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005

作者:凭空想象更新时间:2017-08-16 02:59:21
  慌乱的人群里,泉与旁人不同般的坐在那,他的手指正敏捷的在键盘上敲击着,表情非常冷静。

  对方既然是利用网络控制了学校的广播系统,那么就必定会留下痕迹,“还没一个人,可以逃过我黑白森林的追踪,起码,在网络上。”轻微的自言自语,可是泉也难得的,充满了自信,作为狂众的一员,他不想被称为累赘,他要所有人都知道,他一样也有着别人无法匹敌的能力!

  “如何,找到了吗,泉?”耳上的R2联络器传来了风疾略微着急的声音,时间不等人,这么拖延下去,局面会相对不利起来,更重要的是,风疾的原计划,会受到影响,“已经找到对方留下的蛛丝马迹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泉的眼不曾离开过屏幕,对方的入侵也非常的秘密,不过最后还是被泉发现了踪迹,他的脸上总算舒展开笑容。

  “风疾,发现对方的手段了,似乎是由某个预先编制好的程序控制的机器,通过校园内的网络控制了电脑,现在的位置是……”看着上面的坐标泉楞在了那,“在哪?”风疾激动的站了起来,“我们宿舍的楼顶……”泉倒是没想过,他们居住的地方会被那么容易的侵入了,“见鬼,就在我们的头顶?”风疾立刻调整了R2的联络频道,接通到了七寒那边,“怎么了,找到对方了吗?”七寒已经待命多时,他在车库里蹲了快大半天,现在,总算接到了风疾的消息。

  “目标就在宿舍顶楼,你立刻上去收拾了那家伙,时间已经很紧迫了。”风疾边说,人却走向了学生会大楼那边,另一边的准备,也必须要开始了,“上面的就拜托你了,收拾完后,就按照计划行事。”“我知道了……”没有太多的言语,戴上了面具,七寒已经闪进了宿舍的楼道内,此刻的大楼里,已经不见一人,不过,这样也方便了七寒的行动,握刀的手不禁紧了几分,在上面的,会有多少人呢?

  不及细想,手已经推开了天台的铁门,落入他眼里的,只有一台在孤零零的工作的机器,那应该就是控制了广播系统的工具吧?

  “没有人把守吗?”朝前走去,七寒不时打量起周围的环境,空旷的平台上,没有人的踪迹,“难道因为太放心,所以先撤退了?”正想庆幸的时候,七寒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那是种纯粹的杀意,就像把出鞘的刀,在无情的散发着那锐利的气息。

  “真是幸运呢,想不到你还活着。”那声音,自己似乎在那听过,猛然转回身去,天台的水箱上,正站着一个孤傲的人影,白色的长发随风飘动着,给人一种梦幻的美,白鸦,他正带死神的气息,降临!

  而他,看着七寒的眼神,是狂热的,手上那嗜血的长刀也已经出鞘,这个疯狂的家伙全身爆发出了惊人的杀气,危险,这是七寒的第一反应,而下一秒,白鸦的刀已经落到了眼前,动作,也是干净利索!

  “铛”清脆的碰撞声,七寒挥出了月莲赠送的长刀,可是在力量上,他完全比不过白鸦,被轻易的打退了好几步,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步,可是白鸦没有继续攻上来,“怎么了,之前那个魑魅给你造成的伤害,有那么重吗?”白鸦舔噬着手里的利刃,对自己的趁虚而入完全没有一丝的内疚,他要做的,只是打败鸦,他已经彻底的想明白了,既然正面没有办法堂堂正正的获胜,那么就不择手段!不管在如何的条件下获胜,对现在的他而言,都是一样的。

  “嘿嘿嘿哈哈哈,神果然是眷顾着我的,本来已经死了的你,又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现在,只要杀了你,我就是……独一无二的!”下一轮攻击,快的没有预兆,刺眼的光芒,滑了过来,很快,也很猛烈,而同时,七寒握刀的手却变的迟钝起来,他害怕,是的,害怕对方的杀气,在害怕的同时,牵动起了全身的伤口,剧痛,刺的他无法集中注意力,“将你,切成碎片!”暴虐的怪叫,还有慢慢侵入双眼的光芒,那是对方的长刀直直刺来……

  “如你所愿。”冰冷的话语响起在宽敞的空间里,七寒的长刀突然发力,抵挡住了白鸦的快攻,红色的头发与那银白的长发成了鲜明对比,面具下的深红双眼正散发着火焰般的光芒,“终于来了吗,真正的鸦,就让我,好好的招待你一下!”火焰的鹰从体内飞出,在空中盘旋起来,“焰诀·迟暮之色!”灼烂的火焰的开始从空中集中,然后成了无数的火鹰分身朝着地面落下,那是没有退路的攻击!

