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五章 总统赠我以紫辰

作者:猫腻更新时间:2020-11-22 07:05:32
  帕布尔总统与前任们大不一样,对于这位出身底层的政治家来说,联邦固有传统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铁幕,当然,作为如今的联邦领袖,他也不会愚蠢到全然不讲妥协平衡,便要在宇宙间吹起一股烈风。

  他所做的改变是缓慢而小心翼翼的,比如星云奖得主在总统官邸的例行舞会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总统亲自出席颁奖仪式,发表一篇热情洋溢的讲话。

  敬畏是因为总统所代表的权威与力量,敬畏的是联邦的政治传统与联邦意志体现,宾客们看着台上的帕布尔总统,并不妨碍他们心中的小疑惑越来越浓,为什么总统先生要对星云奖颁奖程序做这样一个突然而暂时的变更。

  帕布尔总统演讲的内容昭示了真实的原因:

  演讲前半部分非常常见,热情赞扬了为了联邦进步而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与艺术家们,然而演讲的后半段,却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与意有所指起来。

  宾客们不敢置信地听着演讲,能够明白总统对帝国的批判,对西林局势的担忧,对恐怖活动的深恶痛绝。但他们怎么也无法明白,为什么总统为什么字里行间不是针对青龙山反政府军,而是隐约指向那位死去的议员和曾经有过的专案调查。

  即便曾经是选举的对手,即便可能政见不同,但麦德林议员已经死了,而且还受到联邦很多民众的追忆爱戴,帕布尔总统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最基本的政治智商跑到了哪里?

  演讲后中完全没有提到麦德林的名字,但那些隐晦却又直接的意思,谁都能够听明白。台下拿着和平奖座的京州州长罗斯先生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沉重与愤怒。

  逝者已逝,帕布尔总统难道不知道这样犯了大忌?

  “人死并不如灯灭,灯有光明,照不见的地方是黑暗,做错了事情,就必须付出代价。”

  帕布尔总统望着台下面面相觑的宾客们,沉声冷道:“或许我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但我是一个执着的联邦法律敬奉者……若我死了,你们可以把我的坟墓挖开,看一看里面究竟是什么颜色。对于某些死了的人,我同样是这种态度。”

  星云奖颁奖仪式就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之中结束,办公厅幕僚们目瞪口呆,马上开始运作起来,保证总统先生的演讲不会被登载在报纸上。

  但场间有这么多宾客,演讲的内容肯定会流传出去,至于会不会让刚刚安静的联邦,再发生什么动荡,这是现在的人们无法预判的。

  表情凝重的宾客与官员们走出了乔治卡林中心,第一件事情便是收集了最近一个星期的首都特区日报。联邦似乎要对死去的麦德林做些什么,帕布尔总统提到了首都特区日报的调查,人们这时候才想起来,鲍勃总编和刚刚出院不久的伍德记者,好像已经回到了这家以揭露真相著名的报社……

  ……

  ……

  警车开道,黑色的总统车队缓缓地驶入了官邸,帕布尔总统一出车门,便开始不停地向跟在自己身边的几位机要秘书进行口头指示,他的话语低沉,但格外清晰有力,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充满了一种沉稳的活力与可信的魅力。

  就职半年时间,总统官邸的换血基本上已经结束,如今总统官邸的幕僚官员,一部分是当年帕布尔先生做律师时的伙伴与下属,当年的理想燃烧到今日变成了现实,忠诚度与执行力不容置疑。

  还有一部分则是各方推荐的事务性官员,尤其是邰夫人所推荐的官员,这些官员常年从事事务性工作,能力出众,而且与议会、媒体、各团体打交道的经验十分丰富。

  但夫人推荐的官员基本上都被安排在重要部门与几大委员会中,总统官邸内只留下了一个人。

  官邸办公室主任布林迎了上来,在总统先生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帕布尔总统微厚的双唇微张,笑了笑。

  他快步走进了官邸西侧的椭圆形办公厅,坐到椅子上,仔细地审阅了一遍桌上准备好的文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做了数据保存和权限确认,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站在桌前的年轻人微微一笑,说道:“很高兴见到你,许乐。”

  ……

  ……

  “这是我的荣幸。”许乐嗓子有些发干,笔直地站立着,望着面前的联邦总统回答道。

  为了MX机甲新标准之事,他曾经来过总统官邸,但那时只是在休息室里枯等了一夜,此时此刻却是站在联邦最有权力的男人面前,相距不过三步。

  先前的严苛检查与唯一知道内情的特勤局局长冷峻的眼神,让许乐更深切地体会到与总统先生见面,有什么样的意义。逃犯,罪犯,再到总统亲自接见,纵使他性情平稳坚毅,也不免心生惴然。

  他望着面色黝黑的帕布尔总统,想到总统先生值得尊敬的过往经历,再联想到这两年来自己与总统大选之间的诸多微妙关系,而且正是这位总统先生一力坚持特赦自己,不由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