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0766 困惑

作者:纯黑色祭奠更新时间:2019-03-15 13:13:59
  “也好,我也需要休息一下了!”

  天机子嘴角咧了咧,在天玄子和乔乔的搀扶下自行去休息。

  “天机子道友恐怕寿元无多了啊……哎!”

  夏侯未央看着天机子老态龙钟的背影感慨道,心里琢磨着要赶紧凑齐药物,让丁宁为他续命才是。

  “是啊,看样子撑不了多久了,他这都是为了天下苍生啊,可钦可佩,哎!”

  三圣门的代表满怀敬佩的说道,可见天机子的人品绝对杠杠的,受天下人敬仰。

  ……

  “大哥……”

  叶天狼坐在车上,还回头看向东黎山庄,眼圈泛红,哽咽着喊了一声。

  丁宁知道他在难过什么,连忙道:“囡囡一家没事,我已经让人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了,你就放心吧!”

  “真的?大哥,谢谢,谢谢你!”

  叶天狼转悲为喜,激动的连连道谢。

  丁宁脸色一沉,面带不悦之色:“既然知道我是你大哥,为什么出了事也不告诉我,要自己去犯险?”

  叶天狼低下脑袋,不安的搓了搓衣角,嗫喏着道:“我不想给大哥惹麻烦。”

  “哼,麻烦?有事不告诉我,还是什么兄弟?怕麻烦我,那你以后就别叫我大哥!”

  丁宁是真恼了,若不是夏侯及时得到消息,今晚叶天狼恐怕凶多吉少,他是真喜欢这个少言寡语的弟弟。

  “我……大哥,我错了,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叶天狼心里一阵紧张,跟做错事的小孩子似的,眼巴巴的看着丁宁的后脑勺。

  夏侯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容,拍了拍叶天狼的肩膀以示安慰,心里却在暗自纳罕,东黎山庄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少爷又是让谁去救的人?难道是老陆他们?不过少爷一向神秘,他们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只是山豹和刀子本想大显身手的,结果啥都没干就回来了,心里着实有些郁闷。

  “对了,说说吧,你和那个王语秋是怎么回事?在哪碰到的?听起来那姑娘似乎还不错啊。”

  丁宁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语气放缓转过头来促狭的调笑道。

  “大哥!”

  叶天狼脸一红,忸忸怩怩的把巧遇王语秋的经过说了一遍。

  见叶天狼一副害羞的样子,丁宁和夏侯等人相视一笑,看来有戏啊,这个傻兄弟开窍了。

  “哎,弟妹也是个可怜人啊,你要好好对人家知道不?”

  丁宁拍了拍叶天狼的肩膀,看着他似懂非懂的懵懂眼神,不由一阵暗自好笑,还真是个单纯的小家伙啊。

  不过着王语秋还真是个苦命人,一夜之间就家破人亡失去了一切,阿狼要是能和她凑一对也不错,当然,那姑娘的品性他还是要好好考察一番的。

  最重要的是他有些心虚啊,把斧头帮的百年积蓄席卷一空,让阿狼对她好点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补偿吧。

  特别是斧头帮的地契,也唯有王语秋有继承权了,只是怎么把那些地契交给她,还要好好斟酌一番。

  “少爷,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洪俊扬身后或许还有其他势力支持。”

  夏侯的江湖经验和阅历远超丁宁等人,很快从中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思索着说道:“根据二少爷所说,那些黑衣人都是拿着枪的西方人,难道有西方势力暗中进入神州了?”

  “西方枪手未必就是西方势力,这些人肯定是受人指使,来对付阿狼或者我的,如果我没猜错,对付我们兄弟两的可能比较大,毕竟那些枪手人可不在少数,对付阿狼自己没必要那么兴师动众。”

  丁宁心中有数,他隐身时曾听到李庆仁提到过海少,在宁海叫海少的人不少,但有能力又有资格在幕后操纵这一切的人唯有秦苍海了。

  “哼,这些人还真是处心积虑是想置少爷于死地啊,我现在就让人查,查出来是谁我宰了他。”

  夏侯眼中闪烁寒芒,拿出手机就要让手下的兄弟去查,却被丁宁制止。

  “夏侯大哥,是谁在算计我我心里有数,这件事先到此为止,东黎山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警方肯定会介入调查,咱们不要轻举妄动,免得惹来麻烦。”

  丁宁的神色有些严肃,让夏侯有些不甘心,但少爷的脾气他知道,也只能按捺住内心的怒火点了点头,心里寻思着是不是要单独跟大小姐汇报一下,以大小姐的脾气肯定不会放过想要算计少爷的人。

  可随后又一想,觉得有些不合适,大小姐已经吩咐过以后什么事情都听少爷的,不用跟她汇报,若是他绕过少爷跟大小姐说,少爷就算嘴里不说,但心里肯定会不高兴。

  想到这里,夏侯无奈的暗自苦笑,看来以后思想上要有所转变才成,不能事事都跟大小姐汇报,一切要以少爷的意见为主。

  “少爷,东黎山庄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塌下去了,这也太可怕了。”

  山豹想了一路子也想不明白,忍不住问道。

  “是啊,最诡异的是我们明明就在山庄门口,怎么突然一下子跑到万米之外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刀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也不知道啊,我一直跟你们在一起,连车都没下,阿狼你在庄园里看到了什么没有?”

