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章 龙人的传说

作者:陌百更新时间:2018-12-08 13:00:46
  天启神智初次清醒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抓到一个叫做竞技场的牢笼内。

  四周围的岩石铸就的围墙堪比帝国都成的堡垒。看看四周围的环境,老鼠蟑螂遍地游走,每天从这里拖出去的尸体堆积如山,血腥味令人作呕。

  还有周围奴隶对自己不是很友好的目光,唯有大个子对自己还算客气。

  逃跑!这个想法先打住,能在这里生存下来已经万幸了。

  坐下来天启摊开掌心,好像在专研手心里的纹路。那晚自己为什么没有痛感?手上的烈焰是《焚天决》初成的征兆?还有那遍布双手的鳞片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自己体内真的有一头妖兽?这个妖兽令自己实力大增这倒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会不会哪天令自己突然变成妖魔失去人性?

  他仔细回想着变身的情景,应该是情绪失控这个妖魔就会出来吧。不对,那自己刚刚的战斗不也是和以前一样情绪失控,怎么,对!一定是手上的这个金属圈有问题。

  天启现在对力量是那么的渴望,甚至如果自己体内真有一只妖兽的话,他会不惜一切唤醒这个身体内的妖魔。直觉告诉他这个妖魔憎恶着这个世界活着的生灵!就像是很久以前的梦境,也许那并不是梦境吧。

  用尽力气使劲掰,咬,砸.......可是戴在手上的金属圈完全没有一丁点变化。

  “嘿。新来的傻冒,别白费力气了,禁锢之镯岂是你能够破得了的?看你手上有那个东西证明你还是有点实力的,没想到连这个常识都不知道!XXXXXX“一个黝黑的兽人用大陆通用语说道,后面的话不用想也知道是这个兽人常挂在嘴边骂人的话。

  这时候,谷乌走了过来。

  谷乌这家伙简直庞然大物,脸型如刀斧劈凿而成,长的也太随便了,但是却给人留下一种锋利的感觉。有着兽人的体魄人类的外表,反正怎们看都觉得别扭。

  “你好我是南蛮(大陆北边蛮荒地以南)半兽人谷乌......“

  “你好......“天启敷衍道。

  从谷乌那里知道,手上的金属圈子叫做禁锢之镯,可以压制人们体内的能量,什么斗气,魔法,真气,甚至连兽人的狂化,半兽人的变身也能够压制,虽然自己还不知道什么事斗气,什么事魔法,什么是真气,但是也觉得这个东西真的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法宝。

  谷乌把天启当成和他们一样的族类,甚至很耐心的给天启讲一些大陆秘闻,但是谷乌那里听的进去。

  天启只关心如何能够从这里活下来并且走出去,为亲人们报仇!

  不知不觉已经夜晚了,谷乌还在讲着他所谓的上古秘闻,偶尔还穿插一些他们族人的辉煌。谷乌想起天启变身,想到了一个古老的种族,龙人。

  那时候大陆的主宰并不是人类。精灵,兽人,或者是半兽人,龙族共同生活在这片大陆,人们和睦相处,没有战争与杀戮,世界一片美好。

  这样的画面被生活在地底贫瘠之地的暗黑一族知道后,强烈的占有欲扭曲了他们的心灵,他们想占有大陆的一切,用魔力建造了一个不是很稳定的通道,准备进攻天元界。由于黑暗一族的实力庞大很快这个美丽的世界就遭到战争的践踏。人类,精灵,兽人,半兽人,龙族,天元大陆的生灵惨遭屠戮,不得不连起手来对抗黑暗一族,最终在睿智,勇武的半兽人阿尔王带领下天元人终于消灭了黑暗一族,史称《契约之战》。

  “兄弟你在想啥?”谷乌讲的唾沫横飞,看到眼前的人却没有一点动容。谷乌说着就伸出毛茸茸的大手,用指头用力崩了下天启脑瓜壳。

  多日来的疲惫让这个青年丧失了警觉,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大个子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要不然以前还抢着替自己出战竞技场。

  “在听在听......“天启跳了起来无奈的说。

  “后来呢,为什么现在大陆分成这么多帝国并存了?”谷乌并没有回答他。

  后来,人们知道了在地底的深处有条通道,通往黑暗一族,就是人们所说的魔界,黑暗一族被称为魔族。这个通道不知怎么的无法被摧毁。于是实力强大的龙族扛起了守护通道的责任。

  好多年过去了,龙族也守护了这个通道很多年,直到一头龙被黑暗力量所诱惑,他打开了魔界之门,引领着魔界军队杀向大陆,几乎所向披靡,他成了一条黑龙,一身龙力被黑暗侵蚀,他变得更强大,更残酷无情。大陆腥风血雨,尸体堆成山,血流可漂杵。

  这是一场浩劫,大陆从没有如此凝聚过,人们唱着末世之歌,决心与恶魔一战。最终打败了魔族。但是黑龙的力量过于强大,已经达到不死不灭的程度,人们想出一个办法,把这股不死的力量注入到一个意志坚定不受诱惑的勇士身体里,以达到魔龙难以复活。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大陆上是有这么一个传说的。传说这位勇士在大陆后的劫难中还出现过,成为了半兽人一族的领袖,这位勇士的后代就是龙人。

  谷乌在猜想这家伙到底是不是龙人一族?

  一个古老的预言曾经说过:龙人出,天下乱。

  真猜不明白,如果这家伙真是龙人的话,那天下不是就要大乱了?

  是不是现在就应该杀了他?但转念一想,杀了他就能阻止天下大乱了吗?龙人一族的祖先不就是在乱世中出来拯救世界的吗?他会不会是预言中的救世主?......

  看着因疲劳而沉沉睡去的天启,谷乌一个人胡思乱想着。

  哎!管他呢,还说不定那天自己就咯屁了呢。管那么多干吗,能有个人作伴已经很不错了。

  早晨,还没睡醒就被牢房管事一把拉了起来!

  新人集训开始!

  “这里是竞技场!是战场!战神从这里崛起!为何而战!为荣誉而战。作为竞技场的一员,你们时刻都要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要么杀死别人要么,被别人杀死,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投降的懦夫!只要有一口气在,就得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训练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站在训练场地木头人边正在讲话的是这个训练场地教官。他以前是军队的教官,在军队犯事被除名,后来被这里的管家招募来训练奴隶。奴隶训练的好了,表演才精彩。精彩才有人看,才能给主人分忧解难,至于平常这些琐碎事主人从来不关心的。

  管家看到天启无精打采,大发雷霆!花那么多金币就买来这么一个羸弱的小崽子?怎么看这小子都是一个病秧子!

  “来人安排下午来一场真人角斗。我要看看我金币花的值不直!“

  后面的随从连忙应:“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