  “是红蛛的能力吗?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不可思议呢。”七寒没有躲避的意思,他在从容的举起手里的刀,“不过,如果连这样程度的攻击我都没办法躲开的话,我就没有资格再去挑战怪物了。”话音未落,长刀开始快速的舞动起来,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保护了他,火焰不断被击散,然后纷纷扬扬的落在地面上……

  “高速的出刀,竟然完全封杀了我的火焰……”白鸦的表情快速的变化起来,那是吃惊与不解,最后,转化成了笑,开始了疯狂的大笑,“很好,很好,这样,你才有做我对手的资格。”“资格?”七寒冷笑一声,轻蔑之色尽写在双眼里,对他而言,白鸦更本不够资格成为对手,“对于一个跳梁小丑而言,你有资格挑战我吗?”“小丑是吗!”白鸦额头上爆出了明显的青筋,双眼也逐渐充满了血色,“那就看看,小丑究竟是谁!”火鹰开始了哀鸣,那是由主人传递过来的信息,必死的觉悟!

  “湮灭地狱!”火鹰落在了白鸦的身上,火焰融合进了刀内,“咝”七寒敏锐的听出,那是烧焦的声音,只看见白鸦原本如同女人般美丽的脸上已经被火焰焚烧起来,可是他完全没有痛苦的站在那,他还在笑,那是报复的快感,那是种疯狂的执念,利用火焰刺激着全身的潜能最大的被激发,这是没有退路的攻击!

  “我要,杀了你!”疯狂的咆哮声里,白鸦俯冲过来,已经变的通红的刀身正面劈了过来,七寒抬手招架住,然后沿着对方的轨道,将刀送出,只是那么容易的一刀,白鸦胸口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激烈的射在了地面上,一切,开始的很快,结束的更快……

  “输了,我输了……”扭曲的脸上,已经绽放出了解脱的笑,“我输给了你,真是那么容易啊,原本,我以为获得了力量的我……”看着在不断朝外涌出的汩汩鲜血,白鸦默然了,自己,始终无法追上那个真正的鸦。

  “我啊,自从输给了东明后,就一直在想获得力量……”边说,白鸦已经走到了天台边沿,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将他全身的灼热气息一卷而走,可是脚边不断蔓延开去的鲜血却说明了他的脆弱,他的即将死亡,“为此,我自愿成为了红蛛,可是,红蛛并不自由,即使是在如今被解放的时代,我们仍然被政府监视着,然后,我杀了那些监视我的人……”说到这,白鸦感觉到了血液的剧烈流失,和眼前的模糊,“追求力量,就必将会付出代价,这是常理,可是,无论你如何追求,也是没办法战胜我的,我,是最强的!”那绝非是自大,那是种强大实力下的自信,七寒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在说着。

  “那么,和之前的魑魅比起来,你和他,谁更强呢……”白鸦很想知道,自己一种在憧憬的鸦,被魑魅打败时的感觉,“他很强,是没错。”想起了那个叫魑魅的男人,所施展的实力,七寒也有了一丝的胆寒,不过很快被驱除出了心中,他不需要懦弱,他要做的,只是勇往直前。

  “不过,再见面的时候,我会彻底的击败他,让他知道,谁才是最强。”长刀劈下,控制广播的机器被切成了两半,七寒似乎也完成了他该做的事了,“任务完成了,我也该去做正事了……”“你们,要和银狐为敌吗?”白鸦看着七寒走到了天台大门那,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我们的敌人,是世界。”侧着脸,七寒的声音淡淡的说了句,那个背影很高大,因为,他是真正的鸦,不被任何东西所束缚的鸦,自由翱翔的鸦!

  “你才是……真正的鸦……”白鸦闭起了眼,身体朝着楼下坠去,“活着,没办法成为像你那样的鸦飞翔,至少,我死的方式,可是追逐你一下……”身体开始在空中浮起来,坠向地面的刹那,白鸦想起了太多,他知道了,他不是因为讨厌鸦而追逐他的背影,只是因为憧憬罢了……可笑的憧憬……

  “轰”坠地的白鸦,被鲜血所侵蚀着,然后永远的合上了双眼……

  “报告,学校里安插的人,都已经被我们抓获了。”魑魅来到凌云浩跟前,满脸还是不能相信,那个鬼杰竟然把自己安排的那些手下的资料全部传给了凌云浩,这么做的交换条件竟然只是叫政府承认鬼杰的身份,“那家伙,不是与银狐结盟的吗?他又想玩什么?”晴悦对这样玩弄阴谋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好感,已经把鬼杰定位在了坏人的坐标上。

  “谁知道呢,不过这么一来,起码我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银狐的计划也打立刻水漂,这样不就够了?”凌云浩也不知道鬼杰的真正目的,不过眼下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才想松口气,却听见了广播里传出了又一个陌生的声音,是与之前不同的声音,可是同样叫人们惊恐。

