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五十九章真相大白

作者:凭锋一剑更新时间:2017-12-05 00:21:44
  到凰主的话,有的人疑惑不解,有的人陷入沉思,更多的人则是目瞪口呆。

  敖风古趴在地上,原本不断抽搐的身体猛然一僵,抬起头,狠狠看向凰主,“混沌之树?”

  凰主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周围的那些花盆,每一个花盆中,都有一株小树。她看着那些树,眼神之中满是期许和兴奋。

  许久之后,她伸出手,轻轻触摸一片青翠欲滴的树叶,说道,“无数年来,我凰族不惜代价夺取各处虚界,你们可知道原因?”没有人回答。因为没有人知道答案。

  众所周知,虚界独立于九州之外,仿佛一个个小世界,里面有修行资源,但凰主既然问出此话,答案便不可能这么简单。

  凰主继续说道,“创世之始,一片混沌,有‘种’孕育其内,长而为树,是为混沌神树。神树生长,混沌之中,轻者上升为天,重者下沉为地,是为天地初开。

  混沌之树开天地,世界始有秩序,即为规则。规则生万物,方有山川江河大洋,而后有鸟兽鱼虫飞禽走兽,然万物无智,混沌之树释放己身之精华,称之为灵,为百兽万物所取,于是万物开启灵智,方成世间生灵。”

  凰主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但众人听着她的话,却感受到了一种上古蛮荒的感觉,她的话有一种力量,仿佛能将人带回到无数年前,回到那古老的、开天辟地的时代。一幕幕历史画卷,在众人眼前徐徐铺开。

  凰主继续说道,“岁月万载,生灵和谐,而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忽一日,神树崩倒,天地暗色。”那画卷骤然崩塌,仿佛有黑暗和寒风将众人笼罩。

  “凛冬即至,生灵万物,饥冻而亡者不知其数,其后千年,凛冬终结,永夜消散。又过千年,生机重临九州。”

  凰主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黯淡,“而混沌之树,崩塌分离,一者落至昆仑,一者坠于龙渊,被世人称为昆仑神树与菩提古木。”

  人们想象着那天地变色的画面,震撼的不知该如何言语。敖风古瞪大双眼,身体不断颤抖。久看中文网首发

  归莱大帝和他讲过凛冬和永夜的事,那断岁月,天地处于无尽的黑暗中,寒冷侵袭而来,世间万物皆归于萧条。凰主继续说道,“混沌之树的其余部分,散落各处,形成数十虚界。这无数年来,我凰族不惜代价也要掌控虚界,便是要收集散落在九州各处的混沌之树残枝。”

  凰主说完,所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这一切,像是一个神奇而诡谲的传说,那漫漫历史长河中,那厚重的时光尘埃里,居然隐藏着这样的故事。一片死寂中,突有一道声音响起。

  敖风古脸色狰狞,嘶声问道,“所以混沌之树并未消失,当初在荡神谷,你是在骗老师?!”凰主看向敖风古,声音漠然说道,“大帝何许人也,如何会受欺骗?通过洞场,他的确能够回到过去,知晓混沌之树的真相,我只不过是没有把真相告诉他而已。”

  荡神谷一战,归莱大帝轻易将凰主击败,于世无敌,然而就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老人家选择了进入洞场,不惜抛弃九州世界,冒着生命危险回到过去,便是要寻找混沌之树,探索世界的真相。

  然而此时此刻,大帝苦苦探寻的真相,却被凰主亲口说出。这一切,竟然是一场阴谋。

  人们听着这话,看着凰主,想象着那张脸下隐藏的心计和心机,突然感到一股凉意从脚心窜到大脑,整个人都是一颤。敖风古挣扎着站起身,身上满是伤口,不断流血,他死死瞪着凰主,眼中的怒火像是要燃烧起来。凌波樱的身体不断颤抖,她体内的精血开始沸腾,继而燃烧,化作磅礴灵气,无数樱花从天而降,将凰主笼罩其间。樱花看似娇弱,却蕴含着极重的杀伐之气,凌冽的杀意恍若实质,周围的空间也发生细微扭曲,让着无数樱花看起来虚无缥缈如梦如幻。凰主没有理会这些樱花,而是看着花盆中的一株株小树。这些树散落在虚界之中,都曾是混沌之树的一部分。现在,它们终于再次重聚。

  凰主微微张口,语气温柔说道,“尘归尘,土归土,我将你们带到这里,剩下的,便要看你们自己了。”随着凰主话音落下,身前那株小树微微弯曲,像是在对凰主弯腰行礼。紧接着,那数十株小树也跟着弯曲行礼。

  凰主后退一步,躬身还礼。她的动作不缓不急,很是认真,很是严肃,充满了诚意和尊敬。

  等凰主直起身,数十株小树迅速生长,树身向昆仑神树倾斜,缠绕在昆仑神树的树干上,昆仑神树生出无数藤蔓树枝,将它们包裹其中。随着将一株株小树吸收,昆仑神树就急剧生长,很快穿破云层,向更高处生长而去,似要将苍穹捅破。

  昆仑神树急剧变大,根须生长,地面隆起巨大沟壑,如一条条蔓延的山脉,巨大根须向地底钻去,没入地火岩浆之中,非但没被烧灼,反而将地底岩浆的热量吸收。

  地火岩浆顺着根须向上攀升,很快来到地面,没有丝毫停留,沿着树身蜿蜒盘旋而上,如同一条条蜿蜒火龙。随着那些散落小树融合在一起,昆仑神树急剧生长,横亘在天地间,已经彻底变了模样。人们看着这一幕,震惊的无以复加。

  昆仑神树,更确切的说是混沌之树,再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重现九州世界。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人们抬头望去,不见天日。混沌树下,压力也随之而来,那无处不在的压迫感如同浓稠的泥浆,让人无法呼吸。长街的废墟中,突然响起“哇”的一声,却是一名婴孩大哭起来。

  这稚嫩的哭声打破沉静,突然又有十余道哭声响起,许多孩童被吓的嚎啕大哭,人们从震撼中醒过神来,震撼变成了恐惧。对巨大的未知的恐惧。

  有人惊叫,转身逃离。有人坐在地上,满脸呆滞。

  有人看着遮天蔽日的混沌之树,呢喃着不知所语。

  狗吠声响起,哭嚎声响起,奔逃声响起,混沌树下,一片混乱。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