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045 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作者:喜小悦更新时间:2019-04-15 23:15:06
  “你怎么也来了?”谈羽甜进门后一眼就看见了角落里坐着的两个女人,一个是谷灵安在意料之中,另一个是她以前就交锋过的陆霏霏,她极其不喜欢这个虚伪的女人,就知道有她在场,今天的谈话估计也不可能愉快收场了。

  “别介意好么?霏霏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她只是过来陪我一下,不会乱讲话的。”

  谷灵安起身,给谈羽甜拉开了一把椅子,这样的卑躬屈膝谈羽甜还能说什么?只能乖乖坐下。

  “喝点什么?以前我和阿言总来这家店,他们家的饮品还是不错的。”

  “随便吧,清水。”

  谷灵安推搡了身边的陆霏霏,“你去吧台点一下,我喝什么你知道的。”陆霏霏好像十分的情愿,迎了一声便起身离开了。

  谈羽甜有些不解,谷灵安连忙解释道,“阿言一定没带你来过吧,这里是这样的,不会有服务员为客人点餐,都是需要自己到吧台去领的。”

  反正也不是什么重点,谈羽甜随意的摆了摆手,“说吧,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事……”

  “没事你喊我过来?那抱歉了!我没这么多时间陪你!”谈羽甜起身,对谷灵安的邀请简直莫名其妙。

  “别别别……你先别走好么?”谷灵安有些急了,她再次起身拉上了谈羽甜的手臂,“我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我打算放弃了,只不过我有一些问题,只有见过你之后才能解答。”

  谈羽甜根本不知道谷灵安这葫芦里卖着什么药,索性一屁股坐下来,“只是看看我?我可没什么能帮的上你。”

  “谢谢你能来,其实你已经帮我很多了。”谷灵安垂下眼睑,“我们长的这么像,但是阿言却喜欢你不喜欢我,我就是想看看,我比你差到哪里,我可以改……”

  谈羽甜顿时没了声音,眼前的女人还是那个嚣张的谷灵安么?怪不得从那个电话到现在,她显得都是如此的卑微。谈羽甜的心柔软了下来,说不上安慰,至少她不会再言语刻薄了。

  “其实……”谈羽甜还没开口,就被一声呱噪打断了下话。

  “饮料来了,饮料来了。”

  谷灵安猛的抬头,眼神跟陆霏霏对视在了一起,陆霏霏浅浅一笑,她端着托盘,选了其中的一杯清水,率先摆在了谈羽甜的面前。

  “这是你要的清水,你不介意我给你加了一片柠檬吧,淡淡的应该很好喝。”

  “没事。”谈羽甜尴尬的点点头,对陆霏霏这个人,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对待了。

  陆霏霏坐下,嘴里的话依旧说个不停,“今天我们来就是想跟你聊聊天,灵安你之前应该接触过,她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她也是怕自己失去华慕言才会之前对你出言不逊,我呢!当然是为了维护朋友的利益,细细想过,我们都是女人,又是何必呢!”

  “来!喝吧,我们能这样坐在一起也算是缘分喽!你不介意我以饮料代酒先敬你一杯吧!”谷灵安端起自己的果汁杯主动跟谈羽甜碰了碰,接着整整一大杯饮料,她率直的一饮而尽。

  这是什么情况?一个人会一夜之间性情大变么?因为感情或许还真的说不准。

  “好,干杯。”

  咕咚咕咚,真的是好大的一杯,谈羽甜喝了好半天。就在她强塞下肚的这段时间里,陆霏霏和谷灵安相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三个人的谈话有些零散,东一耙,西一耙的说的那叫一个云里雾里,似乎跟华慕言有关,又似乎就是闲扯淡。

  “嘶……”谈羽甜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嘴角生疼的咧起。

  “谈羽甜小姐,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哪里不舒服?”

  “是不是水不干净啊,我觉得小肚子很疼很疼。”谈羽甜说话间就已经忍不住了,“这里有没有卫生间,我先去一下。”

  陆霏霏单手一指,给了她一个方向,谈羽甜就捂着肚子疾奔了过去。

  “你确定这药没错?我看她疼的并不是很夸张呢!”谷灵安待谈羽甜走后,放下了手中的水杯,眉梢上挑,又是一副高傲的模样。

  “我现在担心的不是她疼不疼的问题,而是她不会是打算再这里的卫生间流产吧!”

