眷恋。

  只可惜,他是直到失去洪宁襄之后,才一点点逐渐意识到,他对她的感情有多深,深到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倘若他早一点意识到,早一点挽回她的心,或许他和她不至于走到今日这一步。

  本来他应该带着小石头一起来寻她的,但是他忘不了五年前,她对他的误会,对他的恨,倘若他贸然带小石头过来与她相认,她会不会根本连孩子都不愿意承认?更别说认他这个还未拜堂的夫君?

  所以他忍住了,暂时把小石头留在了魔宗,他要等到襄儿原谅了她,接纳了她,才可以让她和小石头见面,否则真不敢想象,到时会是如何混乱的场面。但他相信,会有那一天的,他和她,还有小石头,一家三口,相亲相爱,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不知何时,石定峰已经把田湘儿抱在了怀里,他将头埋在她温热的发顶,深深感受着她的温暖,感受着她的气息。虽然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全然陌生的身体,但是那又何妨?等他将来帮她找回失去的记忆,等他求得她的原谅,他相信,她会重新接纳他的。

  若不是怕吵醒了怀中的少女,怕伤到她,石定峰几乎恨不得将她按进自己的身体。

  过去五年,有很多次,他都在梦里梦见了她,和她无尽地缠绵,若不是那一场又一场极致淋漓的春梦,他真不知自己该如何渡过没有她的日子。如今她就在眼前,却已然是一个陌生人,让他刻骨的思念,竟是无从宣泄。

  忍了许久,他才轻轻放开她的身体,颤抖的唇,只敢轻轻地,在她眼睛上,落下一个吻。

  这个吻,虽如羽毛般轻盈,却仿佛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长久以来暗无天日的心情,好似终于豁然开朗,让他一直紧锁的长眉缓缓舒展了几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