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两百九十七章:意外的邀请

作者:南朝陈更新时间:2019-05-26 20:30:16
  (天气恶劣,昏天暗地,冰雹像鸡蛋那么大,太吓人了,这是老天爷的愚人节玩笑嘛?)

  第二天一早,张江山便衣装光鲜地出门了。梁丘峰与古承阳则留在别院中,苦修练剑。

  难得机会,古承阳专门找上门来,向梁丘峰讨教心得。

  如今无论修为,还是对于剑道的领悟理解,梁丘峰已远远走在古承阳的前面,当个师傅,绰绰有余。

  剑门上下,最大的问题便在于缺乏长者指导。当前大部分新生代弟子修为尚浅,这个问题倒不算太过于突兀尖锐,然而当他们冲上来后,就不同样了。到时诸如古承阳这一批“长老”还无法获得长足进步的话,境况势必十分尴尬。

  对此,古承阳左铭等人不敢懒怠,争分夺秒进修。

  只是他们天赋一般,又没得人指引,故而成效并不理想。

  现在梁丘峰在,彼此同院子,古承阳自是不肯放过良机,要将心中一些剑道疑难尽数问出,以求答案。

  梁丘峰微微思考,然后一道道,深入浅出讲解开来。

  古承阳听着,仿佛清风吹散了云雾,刹那间清明。

  这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极为舒畅,让整个人都身心开朗。

  “原来这样……”

  想到微妙处,古承阳情不自禁,拔剑而起。在庭院中使动,一时间,嗤嗤嗤,剑锋破空,冷冽风寒。

  梁丘峰看去,见到他的这门《唯我杀剑》剑走偏锋,一往无前,确实是招招致命的霸道剑术。

  古承阳自经历右臂废掉一事,不但没有消沉,反而如同受到磨砺的锋刃,越发光利。

  只可惜,他所学剑术只是《唯我杀剑》的基础部分,记载精华口诀的剑题留在了终南山,后来迁徙也不知是否被带上路——就算携带出行,可剑府全军覆没,恐怕也是不知所踪。

  受此限制,古承阳未来成就堪忧。

  施展一通后,古承阳收剑而立,拱手说着:“多谢掌门指点。”

  在称呼上,一丝不苟,比张江山规矩得多。

  “同系一门,何足挂齿。”

  古承阳又道:“我觉得咱们应该在门中开设一些讲堂之类的项目,让你主持,最为恰当。”

  梁丘峰也觉得这个主意很好,点头说着:“不错,值得考虑。”

  以前剑府,讲剑堂便十分受欢迎,而且影响深远,对于培养的作用甚大。若没有讲剑堂,他估计也无法被萧寄海挖掘到了。

  一个雏形的念头在脑海掠过。

  梁丘峰吐一口气,发觉剑门建设,方方面面,真是万废待兴,都要上马。

  打江山,大不易啊。

  他抬头望着天,无比想念以前有萧寄海,伍孤梅等长辈在身边扶携关爱的日子。

  无奈落花流水,再无法回来了。

  “永恒神教!”

  念及血仇目标,心中寒冷。

  古承阳得了解答,喜不自禁,赶紧到一边清净的地方去,安心练剑,消化收获。

  梁丘峰已是抓紧时间,继续融合破解的剑意。

  时间过得飞快,已到中午。

  午膳是杨霜岚命人送来的,很是丰盛,足足有九菜一汤。菜肴里头,四道肉食,皆为精选不同品种的妖兽好肉烹饪而成,味道鲜美,而且饱含灵气,食之大有补益。

  蔬菜也是用上品灵菜炒出来的,青翠欲滴。

  最后一道汤,用骨头熬出,浓烈而甘甜,尝一口,便觉得口舌生津,全身毛孔都开张。

  啧啧,这一桌饭菜,价值可不低。

  馋嘴的六耳远远闻着香气,便飞扑出来了,直接跃到饭桌上。伸出爪子,也学人用筷子,首先在汤里夹起一根手臂粗细的骨头,塞进嘴里嚼吃着。

  其牙齿坚硬锋利,咬着骨头毫不费劲。

  这一幕,被送饭菜来的仆人见到,暗暗称奇。想着这头小猴子,可能是客人宠爱之物。

  古承阳却知道这头猴子对于梁丘峰,十分重要,也不大惊小怪。

  饮食丰富,远超于寻常的待客之道,梁丘峰自是明白杨霜岚的用意:此女花费的心思可不容小视,难为她了。

  其实就算杨霜岚不开口相求,对于墨雄于,他也心怀警戒。

  很多时候,麻烦总会自动找上门来,不会因为畏惧退缩,而减少半点。

  既然如此,不如堂堂正正迎上去,争个高低。

  吃过饭后,稍作休息,继续苦修。

  古承阳不提,梁丘峰这边感到一道新剑意,已渐渐被软化,差不多能够融汇进《剑心雕龙》里头来了。

  若能成行,又将是一次提高。

  黄昏时分,张江山回来,一脸愤懑。

  梁丘峰问:“如何?莫非事情进行得不顺利?”

  “可不是,这些该天杀的官员,推三阻四,狮子开大口。”

  胖子大发牢骚。

  他去到府衙找人询问临时补充报名参加俊秀竞赛的事宜,前面打点就使了五百多斤灵米,好不容易见到了能说上话的主事,一开口心里就凉了半截。

  对方说,预选赛已经进入尾声,对阵的人员都已备案,不好临时插人。

  张江山磨了一会,主事才慢悠悠地开出条件,灵米一万斤!

  听到这个数字,胖子顿时像被踩着尾巴的猫,全身毛发都要炸掉。

  忍住气,想请对方少收点,可主事直接给一冷眼,说拿不出灵米就甭想参赛,还讥讽道,当初选择不参加,现在后悔于事无补,不如当个看客吧。

  言下之意,自是对于终南剑门不大看得起。

  怀左府统筹广博,宗门势力上千。其中终南剑门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谁都知道峰上除了鲁大师,其他都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后生小辈,孱弱得很。

  这样的宗门实在奇葩,如果没有狗屎运,请了鲁大师当太上长老的话,估计都不知被灭多少次了。

  张江山苦着脸离开府衙。

  一万斤灵米,数目可不小,现阶段的剑门,里里外外,到处都要花费,窘迫得很。所以他想着先回来,请示梁丘峰再做决定。

  以他的想法,花费这么多灵米去弄个临时参赛,估计也就是赢个两三场,实在得不偿失。

  张江山根本没有想过梁丘峰能晋身最后决赛的事。

  “丘锋,你说该如何?”

  梁丘峰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参加了吧。”

  他拿主意,张江山与古承阳皆没有意见。

  于是几人便想着再在怀左府待多一天,顺便观望一下,之后便返回峰了。

  不料第二天上午,有人持着一份烫金帖子登门,交给梁丘峰。

  打开一看,竟是一份直接晋身决赛圈的邀请卡。RS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