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三十六章 飞仙经

作者:紫衣居士更新时间:2019-03-15 13:14:06
  得了飞絮劲的范桐放下心,转念一想,项藉在云雾山庄,有项拓项腾守卫,想悄无声息的换人那是不可能,应该只是自己多心了。

  想想看,原本不可一世的飞仙宗都被人干掉了,项央变成高手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好了,没什么事你先退下,对了,让人把你献上的美女带来,我要看一看。”

  项央的话差点没把范桐气死,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不过这就是项藉的本色,反而让他踏实不少。

  范桐离开,很快山庄的下人带上一个浑身软绵绵,被人用绳子绑住的绿衣女子,长相甜美,气质精灵古怪,除了有些飞机场,当真是个美人。

  “飞仙宗传闻有飞仙经一卷,可入先天,斩佛除魔,威能强大,姑娘,你是飞仙宗宗主的小弟子,想必十分受宠爱,不知可曾看过飞仙经?”

  对比双修练功,项央更想套出飞仙经的全文,这门经典他自己不认识,但在此方世界却是大名不小,内中有内功,剑法,轻功,指法等等武学,若是有人练全,便可纵横无敌。

  当然,这是相对来说,毕竟紫血大法之下,飞仙宗被人灭了满门,可见纵横无敌也只是夸大。

  “呸,狗贼,敢不敢放开本姑娘?咱们一对一,我不打爆你的狗头,看你还敢贪图我宗大法。”

  那女人气脉被封,四肢无力,抬头唾了口项央,便无力的栽倒在一旁,挺着飞机场急速喘息,不知道的还以为项央对她怎么不轨了呢。

  “唉,常听人言胸大无脑,看来传言不实,你形貌看起来古灵精怪,原来这么愚蠢。

  我不是坏人,你的恨意不该朝我发,要知道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不好听的说,我让你生便生,让你死便死,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这样吧,咱们做一笔交易,讲出你所学的武功,不论多少,高低,我全都要,若是让我满意在,我会放你离开。

  想想看,你们飞仙宗被灭,魔头还在肆意逍遥,难道你不想去报仇吗?

  有了人才有传承,这是亘古不变之理,你是飞仙宗嫡传,应该更为宗门着想,而不是和我这个不相干的人赌气怄气,这太不明智了,姑娘认为如何?”

  项央这话算是说到这女人的心坎里了,从小长大的宗门被灭,视若亲长的师傅,师兄,师姐被杀,一幕幕血腥的画面在她脑海里久久不散,她的恨能将苍天倾覆。

  “你真能放了我?飞仙经我所学不多,更没有先天之上的心法,不过我可以将我会的全部交给你,只要你放了我。”

  女人神情淡然,倒没有多么的疯狂,但项央却是微微点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歇斯底里的怒吼改变不了什么,只有切实的行动才是正确的抉择。

  “好说,我志在武,不在你,咱们无冤无仇,我何苦留你在这里?还要白吃我家的米饭。

  纸笔就不需要了,你且将所学武功一一道来,我听听。”

  女人沉默片刻,开始一言一语的说出自己所会武功,琳琅之间,足足有八门,包括一门根本内功,两门剑法,两门指法,一门掌法,还有一门身法,一门提纵轻身术。

  果不愧是大宗门出身,每一门都很高深,能闪瞎人的狗眼,项央一连得了八门武学,颇为高兴

  这八门武功,当以飞仙经记载的内功为最,真气缥缈,似虚似幻,有借假修真之意,当修炼有成,便会凝聚一道飞仙真气,此真气变化莫测,刚柔并济,且能与任何真气兼修,催动招式可发挥莫大威力,尤其与飞仙宗的功夫契合。

  据这女人说,第一代飞仙宗掌门,修炼飞仙经圆满,足足凝聚三百六十道飞仙真气,先天大成,纵横无匹,抬手便是拔山填海之能,飞身便是二十丈高空,换作地球,在头上套个红裤衩,都能冒充小超人了。

  两门剑法娟秀灵动,是女人修炼,轻巧多变,项央算是一观就过,指法掌法还算不错,纵然不如自己所学的弹指神通与降龙掌,也是绝技一流。

  最后一门飞仙身法,还有踏月逍遥游提纵术,则是大大出乎项央的预料,梯云纵乃武当绝学,算是一门不错的提纵术,但与踏月逍遥游相比,便失色不少。

  项央感叹,不是有名有姓的武功就一定厉害,单单眼下显现出的功夫,飞仙经单论威力已经不次于九阴,全本之下,乃是先天大成的手段,必然强横难当,可惜难以一窥。

  迎着这女人惊疑不定的目光,项央端坐运气,以飞仙经内中记载的法门运功,不多时,便在体内激起一股虚幻不定的气劲。

  游走经脉丹田,与神照真气还有紫霞神功交缠之间,没有丝毫冲突,反而水乳交融,使得两门真气多了些共性。

  随手施展一门指法,姿态从容潇洒,飘然若仙,飞仙指,一道绵柔精密的指力点出,啪的一声破开绑着女人的绳子,指力随即消散,对力量的把控又有精进。

  “倒是不错,这真气与降龙伏象功不同,也走的是道家一流,与神照经与紫霞神功相得益彰,更添威力,算是大收获。”

  佛道真气互冲,项央纵然自负,也不敢修行降龙伏象,但这飞仙真气却是不同,至少暂时看来修炼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你,你,你?你之前练过飞仙经?不可能的,飞仙经是我宗不传之秘,难道就在短短时间你已经练成了飞仙真气?”

  这女人的确是震惊莫名,挣脱绳子站起后指着项央不可置信道,当初她练成一道飞仙真气足足花了三年时间,人与人差距真这般大?

  “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事,你没见过,不等于没有。

  飞仙经的确是好武功,你走吧,记住,出了这里,咱们再没有任何关联,生也好,死也罢,不要牵累我云雾山庄。”

  项央微微一笑,心情很是不错,一掌推送,掌力轻缓,直接将这女人送出门外,大手一挥,双门齐齐闭合,再无任何动静。

  那女人压下惊讶,倒没觉得多么项央多么不近人情,能信守承诺放掉她已经很好了。

  “不过你练了我飞仙宗的武功,就已经是飞仙宗的人了,哪怕我死了,飞仙宗也不算断绝,师傅,希望我的做法没错。”

  而屋内,项央则以易筋锻骨篇将原主体内多余的那点降龙伏象真气尽数散在周身,锤炼资质,很快全身的真气就圆融于一体,再没有不顺畅的地方。

  “唉,飞仙宗,可惜终究只是凡人,圆满的飞仙经也不过是先天大成,离仙人还差了太远,仙,究竟什么是仙呢?”

  传来一声叹息,余音渐渐绕着房梁消散,项央也不见踪影。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