  一阵低声的怪笑,两个女人的手握在一起兴奋的有些坐不住了。

  “要不要现在就走?一会要是弄出事来,估计咱们也拖不了关系。”陆霏霏其实也有些紧张的,按理来说她不该参与进来,却拗不过身边的谷灵安。

  “等等!不是没人叫喊么?万一不行,我们还得想其他的办法……”

  “你们还在啊!”一个声音传来,这两个女人顿时脸色煞白了一片,双双回头,看谈羽甜正跟个没事人一样站在他们的面前。

  “你……你没什么事吧。”陆霏霏吞下口水,脸上的表情慌张到了极致。

  “没事啊,或许真的是水有问题,不过还好,疼了一会就没有感觉了。”

  这是什么情况?陆霏霏和谷灵安对视了一眼,皆是一脸的迷茫。

  “那……那个,我们刚刚真的差点走掉,因为突然间接到了家里的电话,有重要的事情。”

  “那你们快去吧!我出来的时间也很长了,忆锦一个人在家我也是怪不放心的。”

  目送着两个女人离开,谈羽甜身体一颤,手拄上路边的电线杆,她紧忙掏出包里的电话给华慕言打了过去,“你现在方便么?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去一趟医院……”

  华慕言在医院的走廊上见到谈羽甜的时候,她正有气无力的瘫坐在那里,身下染红了一片。

  “怎么回事?”

  谈羽甜缓慢的摇了摇头,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

  华慕言上前打横把谈羽甜抱起,直奔了顶楼的院长室。

  ……

  “谈羽甜小姐刚刚服下了堕胎的药物,还好,现在的状况只是清宫了一下,她本就没有怀孕,所以也没什么事情……”

  华慕言难以置信,她看着双目紧闭的伊人,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依旧难以相信。“真的没事情?她刚才很疼的样子。”

  院长笑了笑,“没事,不过清宫的确很疼,幸亏她现在不是孕期,否则那十足十的药量,孩子就一定会保不住的!”

  ……

  “唔……水……”

  一只水杯被递到嘴边,温湿的液体流入喉间,谈羽甜像是有活过来了,她徐徐张开眼睛,看到的是华慕言担心的一张脸。

  “你还疼不疼了?”

  谈羽甜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个笑意,“是我不好,自己偷偷跑出去,让你担心了。”

  “你今天见了谁?”华慕言本不想问的,毕竟谈羽甜现在身体还是很差,但是他却根本忍不住。

  “没有,我就是在家里很闷,自己随便转转就去了饮品店,那时候任何多,大概我是喝错了别人的杯子吧……”

  华慕言目光游离,他对于谈羽甜的话根本不信。

  “真的!我干嘛要骗你?难不成你以为是谁要故意害我?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坏人啊!”谈羽甜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她不是不想说,是不能说,如果自己说出真相,无疑华慕言和谷灵安的感情也就断了,但是谈羽甜清楚,他之所以委屈自己,不还是为着忆锦的病么?就这样吧,总之她这亏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暂短的几个小时,谈羽甜已经没什么事了,“我们回去吧,我说了很讨厌医院这种地方,真的是一刻都呆不下去。”

  “不行,你至少要在这里住上一个星期,再观察一下。”

  谈羽甜翻起白眼,“随便你,但是你最好一周不要合眼的看着我,否则我是一定要逃出去的。”

  ……

  两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偌大的客厅里没有开灯,显得有些阴冷。

  “忆锦?你在楼上么?”

  半天没有回声,华慕言停下脚步,招手喊来了正在厨房盯着的柳咏。

  “咿?大少爷,二小姐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

  华慕言和谈羽甜对视了一眼,瞬间眼睛睁开的好大好大,“你说忆锦出去了?什么时候,跟着谁?”

  “啊?”柳咏也是微微一愣,“二小姐说是您喊了她和夫人出门,就在大门口等着,所以高高兴兴的一个人出门了呀?”

  “坏了!”华慕言转身向门口奔去,这眼看夜色就要黑了下来,这么大的一个城市他要到哪里去找忆锦。

  华慕言刚刚启动了车子,副驾驶的门被打开了。谈羽甜二话不说一屁股坐了进去,“开车。”

  “你回去!你的身体不允许。”

  “不!因为我的离开,才没有照顾好忆锦,我有什么脸面自己坐在家里等待。”

  华慕言再不多言,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华忆锦的电话是关机的,但是还好华慕言很早之前就给她的手机开启了定位系统,因为她之前的智商,所有走丢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发生。

  嘟嘟嘟!追踪仪跳动着不停,车子缓缓停下,谈羽甜一抬头,眼中有些惊讶,“这不是游乐园么?”

  她转头望来,之间华慕言的脸色更阴沉了许多。难道忆锦手术后又复发的迹象?否则怎么还会独自一个人跑来这种地方。

  这时的天已经渐渐的按下,游乐场里早已经一片灯火通明,过山车在头顶呼啸而过,旋转木马的灯光闪闪烁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