  丁宁也是一头雾水,扭头问叶天狼,但他心里隐隐的有些猜测,或许,这发生的一切跟他打开那个千机盒有关,但到底发生了什么,人鱼失踪了不说,杰妮怎么又突然出现在那里,还伤的那么重,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只有杰妮醒来能够告诉他吧。

  “我也不知道啊,我干掉了七个枪手,正悄悄靠近第八个枪手的时候,眼前一花就出现在你们身边了。”

  叶天狼挠了挠头,也是满脸的迷惘。

  “可能是灵异事件吧?”

  夏侯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的通了,毕竟这完全不是用科学能够解释的现象。

  “我想也是,看来这鬼对我们还算不错啊,毁掉东黎山庄之前还把我们传送出来。”

  丁宁开玩笑似的说道,心里却完全不这么认为,鬼也做不到把他们无知无觉的传送出来,能够做到这些的恐怕唯有那些超级高手了。

  这让他想起天机子的警告,很有可能是自己遇到了无法抗衡的高手,杰妮察觉到自己有危险赶过去救自己,使用了自己目前无法理解的力量,最终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她在昏迷前把自己等人强行送了出来。

  这让他的心疼的厉害,发誓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用尽一切办法来救活杰妮,他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看来,要尽快处理完手中的事情,抓紧时间去接受第二次兵炼了,丁宁目光幽深,暗自做出了决定。

  ……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地震吗?”

  方小木站在警戒线前,膛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片巨大湖泊,这还是记忆里的那个东黎山庄吗?

  “方队,现在怎么办?”

  一帮刑警们站在方小木身旁,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其中一名刑警咽了口口水问道。

  由于方小木踏实能干,这段时间连续侦破了几个案子,又深得萧诺的信任,现在已经是一大队的中队长了。

  “奶奶的,这是天灾,我们能怎么办?调一下附近的监控,查一下事发前这里有什么人出入吧,还有,让技术部门的兄弟检测一下,看看这到底是天灾还是**,明天组织人手下去打捞一下,看看有没有人员伤亡?嗯,再联系一下地震局的同志,让他们查一查之前是否有异常的地壳波动,这要是地震,也来的也太毫无征兆了吧。”

  方小木冷静的发号施令着,头疼的揉着太阳穴,觉得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萧诺请假不在,江洪斌在以养伤的借口还没有上班,副总队长高峰暂时主持工作,面对这远非人力能够解释的现象,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写这个报告了。

  ……

  “杰妮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她一个外国人,要是出了事可怎么办?”

  聚餐结束后,除了慕容嫣然和沈牧晴先行离开外,其他女人此刻都聚集在盛世华庭一号别墅里,凌云坐在沙发上,满脸担忧的说道,很多人不清楚杰妮的身份,她可是清楚的,万一要是被神裔组织的人把她抓走,那事情可就大条了,她怎么跟丁宁交待。

  “她又不是小孩子,应该不会有事的,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

  丁牵猎身为大姐头,虽然明知道在宁海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但此刻她也不得不保持冷静,耐心的问道:“你再好好回忆回忆,杰妮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不知道啊,吃完饭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和晶晶正在说话,一扭头她就没影了,我以为她跟牧晴一起先坐电梯下去了,也就没在意,等到了楼下才发现她不见了。”

  凌云仔细的回忆着,搓了搓脸让自己保持冷静:“落雪要关门,所以是最后一批下来的,我还问过她,她说楼上没人了。”

  “我肯定楼上没有人,后来云姐和我还上去找了一遍,找遍了也没找到!”

  落雪见众人都看向她,肯定的点了点头,确认了凌云的说法。

  “真是奇怪,这好端端的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温柔柔和小夭坐在一起,一脸的匪夷所思。

  蓝梦蝶怯生生的举起了手:“我当时好像走在杰妮姐姐身后,好像看到她突然一下就消失了,我还以为是我喝了几杯酒喝醉眼花了,现在想起来,那似乎是真的。”

  “突然消失了?怎么消失的?”

  丁牵猎等人面色古怪的看着她,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好端端的突然消失,唯有落雪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毕竟她是知道柳生浅黛是有隐身异能的,难道杰妮也能隐身?

  “我……我也说不清楚,就是眼前一花,她就没了。”

  蓝梦蝶见众女都盯着她,怯懦的向后缩了缩身子,声音弱弱的说道,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谁会相信她说的话啊,早知道就不多事了。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