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两千一百零二章 物尽其用

作者:星辉更新时间:2019-03-15 13:08:41
  徐青的师父王天罡跟贺亦兵师父齐凯武是同门师兄弟,古武门派间上一辈的称呼是可以顺延到下一辈的,两人虽说不是一个师父,但也算是同门师兄弟,有事儿找师兄帮忙天经地义,更何况贺书记还欠了一辆宾利和一辆未定的豪车。

  秦冰以前不知听谁说过,在江城只要小叔子徐青想做的事儿就没有做不成的,当时她还当做是一句玩笑话,但现在看起来这并不是玩笑,这新市委书记刚上任,多少人敲扁了脑袋想攀关系都找不着门路,居然是小叔子师兄?以后有了这层关系对公司的发展大有益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贺书记肯帮忙筹备博物馆的事情会顺利许多,明天我就会找专人来负责,公司上个月收购了工人化宫那块地,用来筹建博物馆正合适,到时候你给贺书记打个电话知会一声,看需要些什么手续,今天晚了,早些休息!”秦冰心里有些小激动,但嘴上却说得云淡风轻,一句软话讲过转身自顾自走了,只留下徐青收拾好大花瓶上楼睡觉,只等明天夜间找个好地方给小黑棺材充电。

  江城是个地级市,贺亦兵调来这里当市委书记比在省城做纪委副书记要强多了,主政一方是绝大多数体制官员的最高目标,就跟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一样,真正能爬上去的少之又少。

  贺亦兵夫妇被安排居住在市委家属大院,江城是个富裕的城市,从市委大院的环境就可见一斑,这里绿化面积至少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五以上,步入其中就能感受到一股凉风迎面吹来,各种鸟雀在树梢头叽叽喳喳,柚子树上金黄的果实压弯了枝条,但没有人会去采摘,住在大院里人都是福利水果能吃饱的主儿,素质相对就变得高了。

  官字两张口,上口小来下口大,一个好官要懂得管住小口谨言慎行,别张口就显摆自己的职位权利,也要告诫身边的人小口说话,莫要张口就来,我爸是某刚,我叔是大官。重视下大口,大口是根基,是下属,是悠悠民众之口,一个好官是心中有民众的官,为官者多,能管好上下两张口的好官却少之又少。

  贺亦兵分配到了院子里最好的一座三层小楼,明面里是小楼,实际上叫别墅半点都不过,相比起以前在东江的住宅简直是天壤之别,他从住进小楼的那一刻起紧皱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他老婆反倒高兴得笑逐颜开,对新住所十二分的满意。

  “亦兵,你过来这边瞧瞧,柜子里还有一瓶药酒,咦!这是什么?”贺亦兵老婆叫齐招娣,说起来还是师父齐凯武的亲戚,两人结婚已经有十余年了,敢情还算融洽,美中不足的是还没有儿女。

  贺亦兵走到酒柜前看了一眼,发现是一大瓶用各种名贵药材泡的药酒,能认出来的就有鹿茸、山参、虫草好像还有几条不知什么动物的鞭,这瓶药酒的价值绝对不低了。

  齐招娣笑着从一旁取了个干净酒杯,笑着说道:“你也是个好酒的,要不要尝尝味道?”说完揭开瓶盖倒了一杯出来,酒入杯中酒香四溢,让她忍不住把杯口凑到唇边抿了一口。

  贺亦兵是个好酒的,而且他对各种药酒情有独钟,以前在东江他就自己配了一副药泡酒,加入了各种壮阳的药物,为的就是能在床上表现猛一些,如果能尽快做出个小人来就更好了,跟眼前这瓶药酒比肯定要差了几条街。

  齐招娣把酒杯送到了贺亦兵唇边,柔声说道:“这酒很好,喝下去心里好像有团火像泼了油似的熊熊燃烧,很棒的感觉。”

  贺亦兵苦笑着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感觉有一条火从喉咙往下延伸,直坠到了丹田,这效果还真是立竿见影的。

  齐招娣笑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喝过酒后一股热气口里一直延伸到了那地方。”

  贺亦兵绷紧的脸颊上有了一丝笑容,没有犹豫什么,沉声答道:“还好,也没你说的那么玄乎,不过瓶子里的酒是用的好酒,泡酒的药材是用的最好的药材,我认不全,但这些东西价格不低。”

  齐招娣笑道:“既来之则安之,你都决定在这里做下去,这些东西还是随遇而安的好,咱们也不差这点钱。”

  贺亦兵在澳门拥有好几处来钱的产业,每月光是收租就能让他过得相当舒服,但他骨子里也是个官迷,当官的瘾头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这时候楼下的门铃被人按响,很快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这里还安排了两个佣人,就是不知道来的是谁?

  来的是副书记焦默,他来是为了跟新书记联络一下感情,这里的一切也都是他亲自安排人准备的,他之所以急着来这里就是为了探一探新书记的喜好。

  焦默快步走上了楼梯,见到了躬身看药酒瓶子的贺亦兵才算是松了口气,他是有意叫人把住处收拾得焕然一新,还特意制备了一些价值高的家什,就是要借机探一探新书记的喜好,这些东西其实并不属于违规的。

  “这瓶酒是上任书记留下的,他的住处就在斜对面,这酒里面泡了不少珍贵药材,特别是这几条鞭,据说里面有一条虎鞭,是动物园里死掉那头大老虎身上的东西,还有几根就不知道是什么鞭了……”

  焦默对酒里面泡的药材如数家珍,他甚至可以准确的说出家什的价格和保养知识,这都是他一手一脚去采购的,自然印象深刻。

  “虎鞭?很不错的东西。”贺亦兵微笑着赞了一句,转身走向焦默,两人之间相隔不到三米,但他好像故意多走了好几步。

  “欢迎,快请坐。”贺亦兵打着哈哈把焦默领到沙发旁坐下,故意苦笑着说道:“老焦啊,这房子无论大小还是里面的家什都有些过了。”

  焦默似乎早料到新书记会这样一说,他不慌不忙的答道:“这些家什大都是从斜对面的房子里直接搬过来的,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