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五十六章第二次较量

作者:连天红更新时间:2017-08-26 03:06:40
  “人阶七成,真是光之奥义人阶七成!”战晨激动得热泪盈眶,真是“踏破铁皮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自己的突破只在一瞬间!

  能够这么快就突破光之奥义人六成也是战晨始料未及的,不过细细回忆起来,他又似有所悟,其实自己一直在速度上与敌人较量,而正是有了如此积淀才使得突破变得简单起来。

  突破以后,战晨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他已经自觉得不输于当时的聂振坤了,甚至还幻想着再与之一决高下。

  掌握极光步的同时,他也掌握了极光指,这是战晨掌握的第一套指法,它具有出招时间短,爆发力强,消耗低的特点,只要随手一点就可以从指尖射出一道灼亮的光束,射程达数百米远,可以轻易洞穿仙者的**。

  掌握了这个绝招,对于战晨来说又有了一个天大的惊喜。因为它的速度甚至比他一直在使用的惊魂一击、迅龙一闪等更快三成,而且可以连续发射。

  为此,他还做了实验,自己能做到一口气施展十指,而仙元总量足够施展这一招数百次,用它完全可以取代一般剑法。美中不足的就是极光指的威力还稍显欠缺,只能达到惊魂一击的一半。

  掌握了极光步、极光指,也正式确立了战晨的战力已经迈入了精英弟子之列。不过道术《极光》的奥妙绝不仅仅只有这些,他对于这本道术的研究可以说只是初窥门径,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因此之后的日子,他隔三差五地都会抽出时间来钻研、温习这套功法,以期温故而知新。

  这一段日子显得波澜不惊,不知是为何,在华英宗宗门被破以后,不论是正道同盟,还是他们的对手尸魂宗,都一时没采取太大的行动,但双方仍处在紧张的对峙中,所以战晨也一直处在待命状态,这正为他的闭关创造了有利环境,不久之后战晨就开始重新开炉炼制丹药,有了大量九转金丹的辅助,他修为提升的速度要是同阶的十几倍。

  转眼间五年时间就缓缓过去了,战晨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修炼生活,他的修为也逐渐向着窥元大圆满的瓶颈迈进,只是毕竟他突破窥元高阶的时间距离现在还太短了,而通常入道强者突破一阶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除非遇到什么奇遇,否则就不可能出现跃进式的增长。

  战晨也时常憧憬像聂振坤那样获得奇遇,但是也只是偶尔想想罢了,因为他非常清楚,在获得奇遇之前,他只得脚踏实地。

  最近似乎又有一些灵鹤派弟子在天渐山和征西城之间调动,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他还是照例两点一线在自己的宿舍和远离征西城的那片密林中往来着,不是在巩固提升修为,就是在习练道术《极光》或《游龙御剑术》。

  他似乎找的了门径,已经将光之奥义提升到了人阶七成的巅峰了,似乎仅差一线就可以突破。然而这临门一脚很难,需要某种契机,甚至是一次顿悟。

  一天战晨照例在密林中练剑,突然感到有种被窥探的感觉,不由停下手来,环顾四周,高声朗道:“是什么人?赶紧出来吧!”

  话音刚落,便听到从周围的树丛中传来一阵熟息的大笑,紧着一道迅影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窜出,一晃眼就出现在战晨的跟前。

  战晨盯着他,只是愣怔了一下,便面色如常了,说道:“果然是你,聂振坤!”

  聂振坤见战晨没有惊讶,反倒有些不解,问到:“战晨,你好像早就知道我会在这里出现一般,真是奇怪了,我的行动应该除了我以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战晨缓缓答道:“我并不知道你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自从上次在内门大比中败给你之后,我就一直以你为假想敌而在不断变强着,因为我非常清楚,你我之间还有一战,因此,你在任何时候出现,我都不会惊诧!”

  这回轮到聂振坤愣住了,随即露出嘲笑道:“没想到你这么看得起我。”

  “不能不重视,因为当初将我们送进灵鹤派的陈松和周仁二位师兄都已经失踪了,想必都是你的杰作吧。”

  “不错,都是我亲手送他们下地狱的,因为他们曾经侮辱过我,罪不可赦!”聂振坤狠狠地说道。

  “但是我呢?我当初还向你施以援手,你不会不记得吧?”

  “不需要你的可怜!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天才的施舍的,这就是对我骄傲的最大伤害!”聂振坤发怒了,不由叫了起来,接着又露出了残忍的笑来,说:“所有比我强大的人,我都要将他们一一踩在脚下!战晨,今天该轮到你死了,你死后下个目标就轮到卓霆,我才是内门最强——不,将来是整个万法大陆最强的存在!”说到激动处,聂振坤双手握拳,朝上挥出,仰天咆哮!