  “各位,最后的嘉年华是否开心呢?”凌云浩等人的面色已经随着这句话而改变的难看起来,难道还有敌人遗漏?是银狐的后招?“苍祁,你的人不是把所有人都抓到了吗?”“这我怎么知道,或许有漏掉的人也说不定。”苍祁眯起了他的独眼,可是他也不相信自己的手下会有如此的疏忽,不等凌云浩开始追究责任,广播里的传言还在继续着。

  “那么,就开始启动今天晚上最后的节目,请到广场集合,在那,我会好心的让你们见下我们的真面目。”“什么?”“是恐怖分子吗?”“他到底想做什么?”校园里的学生已经慌乱成一片,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如何,而广播室里,此刻正坐着风疾,刚才的通话就是他的杰作,“差不多了呢,凯伊那边准备完毕的话,就OK了。”满是得意的透过屏幕看着慌乱无比的学生,风疾很是邪恶的笑起来,“风疾,集英团的人朝广播室去了,你要小心。”泉在涌动的人群里悄悄说道,他也正在朝广场走去,晚上的重头戏他也不想错过。

  “知道了,就那些家伙,是抓不到我的。”风疾看了眼躺在地板上的几名学生,都被他弄晕了过去,“抓的到我的话,就来试试吧。”房间里,似乎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在蔓延开来,黑色的影子笼罩了风疾的脸……

  “那是什么?”林岳等人停下了脚步,在走廊的前方,似乎有着一个黑影在移动,“前面的人,站住!”雷烈已经扑了上去,可是前面,却是什么都没有,广播室的门半掩着,还有那躺了一地的学生,“他们没事吧,雷烈?”林岳朝着左右望了望,完全没有人影的样子,难道刚才的影子是自己看错了?“没事,只是晕过去了而已,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雷烈愤愤的用拳砸着地板,又被对方给溜了,简直是耻辱!

  “去广场,对方应该在那,这一次,我们不会放过他!”所有人,都在朝着广场包围过去,巨大的船型舞台正耸立在黑夜里,没有人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漆黑的舞台内,几名工作人员已经倒在了地上,看样子似乎很痛苦,“是电击呢?你下手可真不知轻重。”风疾摸了摸几个工作人员,还好,起码都还有气,“我可是用了最简单的办法啊,说起来,老大也该来了吧。”穿着工作人员服装的凯伊正在那摆弄着舞台的机关,重金打造的舞台,现在却成了他们狂众表演的舞台,恐怕是那些负责人死都没想到的事吧?

  “所有人都到场了,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好好的表演一番了,不能辜负胧月那群人,那么辛苦的为我们做铺垫啊。”风疾说的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样子,利用他人,不劳而获,一直是他的作风,“都准备好了吗?”伴随着杀气的到来,七寒悄然出现,白色的面具上,还残留了一点白鸦的血迹,他还是如同死神般恐怖。

  “一切就绪了,老大,剩下的,是您的创作时间了,说词想好了吗?”风疾颇为期待的样子,七寒只是轻轻一笑,变身后的七寒就如同风疾一般,惟恐天下不乱,“放心吧,我会让全世界,知道我们的存在。”说完,走向了机关那,那是升降的舞台,可以直接升到舞台最上面,“开始吧,属于我们狂众的舟祭!”眼里,闪烁起的是无法被控制的疯狂火焰!

  “那群家伙,究竟在计划什么,银狐……”凌云浩不敢贸然接近舞台,只能带着苍祁等人远远的守望着,“要派遣人过去吗?”晴悦和魑魅已经准备就绪,只要凌云浩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强行突破,“突破的话,也轮不到你们吧?”苍祁背后,九号等人也都是将武器握在了手里,准备将即将出现的犯人一举擒杀。

  “好了,暂时不说这个,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允许你们的出手。”说着,凌云浩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舞台之上,还是一片漆黑,原本,那是主持人出现的地方,而现在,已经成了那些恐怖分子的表演之地。

  “那些家伙怎么还不行动?”雷烈在人群里捏紧了拳,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不过却被林岳死死的拉住,“不要着急,对方迟早会出现。”“说的没错,雷烈同学,慢慢的等待吧,他们很快就会动了。”佰村霖,林子贤和秋闱等人也在附近,所有人,都充满了好奇,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敢如此狂妄的宣言现身。

  “轰隆隆”那是直升机的声音,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很多他国媒体的直升机,虽然舟祭一直是被全世界同步转播的,不过因为今次受到了恐怖分子的威胁,所以凌云浩已经下令控制了媒体的所有运输装备,可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也是银狐的计划?”就在凌云浩苦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灯光突然亮了起来,巨大的舞台已经被彩色的光芒所笼罩,这一座巨大的船体,在电力发动的作用下,已经成为了一座巨大的碉堡,然后,白色的烟雾开始弥漫在舞台最上层,甲板开始分开,一个人影慢慢的升起,巨大的电子屏幕上,立刻将人影折射出来,然后越来越清晰!(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