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五章 :重生第十三幕

作者:鱼又更新时间:2019-04-04 02:24:43
  外头阳光明媚,而里屋的人用手撑着脑瓜很是头疼的样子。

  “小主子,该洗漱了。”洛烟毕恭毕敬地对她说。

  她抬眼看了眼洛烟,对于小主子这个称呼她从一开始的不乐意到现在已是习惯了。

  这里的女人是分三六九等,下等都是贱婢,可直呼姓名的,往上是姑娘,再高些就是主子,而她尚小,就被叫做了小主子。

  谷里除了她这只正受宠的小主子外,先前的绮莹而今已送入碧月庄的紫衫,曾经就是除少年外谷中的一个主子。

  听说谷里头还有个主子,姓谁名甚她却是不得而知了。

  而此时站在她跟前的这位洛烟,也算是谷中的大姑娘形象了,放在后宫地位等同伺候皇后,负责教导宫女等大小繁杂事务的管事姑姑。

  洛烟见她紧皱眉头,以为是她哪里做的不周到,脸色微变当下就有要跪地的预兆,“小主子不说话可是奴婢哪里做错了?奴婢马上给小主子赔礼……”

  “不不不——”她忙伸了手,揉着眉心,只感觉脑袋更疼了。

  “小主子?”

  她挥挥手,只道:“你便同主上说我腰板儿还疼着,起不动就是,你们就先别忙活了,都下去罢。”

  洛烟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十分难堪,她犹豫地站在原地不动,手搓着手,显然是不敢照着她的话去回复她的主上。

  读者见洛烟这模样,心里也有了数,便叹口气道:“罢了罢了,到时主上说起,便我一人来承担就是,是不会连累了你的。”

  洛烟却仍是迟疑,小心翼翼地道:“小主子这……”

  “我今儿身子骨实在是乏,故此才不想起……”她说得表情便显得很是痛苦纠结,一边揉着太阳穴的位置,一边很悲恸地瞧着洛烟,似乎是想要以这种方式来感染她。

  洛烟大概也感受到了,故此她的表情也很悲恸,带着人离开了,许是要去向她的主上禀报此事。

  等人都退出屋外,床上的人哀哀地发出一声呼叫,其实她确实头疼得厉害,是那种涨疼,脑子里仿佛有根线一股一股地跳,她怀疑是自己睡多了的缘故。

  昨日那推拿师傅当真是按得好,下午时候她就昏昏欲睡,可她依稀记得快到傍晚的时候自己是清醒的,之后的事情她还隐约知晓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不过那推拿师傅是个不能开口说话的,她自然也就不担心那些掩藏在心底里的秘密被泄露出去。

  不过,终归是来这里一段时间唯一听过自己真心话的人,她倒很想要和这推拿师傅道声谢谢的。只不过昨晚上最后那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她实在想不起了,她很想问,最后她怎么地就又睡了?

  就算再嗜睡也不至于短时间内又睡成个猪吧?她很困惑不解,按着发涨发疼的脑袋瓜子,她把站在外头守着伺候的人又叫了进来。

  “你可还记得昨日那个推拿师傅?”

  这姑娘小胳膊细腿的模样,生得姣好,她定定看了一会儿自己,半天才糯糯道:“那师傅昨儿晌午便回去了。”

  昨日晌午?

  她仔细听到这个,一时竟还未反应过来,只愣愣地重复了一遍,“昨日……晌午就回去了?”

  “是呢,小主子您晌午便发困睡着了。”

  听了这小丫头的话,她整个脑袋只觉得疼得更厉害了,突突作响。

  若是说晌午就回去的人怎么可能下午还在呢?那么傍晚的时候她问那人时,那人不言不语,便是因为他并不是她口中叫唤着的推拿师傅喽?

  她一想到这里,脑中光芒一现,猛然看向眼前的人,“那之后来我房中的人,是谁?”

  “这个……主上吩咐了,不让同小主子说的。”

  她一听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其实就跟前人这般神色闪烁的模样,她几乎就能确定来人是谁了。

  挥挥手让人退下,她在床上和鲤鱼打挺似的一下蹦跳起来,随后又双脚使劲踢打床,最后才脱力般地将被褥望脑袋上一盖,在里头发生一声悲哀地呜咽。

  这么说来,昨晚上不言语,坐在一侧将她那些胡说八道的话都听在耳朵里的人,就是那少年了?天啊——她感到胸口心跳突然飞快加速地跳起来,她不行了——她一定要弄清楚!就算死,也要死得光明正大!

  她不能让少年伪装成把这一页全然都掀过去的状态,就算她知道他是不想她难堪,但是她更不想自己处于这样被动的位置,在她早晚都会被卖出去的情况下!

  就这么随便拾掇了自己完事,尔后便莽莽撞撞地冲进了他的寝殿,她想自个儿是脑袋完全发了昏,就和那日清晨时一样的,她不仅要清楚少年这样做的用意,更想要确定自己的心!她不想不明不白!

  这般想着胆子就更大了些,眼睛亮得和星子似的,吓得几个和她擦肩而过的姑娘花容失色。

  也不知傻呼呼地走了多少冤枉路,终于来到记忆中少年的卧房,甫一闯入,刚准备好大吼出来的词却在见到房中的人时,全都打水漂去了。

  房中安然坐在高座之上的人,正将温茶含在嘴中,刚一口吞咽下去,便瞧见她插着腰,衣衫略显凌乱,睁着一双红彤彤和兔子似的眼儿,立在门槛处一动不动的。

  他笑了起来,俊美无俦的面上透出玩味神色,叫人难以捉摸。

  “哟,送上门来了?”

  听到这话,她觉得浑身都打颤了。

  这只被她遗忘在角落里许久许久的变态,突然……又出现了。

  她脚步不由自主地就往后退了退,这时风华绝代的如玉公子将手中茶杯往案几上轻轻放下,遂一拢袖子,便从高座上起身来,朝她进了一步。

  边含着笑,温文尔雅,“躲什么?”

  她一边退,一边瑟瑟发抖,刚才要见少年的勇气一下全丢了。

  “我……我不是来见你的。”

  变态很无所谓地撇撇嘴,道:“喔,这无碍,终归我是来见你的。”

  她嘴打着哆嗦,边道:“我……我不会同你回去的!”边说着,一转身就想要跑,却在那瞬间感到耳边风声刮过,正准备踏出第二个步子,那人影已如天罗地网般朝她盖下。

  她只瞧见嘴角挑起的邪笑,便被那兜头罩下的黑影惊呆了。

  颈项处一阵温热,鼻尖传来幽冷气息,然后便响起沉缓低哑地声音来,“我带你回去。”

  身子一阵发寒,她刹那间耳朵有些失聪,只觉得,他说的是:我来带你回地狱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