  战晨不禁摇了摇头,说:“没想到你的性格扭曲得如此利害,不要说万法大陆最强,你就连现在的我都胜不了。”

  聂振坤听了战晨的话,反倒恢复了平静,嗤笑道:“就你?我看你没怎么变化,修为还是低得很。只不过我最近才知道你跑到了征西城,在灵鹤派我动起手来还要考量一番,但是远在这征西城的密林中,你死便死了,没人会去查到底是谁杀了你。”

  “哼!为了杀我还真是费尽心思,你也就只懂得躲在阴暗处偷袭,从来不敢堂堂正正。”战晨不屑地一笑。

  “住口!胜者为王,你今天就乖乖的受死吧!”聂振坤发怒了,取出剑来。

  而战晨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第二次较量!之前,战晨虽热已经在假想中对阵过聂振坤无数次,但终究是假想,与实战完全没法比!

  “化影!”聂振坤大喝一声,身影就从原地消失了。

  而就在他身影消失的一刹那,战晨也变得激动起来,因为他终于能看清对方的动作了,这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极光步!”战晨一声暗喝,身体也跟着聂振坤动了起来,虽然他的移动速度还是要比掌握了高深影之奥义的聂振坤略逊一筹,但已勉强能够更得上他的步伐。

  “不可能,你竟然能跟上我的脚步!”聂振坤脸上露出了深深地妒忌,要知道战晨如今还只有窥元高阶修为,如果一旦让他突破窥元大圆满岂不意味着可以压制自己了吗?这是骄傲的他绝不容许的,他的脸部已经开始扭曲了,对战晨展开了疯狂地猛攻。

  树林之中,天上地下,两道光影不停地交织着,那是战晨和聂振坤对撞的身影,每一次交织都是他们地一次对招,总会激起一阵冲击波,狂扫树林,将附近的树木成片推倒。

  掌握了极光步的战晨,不仅在平地上能够高速移动,就是在空中也能短暂地做到穿行自如,这也是道术与武者所使用的步法最大的不同,对于仙者来说,对战将不仅仅只限于地面,还在空中、甚至水下、地底下,仙者的战场无所不在。尤其是到达仙元境以后,绝大部分地战斗将会在空中展开。

  战晨虽然还被聂振坤给全面压制着,但是依靠自己的强大的仙识、丰富的战斗经验、极光步的速度,还有时之眼的神秘能力竟能与聂振坤分庭抗衡不落败迹;

  而另一方面,聂振坤的心情却越来越糟糕,攻击虽然依旧犀利,但却开始露出破绽来,只见他又是一剑朝着战晨劈来,可是力道却用大了,身体出现了短暂的僵直。

  对面的战晨心中一动,一面施展极光步躲过他这凶悍一击,另一面左手捏作剑指,一指点出,口绽春雷:“极光指!”指尖绽放出灼亮光芒,使得对面聂振坤的双眼都不由一睬,就在这一瞬,一道金色光束以不可思异地速度击出,并命中了聂振坤的胸口,使得他不由发出一声惨叫来,胸口就多了一枚血洞。

  “得手了!”战晨眼中闪过一丝激动,马上指挥金羽剑向聂振坤脑袋割去,施展剑招迅龙一闪。

  然而,就在这一瞬,聂振坤胸口的血洞竟然迅速恢复如初,同时将手中剑抬起,喊道:“暗影血杀!”剑身上就绽放出一道黑芒,稳稳地架住了战晨的这一剑。

  这回轮到战晨震惊了,他急忙收回了剑与聂振坤重新对峙,并叫道:“不可能!我刚才明明已经伤到了你,你的动作怎么仿佛不受影响,伤势也好的很快。”

  此时,聂振坤眼中闪过一抹不正常的红光,笑道:“桀桀,刚才是我修炼的血印**发挥了作用,这种功法能迅速恢复我的伤势,你的那一指不痛不痒,恢复起来还不需要半秒。”

  “血印**?听这名字怎么不像我们正道门派的功法?”战晨眼中闪过了一丝迷惑。

  “既然你都要死了,我就不妨告诉你,你猜得不错,这是一种魔门功法,还是一种仙阶中品秘术,其原理就是在**上凝炼血印魔阵,然后用活人的血肉来祭炼它,血印魔阵能够吸收仙者的血肉精华,并作为能量储存在其中,等到战斗时受伤,血印就会自动被激发恢复伤势,甚至连一些致命伤恢复起来都只要一两秒,也不需要耗费自身的任何仙元。战晨,你知道吗?我的体内已经存有了一百个窥元境强者的全部精华,几乎等同于不死之身,你拿什么赢我?哈哈哈!”聂振坤张狂地大笑起来。

  而战晨的脸色却变得无比难看:“血印**,没想到聂振坤还修炼了如此邪门的功法,我该怎么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