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458 非人的手段

作者:遗忘之志更新时间:2020-01-11 03:05:13
  雪灵幻冰的到来,果然如她所说的并没有被太多人所得知,就连这所愚者冒险团的新驻地,她都没有踏足而入。虽然对于与她关系比较好的人来说,这样的做法或许有些不近人情,但用她自己的话来讲,这种尽量少与其他人打交道的风格,也算是一种保护自我的方式。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女性陪伴着你,我的出现……说不定会引起什么误会的吧?”

  “呵呵,呵呵……你自己的误会,看上去要比她们多得多。”

  并肩走在被夕阳所照射的塔尼亚街道上,段青与雪灵幻冰两个人的声音都不约而同地变得轻盈而温和,似乎这正在被世人所熟知、此时却因为战乱而伤痕累累的城市,正在影响着每一个进入这里的玩家的心境。不过两个人之间的话题当然也不止于对战争的感叹,对这场战争本身的谈论也提及了很多,这之中自然也包括了之前女子所提及的扎拉哈城的事件,以及段青对已经过去的这几场战役的一些看法:“或许这就是扎拉哈城变成这样的原因吧,不管之前的这场战争的过程如何,帝国人最终没有攻下这里,也的确是一件不可否认的事实……依旧反抗者帝国的人们,大概也得到了不少的信心。”

  “你忘了还守在城东的埃塔郡与西凤郡联军吗?没有他们的出现……就算是几个大魔导师再厉害,恐怕也无法完成震慑的效果吧?”

  “情况确实可能如你所说的那样,但是……这似乎更可以成为扎拉哈城城民反抗的理由呢。”

  “不,不只是这样。”

  刚刚穿过了亚尔大街的女子突然放缓了脚步:“他们一定还有着别的倚仗,或者说……别的理由。”

  “哦?说来听听。”

  “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感觉。”女子率先走入了面前的巷影之中,声音也变得逐渐清冷下来:“扎拉哈城很久以前就出现过很多次暴动,那时候我们自由之翼还在跟着帝国军的屁股后面行动,所以也亲身体验了一些,在我看来……几个什么经验也没有的普通城民,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即使是在伯纳德率军离开之后,他们也没有什么本事做到这些。”

  “那些家伙的背后一定还有主使。”说到这里的雪灵幻冰回头望了段青一眼:“当然……用你们的立场来说,叫做反抗军的首领。”

  “我可没有你所想的那样神通广大,那里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段青露出了一股无辜的眼神:“不过……我在混迹战场副本的时候,倒是接到过一个从那里逃回来的平民。借由那次的事情,杜斯克才有了之后的报告与更加关注帝国军的倾向,现在看来……那或许就是帝国军得以炸毁要塞大门的开端吧。”

  “……你怀疑那个平民是我们派过去的奸细?”

  “这我可没说,不过他当时说过的话……的确很令人在意。”

  段青的声音压低了少许:“你们和帝国人……曾经屠杀过扎拉哈城的城民吗?”

  “……没有。”

  雪灵幻冰沉思了一阵,然后断然摇了摇头:“至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指令,至于私底下有没有个人的行为……”

  “包括后来发生了暴乱之后?”

  “……”

  女子回头望着段青的面庞,半晌之后却还是摇了摇头:“没有,我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很好,看来你的第六感要成真了。”

  两个人眼前的光线突然变得明亮了起来,然后随着段青带路的脚步而来到了瓦莱塔大街上:“生与死这样的事情,如果也有了从中作梗的征兆……这捣鬼的力度,似乎比你我想象中的都要高啊。”

  “……或许我应该回去查一查这件事情。”有所明悟的雪灵幻冰也点了点头:“说不定现在的扎拉哈城……也是相同的情况呢。”

  “复辟者。”

  嘴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特定的词汇,段青打着响指朝着对方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有没有与他们打过交道,不过我需要先提醒你的是……”

  “这次的倒塔行动,幕后的黑手似乎就是他们。”

  他指了指面前的那所楼顶洞开的医院,然后向着周围示意了一下:“喏……就是这里,有没有一种眼熟的感觉?”

  “这里……就是总决赛的那场比赛开始的地方?”

  “对,幸亏你还认得出来。”

  段青拍着手走出了巷影,来到了那所医院的门口处:“那日的比赛,过程与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几乎一模一样,大概是系统的哪根筋抽了风,故意选择了一条相同的时间线。不过既然你是来复盘的,正常的过程我还是会与你说一说,但在此之前……我得先跟你说明白这次事件的背景。”

  “公国的议长在此之前被总统诬陷为帝国走狗的带头人,而且多日以来一直遭受刺杀。”他的声音渐渐变得肃杀而无情:“最近的一次刺杀就发生在那一日的前一天,而刺客……是一位难民。”

  “……难民?”

  “是的,难民。”段青回答道:“寇斯卡郡,费隆郡,还有之后的塔隆郡……因为战乱而逃至这里的难民有很多,其中的一些甚至蔓延到了风花镇附近,这里面大概有许多流离失所、亲人皆死的悲惨人士,所以他们抱着对公国的仇恨……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就是动机了吗?”

  “具体的情况我们不得而知,毕竟人已经死了。”站在门口的段青回头说道,同时指了指大门旁边的某个角落:“大概就在那里……不管他是怎么溜过来的,那个人从背后捅了帕米尔一刀,而这就是你们后来护送他的时候,他如此虚弱的原因了。”

  “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是他自己一定要行动的。”望着黑色斗篷下方射出的两道疑惑的眼神,段青立刻摆手解释道:“连走路的力气都拿不出来,还非要跑到人家大门口去宣示……他们称呼这场行动为游行,虽然是很贴切的,但累死累活的最后不还是我们这些人吗?哦,对了,还有你们……”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