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章 干卿何事

作者:触控更新时间:2019-03-12 16:17:43
  仙自大荒来。

  世间修行者一生的追求,便是找到传说中的大荒,飞升成仙。

  自三千年前的浩劫以来,没有一人成功。

  柳生自然是知道的,师父在大青山那座小小道观里,从早说到晚,从春夏说到秋冬,一脸向往。

  传说仙人举手投足间能够毁天灭地,瞬息间来回亿万里距离,无数仙法神奇绝妙,仙境更是人人向往的所在,美轮美奂。

  甘万鱼似笑非笑,宁裳紧张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柳生淡淡一笑,道:“所以京都有些人,会怀疑我和大荒之间有联系?”

  “不是怀疑,是确信,夫子是百年来唯一进入无障境界的大能者,他留下的话,便是最让人信服的,或者说,夫子本身就是公理。”

  “难道夫子就不能出错?”

  三人白痴般看着柳生,夫子是谁?无数读书人、无数修行者的导师,若是世间大儒听到柳生质疑,肯定会用口水淹死他。

  宁裳朝甘万鱼施礼,道:“还请将军保密。”

  “是该保密,但我有什么好处?”

  “若柳生真的身怀大荒的……仙法,又怎会甘愿做我侯府的一介家奴?”

  柳生眨眨眼,小姐对自己实在太好,但他不担心,道卷是师父给的,若真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师父一定会有说明的,但这确实只是普通的道卷而已,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是普通的。

  甘万鱼忽然抽出腰间的配剑,寒光闪现,道:“人人都尊敬我,那是因为他们害怕我手中的剑,只有变得强大,才无需担心被人盯上,大不了一剑斩了便是。”

  柳生回道:“即便我真的跟大荒有什么联系,我也可以躲开的,我对于修行,没有什么概念,我也相信将军,是愿意站在我这边的。”

  “哦?”

  “将军誉满天下,心气定是极高,又怎么肯委身跟我一介家奴抢夺?”

  “你可知道大荒两个字,对于世间修行者,意味着什么?”

  “仙吗?”

  “是成仙的希望,大荒有仙,不仅仅说只有大荒才有仙,而是大荒的一切,本身就是仙,更何况,你现在碎了试炼柱,那有些人必然知道了你跟大荒之间是有某些联系的。”

  “那你会……杀了我吗?”

  “干卿何事?”

  “.…..”

  狂妄是有资格的,我杀不杀你,与你有什么关系,甘万鱼化境初期的修为,一个指头都可以碾死柳生。

  柳生苦笑,道:“你还真是什么打击都说出来。”

  “其实,相比较你与大荒,我更感兴趣的,是你这个人。”

  院中的风忽然停了,新添茶水的热气凝固在空中。

  宁裳警惕的捏起秀拳,后背绷紧,随时准备逃生。

  是的,逃生,在这个煞神的面前,连一招都撑不住。

  柳生也绷紧了后背,冷汗瞬间湿透了衣衫,不知道为什么甘万鱼突然爆发出暴虐的气息,是要抢夺还是杀了自己?

  笙歌不知发生了什么,强大的压迫感让她很不舒服,跑来添水的仆人“啪嗒”扔下了铜壶,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一阵风起,温暖的痒痒的,甘万鱼哈哈大笑,道:“我想,你以后可以时常来这里坐坐,你是个有趣的人。”

  柳生和宁裳同时松了一口气,心想你可真是个强大的将军。

  一瞬间,从死到生。

  ……

  ……

  无数的传言在一时间长满了京都的墙头,一阵风便能知道。

  东方海在镇国侯府门前来回徘徊,家奴们不知道该不该迎接这个令人头疼的公子,若是惹恼了,可如何是好?若不迎接,说是怠慢了,又如何是好?

  幸好,小姐和柳生回来了,家奴们松了一口气。

  柳生对着东方海似笑非笑,宁裳心下猜到他的来意,道:“东方公子什么时候愿意亲近我侯府了?”

  东方海嘿嘿一笑,道:“裳妹妹,我一直很亲近,只是家里不同意。”

  “东方家不同意,那我们侯府就同意了?”

  东方海尴尬的挠挠头,冲柳生一个劲儿的使眼色,但柳生转过脸,不理他。

  “我今天来,是有正事,也是涉及生死的大事,裳妹妹,你就不要跟我打趣了。”

  “是关于他的?”宁裳指了指柳生。

  “不错,你们可知道,常思远大人去了无尘神殿。”

  “不知道。”

  柳生和宁裳异口同声。

  东方海骂道:“真是一对没心没肺的家伙,大难临头还不自知。”

  听到东方海说两人是一对,宁裳忽然罕见的红了脸,心里砰砰直跳,似乎她最近一直在帮柳生奔波,书斋的先生说,这是心有所触动啊,不由自主的悄悄看了一眼柳生。

  柳生白了东方海一眼,道:“你是不是闲得慌?”

  “我……”东方海很想骂人,生生忍住,道:“崔大人掌管无尘神殿,是大汉宗教的领袖,他的一句话,能彻底让你灰飞烟灭。”

  “可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自然与我毫无关系。

  东方海很抓狂,道:“你弄碎试炼柱,我可是亲眼所见,别装。”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你说的轻巧,试炼柱是翰林书院的宝贝,无数年来,检验入学的第一关,现在被你弄成一堆粉末,岂能罢休?”

  “可常思远是归一别院的人。”宁裳插话道。

  柳生心间思索,归一别院,好像是另一家学院,跟世间第一学院翰林书院不同的是,归一别院最出名的,是无穷无尽的藏书。

  曾经京都流传,若是归一别院的书籍卷宗全部拿出来,能够将大汉的版图铺满整整一层,可见其数量之巨大。

  东方海道:“归一别院常思远,无尘神殿崔大人,加上翰林书院的金长河,他们之间可是有一个约定的。”

  “约定?”

  ……

  ……

  三十年前。

  那时候大汉的皇帝还不是南宫彻,但翰林书院却一直是翰林书院,每年一度的考试,如期举行。

  三个少年站在试炼柱前,彼此惺惺相惜,同样的天才,同样的心高气傲。

  他们一起感叹夫子的传奇,感叹世间修行者的沉浮和义无反顾,共同修习,一起同眠

  在一个傍晚,夕阳染红了试炼柱,天边远去的大雁下,他们彼此做了一个共同的约定。

  若有朝一日,时光飞逝,试炼柱倒在时间的洪流中,无论谁还活在这个世上,便为翰林书院做一件事,做任何事。

  如今,试炼柱倒了,三十年已过,也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个约定?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