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算和好了么

作者:夜小燃更新时间:2019-10-10 05:31:33
  他从来不会对她视而不见,刚才那种行为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她懂。

  “我都没有说,你怎么就明白了?”司徒云凉看着她,灯光照在他的俊脸上,他眼神中隐约有种意味不明的味道。

  久儿眼眸定定的看着他,忽然一把甩开司徒云凉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皱起眉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司徒云凉,你不是从来不都喜欢拖泥带水吗?把话一次说完不好吗?还是你觉得这样吊着我让你很爽?这算什么,折磨我?惩罚我?”

  久儿可以接受司徒云凉和她分手,但是她不能接受他故意吊着她,她也不想陪他玩这种游戏!

  久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顿地道:“OK,我瞒着你我恢复记忆的事,是我不对,但是我当时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怕你知道我想起了和柯嚣的曾经,你无法接受;那你折磨了我这么多天,我们之间也算是扯平了吧?”

  和她所料想的一样,那些手下根本不是找不到他,司徒云凉这段时间其实一直都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

  原本她以为,今天这种情况他来救她了,他们应该可以和好了。

  但……也只是她以为罢了。

  算了,事已至此,一切都该划上句号了。

  “……”

  司徒云凉眼神淡淡地看着她,没有讲话。

  “那就这样吧,我们之间一笔勾销。”

  久儿最后看了一眼司徒云凉,抬脚便要离开。

  “我可以接受。”司徒云凉忽然说了五个字。

  “什么?”久儿脚步一顿,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我在回答你的问题。”司徒云凉眼神淡淡地看着她道。

  她的问题?

  久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顿时惊讶的看着司徒云凉,满眼不知所措:“什……什么意思?”

  “久小姐,你就接受凉哥吧,他听说你来卖身就来追你了,身上还带着伤呢,得赶紧回医院去。”

  阿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扯着嗓子焦急地道。

  这段时间凉哥又是受伤,又是和久小姐折腾,他们也都快跟着一起疯了!

  久儿怔了怔,猛地反应过来,皱起眉紧紧看着司徒云凉:“什么叫受伤了?什么意思?”

  “凉哥身上有枪伤!”阿云言简意赅地道。

  久儿瞳孔蓦地紧缩,错愕的看着司徒云凉:“你身上有枪伤?在哪里?”顿了顿,她又道:“你怎么会受伤的?受伤了你为什么不呆在医院要跑出来?”

  这么一说,她才发现司徒云凉不仅瘦了些,脸色也比过去要苍白一些。

  “还不是因为你要跟别人男人上床!”

  阿云粗暴直接地道。

  久儿脸色一僵,咬了咬唇,紧紧皱着眉道:“先别说了,先去医院!”

  “不着急。”司徒云凉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不着急?”久儿错愕的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

  司徒云凉凤目定定的注视着她,道:“我有话要问你,你来是因为你选择了我,是么?”

  久儿浑身一震,回过神顿时无语地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我说这个,先去医院再说!”

  “不急,你先回答我!”

  司徒云凉扣在她手腕上的力气加重,不让她走,眼神紧紧看着她,执着的要答案。

  久儿无奈的看着他,连连点头:“是是是,我都已经到这了,我不是选择你是干什么?周游列国吗?”

  “……”

  司徒云凉看着她没说话,唇角却渐渐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俊脸的戾气似乎消散了些。

  “久儿小姐,你快带凉哥去医院吧。”阿云着急地道。

  久儿无语,是她不带他去吗?明明是人家不走才对吧!

  “现在可以走了吗?”久儿皱着眉道。

  司徒云凉看了她几秒,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大手握着她的手腕,朝另一边走去。

  在街另一边拐角处,静静的停车几辆车,周围站着等他们的保镖。

  久儿看了眼他们,微微皱了皱眉,没说什么,跟着司徒云凉坐进车里。

  很快,车子开到医院。

  久儿跟着司徒云凉走进病房,医生过来为他检查伤口是否崩开。

  “你先去洗澡。”司徒云凉坐在病床上,看着她道。

  周围的人都朝她看过来,连医生也拿着消毒棉球看着她。

  久儿皱了皱眉,道:“我先看看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我不喜欢你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司徒云凉道。

  他说的是那个喝醉酒的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味道。

  久儿其实也不喜欢,看了看司徒云凉眼里的坚持,皱起眉朝医生道:“给他处理完伤口你先别走,在这等我出来。”

  “是,久小姐。”

  医生恭敬地低下头。

  久儿没再说什么,转身朝卫生间走去。

  她进去后,阿云赶紧压低声音道:“凉哥,我说的没错吧,久小姐听到你受伤,马上就心疼了。”

  司徒云凉黑眸波澜不惊的撇了他一眼:“赏。”

  阿云顿时眉开眼笑,顿了顿,又道:“凉哥,其实你要是早些告诉久小姐,她肯定早就急了,比现在还心疼你。”

  司徒云凉凤目淡淡的,任由医生拆开他的纱布。

  阿云都知道的道理他怎么会不明白,只是不想吓到她,他才一直不允许他们泄露他的伤势。

  站在花洒下,人有热水冲刷着身体,久儿怔怔的看着玻璃上的氤氲热气发呆。

  她最想见的人就在门外,他们现在……算和好了么?

  “扣扣扣。”门上响起三声轻扣。

  “久儿?”外面传来司徒云凉低沉的声音。

  “我马上就出来。”

  久儿回过神,朝门外喊了声。

  洗完澡,换上刚才像护士要的病服,久儿穿好衣服,打开门,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去。

  病房里,只有司徒云凉坐在病床上。

  久儿脚步一顿,皱起眉道:“那个医生呢?我不是让他在这等我么。”

  “我让他走了。”司徒云凉眼神淡淡地看着她:“过来。”

  久儿看了看他他,抬脚走过去:“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